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人物访谈

People

独家专访习近平初中老师陈秋影 文汇报记者刘凝哲 凯雷   

  

。■香港文匯報記者劉凝 哲、凱 雷 報道    1965年 北京年9月,北京八一學校。從北師大中文系畢業後已在這裡教了5年書的陳秋影老師,又迎來了新一屆學生。她與一位勤學好思、宅心仁厚、樸實謙遜又特別熱愛杜甫詩歌的12歲少年學子就此結下師生之緣。此後50年間,無論環境如何變遷,這對師生的聯絡從未間斷。在今年教師節來臨之際,陳秋影老師欣然接受香港文匯報獨家專訪,談起了這位令她驕傲一生的學生--習近平,娓娓講述習近平50年來尊師重教之事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也,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陳秋影引述孟子所言來概括習近平青少年時代的經歷。擔任教師工作近20年的陳秋影,教過的學生超過千人,她能夠通過觀察學生的言行來判斷孩子們的家教和素養。在習近平升入中學的年代,他的家庭正遭受磨難,父母在政治上備受委屈,但「一個12歲的少年,卻能表現得如此平靜,小小年紀就『每臨大事有靜氣』」。


稱習近平仁厚 愛求知喜杜甫

  陳秋影老師記得,習近平剛升入初中時,是1965年秋季,當時習近平和他的一些小學同班學友,都進入一(四)班學習。在班裡,習近平年齡稍小,大約剛滿12歲。不過陳老師很快就發現,這位小小少年很少在課間休息時喊叫打鬧,十分穩重仁厚,他在課堂上勤學多思,下課後還要向老師請教一些問題。


  陳秋影喜歡杜甫的詩,在課堂上講杜甫的詩「是那種悲天憫人的、充滿人民性的、懷抱蒼生的詩歌」,然而並不是每一位同學都能有如此認識。她還記得,當講完杜甫的《絕句》,習近平在下課之後主動來找她,說他十分喜愛杜甫這位大詩人,還希望更多地讀一些杜甫的作品。這件事讓陳老師看到了習近平在求知方面永不滿足的優秀品質。


「文革」遭受磨難 精神支持學生

  「做教師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天職」,陳秋影對記者說,她自幼生長在充滿文化氣氛的知識分子家庭,她的小學、中學和大學時代分別在著名的輔仁小學、貝滿女中、北京師範大學度過。這些良好的教育,給她的一生留下深刻印記。甚至在「文革」那個癲狂的年代,這些自幼形成的品格,令她敢於批評違反政策的種種暴行,給予八一學校那些家庭遭受磨難的少年人真誠的關心和心靈慰藉。


  「他曾跟我講起過一件事,有個作風很差的小學體育老師,在『文革』武鬥之風興起時欺負他,說他是『黑幫子女』,我就告訴他,這樣的人不配稱老師,就是流氓。」年逾古稀的陳老師回憶起這件事仍十分激動,談到動情處甚至眼含熱淚。她說,在當時很多人已經嚇到不敢說話的時候,她敢於站出來堅決反對,「其實我當時沒有具體幫助習近平什麼,只是在情感上同情他」。


滴水恩湧泉報 攜妻看望恩師

  1968年習近平剛15歲,即赴陝西農村插隊鍛煉,後來又經歷了一些曲折才得到進入清華大學學習深造的機會。畢業後主動選擇到基層,一步步走上從政的道路。作為習近平少年時代的老師,陳秋影一直通過各種渠道,關注着這位優秀學子的進步和成長。她曾經在一封書信中對習近平說:「你是大器之才,我相信你在各個不同的崗位上,都能把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希望今後能夠經常得到你的好消息!」


  陳秋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習近平身上有最實際的體現。他對曾經的母校和老師們一直記掛在心。習近平在外地工作期間,每逢有來北京開會或是處理公務的機會,他總會抽出一些時間,和少年時代的學友相聚,或是去拜望教過他課業的老師。陳秋影在上世紀90年代遭遇過一次車禍,習近平曾親自到家中探望。當過習近平班主任的齊榮先老師,身體一直不好,習近平來京開會時,曾帶妻子彭麗媛一起去齊老師家中看望,還囑咐身邊的同志為老師找醫生,找對症的藥品。這種細緻的關心照顧,使老師們內心十分感動。



「您永遠是我的老師」




  「我看了習近平在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大會上講話和閱兵,他講到『三個必勝』時傳遞出浩然正氣,有大國領袖的胸懷和氣度」,陳秋影的言語中難掩讚許之情。


  作為語文老師,陳老師尤其關注學生的文學造詣。「習近平對熱愛人民和腳踏實地工作的幹部格外有感情,我看他為焦裕祿填了一首詞:《念奴嬌·追思焦裕祿》,這首詞的韻律、平仄處理都非常好,看來他在研習古典詩詞方面確實下了很多功夫。」陳秋影充滿欣慰地說。


  不只是老師看到學生進步深感欣慰,學生對於老師的成績也由衷高興。陳秋影說,她在1975年離開八一中學,到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工作,近年來更是出版不少兒童文學著作。當年習近平在得知陳秋影的著作發表後,曾高興地告訴周邊人,「我的老師現在是作家啦!」


  1999年夏天,已退休的陳秋影老師筆耕不輟,創作出版了一冊十餘萬字的童話集,由湖南少兒出版社出版。她把散發着油墨香氣的新書寄贈習近平,作為精神上的溝通與交流。


  不久之後,習近平寄來回信,信中對陳老師退休之後仍辛勤耕耘表示敬佩。他寫道,「尊師敬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正如毛主席對徐特立老人所說的那樣:您過去是我的老師,現在仍然是我的老師,將來還是我的老師。」這封信寄出的時間是1999年11月19日,但是陳老師至今仍能背誦這封感人至深的信。她還在為其他老師授課時講起這封信,「很多老師被這種尊師重教的真摯感情所打動,流下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