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人物访谈

People

【校友访谈】 夏日闲云生细雨,秋去野鹤唱大风

 

                                                 夏日闲云生细雨,秋去野鹤唱大风

                                                                 ——晓光校友采访录

                                                     G2016 9 班 杨梦琳

 

 

 

      人物介绍: 陈晓光,河北景县人,笔名晓光。历任中国音乐家协会《词刊》编辑部副主任、副主编、主编,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艺术报社副总编,中国音乐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编审职称。发表诗歌近千首,其中《在希望的田野上》、《那就是我》被选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音乐教材。出版有 《黄河上的太阳》 、《晓光诗歌选集》。1996 12 月任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2000 1 月任中国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2001 4 月任文化部副部长、党组成员。2003 1 月当选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代表作有《在希望的田野上》、《那就是我》、《江山》、《我像雪花天上来》、《八一中学校歌》等,是我校 初中1964 届校友。

 

 

       为迎接八一学校建校 70 周年,校领导与各年级的老师和同学都积极参与到老校友访谈工作中。有幸的是,我们作为校艺术中心学生的代表,在五月份拜访了晓光校友,与他进行了一次访谈。

      从雍和宫后拐进胡同口,进了一座古朴的四合院。古色古香的厢房挂上竹帘,茶香墨香不紧不慢地从房中散出来,古柏的参天浓荫遮挡着树下的一组石桌石凳……闲适与安逸不露痕迹的展示着主人的雅致与不俗。厢房口,一位亲切的伯伯正掀着竹帘含笑相迎,此行正是为他,我们的高龄师哥——晓光老师而来。

                                                          校歌创作尽显母校情深

      与晓光老师的交谈很轻松,他用讲故事的方式打破了原定的问题框架,用清晰的逻辑和诙谐的语言为我们讲述着他的故事。

      晓光老师出生在河北景县,生活在河北阜平,妈妈是学校的音乐老师,他从幼稚园开始就在八一度过。可以说他与八一的缘分从小就注定了。当我们问到校歌的创作经历时,晓光老师首先讲了个令我们捧腹的故事:“我记得当时啊,我们排了一出小型的音乐剧,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叫《拔萝卜》,当时我演的是小猫还是小狗啊不记得了(大伙笑),知道你们要来,我就一直在回忆,人到老了之后啊,眼前的事倒想不起来了,反倒过往的事总是能想出来(晓光老师笑)。”他给我们讲述他和同学们演过的儿童剧,每一只小动物的扮演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我们班有个最矮的同学啊,演小老鼠。大概是因为他拽了我的尾巴,拽的太狠了,我们俩就在台上打起来了(大伙笑)。可当时台下的观众是谁呢?是毛主席他们呀。当然了,那时的演出不像现在这么一本正经,就是孩子们的一个小型的演出,但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在八一见证了太多,跟这个学校的感情是一点点的培养起来的,你要问我创作校歌的过程,绝不是偶然。”正是因为与八一有着这样深厚的情结,晓光校友在接到学校创作校歌的任务后,极为重视,不仅根据历史创作出感人至深、令人激昂奋发的词句,还亲邀吕骥老师谱曲。我想,现在的每一个八一人看到这里,耳畔都会想起那熟悉的旋律。

      晓光老师回忆起母校,言语中皆是深情。谈笑风生间,我们了解到了在他那个时代有关八一学校的历史与那些历历在目的生活故事,从他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到那闪烁着感恩与对八一学校怀念的光芒。一位老一辈艺术家,不仅渊博从容,智慧大气,更是不忘根本,不忘初心。

                                                               苦难财富体会艺术真髓

      让我十分受益的,是专属于晓光老师的 “八一人才基因”。 “这个学校给予我们的,除了知识以外,还有勤俭这个品德。那个时候,我们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学校的杨树叶、槐树叶都熬成粥,晚上喝很大一碗。 当时李校长想了很多办法,尽管想办法,但全国都一样,上至毛主席周总理,下至老百姓穷学生,都没有办法,全国都在挨饿。所以勤俭这个品德啊,在我们心里扎根很深的。”晓光老师如是说。“对我来说八一还给我一种教育, 就是朴素。 当时的衣服啊,很多都带着补丁。我说的这些,不管是勤俭啊、勤劳啊、朴素啊,都是为了纠正一个说法:当时的八一有很多国家领导人的孩子,大家就以为他们受到的教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其实没有,那些孩子受到的教育,不是那种特殊化的教育。八一当时很多老师都从部队来,之后才有大学毕业的补充进来,这和传统名校是不一样的。

      晓光老师由浅入深,从学校的青少年时光到步入社会的年岁,回忆被一点点的勾勒。文化大革命期间受过苦,赶过马车,后来当过老师。一路下来也见过那些一帆风顺的人上来,当了官、 发了财, 一下子 “摔了”的;也见过经历过各种苦难,慢慢积淀成才的。“人生的苦难对每个人来说,是财富。如果没有这么多的苦难,也锤炼不出一颗热爱生活,热爱这个国家,热爱人民的心。” 晓光老师的体会让人动容,发人深思,是啊,苦难即是财富!

      “很多时候,磨难啊,并不是饿得走不动道,也不是说累得站不起来,或是说疼得你直打滚。你的心灵受到的摧残,让你一夜一夜睡不着觉的,才是最大的磨难。如果你战胜磨难,这就叫你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艺术创作,就是把我体验到的情感,体验到的哲理,体验到的人生创作出来的一个过程。你的情感,你的思想,通过艺术创作的手段,与他人产生共鸣了,这就叫艺术创作。”

       词人如斯,词作怎能不深刻?怎能不生动?读晓光老师的词,唱晓光老师的歌,我们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灵动,生命由音符谱成曲调,这般的亲切真实。以词绘画,他笔下的人物性格饱满,他眼中的时代日新月异,再用敏感的心捕捉到时代的脉搏,大气坦荡,不刻意为之,对祖国的爱倾泻而出,汹涌澎湃,才情恣意间还能让你听得到深沉的牵挂,看得到热泪盈眶的歌者。

                                                        为官为人坚定爱国本心

      特别让我动容的,是他作为一位艺术家对于祖国的感情。

      晓光老师归纳艺术创作有三个永恒的主题:第一个就是歌唱祖国,歌唱人民的;第二个是歌唱劳动的;第三个是歌唱爱情的。“不说一个伟大的人,就是作为一个人,你不热爱你的祖国,你不热爱生你养你的这片土地,你都不具有做人的资格,不具备做人的一个最基本的品质。所以你看北京市提倡的北京精神,其他城市也在做,第一个就是爱国。这不仅仅是一个城市的精神,更是你作为中华民族每一位儿女最基本的素质。每个人心中,祖国至上。只有在这样的思想,这样的精神,这样的雨露滋润下生长出来的心灵、培养出来的人,在祖国遇到危难的时候,才能少一些汉奸,多一些英雄。 ”晓光老师说着,我也进入了联想,反观历史,看看那些出卖祖国、出卖灵魂的人,它们缺少爱国至上的人生观,对自己的祖国没有最起码的感情,就算他们功劳过天,也不足为人。“回到艺术上,在我创作的经历中,这个情感一直在心里,一旦遇到一个机遇,情感孕育、积累,它的迸发力,自然不一样。”晓光老师曾经被派到前线,他看着农村的变化,经历着痛苦、贫穷,经历过新中国最困难的时期,看到由于政策的变化、方向的变化而使得农村发生的变化,那个时候的情感积累丰沛的,文学艺术造诣达到顶峰。

        “你可知道雪花坚贞地向往,就是化作水珠也渴望着爱。你可知道秋叶不懈地追求,就是化作泥土也追寻着爱……”这是我最喜欢的晓光老师的作品《我像雪花天上来》,晓光老师将自己和雪花、秋叶融为一体,一首词作,一腔热忱,赤子之心献给伟大祖国,一生无悔无怨。做人也好,从政也罢; 艺术也好,创作也罢,就像我们常说“艺术没有国界,而艺术家有国籍”,所有的一切,一定要源于对国家的热爱,源于对生活的体验。

    

 

   尾声

       在访谈的最后,牛书记提到了我校主推的“十二人才基因”,得到了晓光老师的肯定与称赞。“作为一个人品质的塑造,全面很好,专一一方面也很好,你看这里面每个词组每一个词汇,你要真能做到任何一个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我觉得确实很好。 ”

     在向晓光老师提起校史馆与校庆活动时,他回忆着当时的老师与同学们,向牛书记提出了特别周到合理的意见:“不仅要关注有名的校友,更要让前程比较一般的同学没有自卑心理。”书记赞同地点点头。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与智者的对话总是不忍心结束的。在不舍与留恋中,我们迈出了那有着奢侈的宁静和安逸的古寺,与晓光老师挥别。

    “夏至闲云生细雨,秋去野鹤唱大风”,再次回想起晓光老师亲笔题写悬于屋中的这幅对联的时候,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古寺,那棵古柏,那位几近古稀的智慧老人:他名声赫赫却常保谦逊,在艰难困苦中坚守信念,对祖国的热切之情全部倾注到诗词的创作之中……若干年,我们会忘了他曾有的荣耀,曾有的头衔,可我们不会忘记这个老人带给中国歌曲界那些清新而深刻的精神财富,它们将伴随着晓光老师为人处世的精神与风骨,常伴我们左右。

                                                                                                                           ——本文照片提供:鲁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