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我也上过八一学校 赛少华

 

                                                          我也上过八一学校

                                                                   赛少华

       我是维吾尔族,因为从小上的是汉语学校,所以才有幸就读于这所著名的八一学校。我只在“八一”上了小学三四年级(1960-1962),时间并不长,但她却成为我一生中值得自豪的历史。

       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每当我想起“八一”时,我眼前就会清晰地闪现出一些画面,心里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1960年夏天,父母带我到北京过暑假。我们住在颐和园内一所中式的院落里,那年我只有9岁。当时那座郁郁葱葱的万寿山,在落日的余晖里平静地闪着金光的昆明湖,色彩斑斓,描绘着无数个神话故事的神奇长廊,使我感到生活在中国古画里或者是古装电影里一样。每天傍晚和父母在古画里散步,我的脑海里就会产生许多神奇的幻想,想像着自己穿着京剧眚衣的美丽服装,踩着碎步,舞动着水袖,头上的亮珠子轻轻的抖动,多么奇妙的暑假!遗憾的是它很快就结束了,母亲回了新疆,我随父亲留在了北京,父亲上中央党校,我走出了古画来到八一学校。

       来到“八一”的第一天,先由老师带着熟悉环境,这其大无比的校园使我激动不已。参观完校园,我被安排在礼堂后面的女生宿舍楼里,在这里我首先认识了班里的女同学,当我被老师带进宿舍时,她们一下子全围了上来,热情地帮我搬东西,帮我铺床,向我介绍着宿舍里的情况。这一天我生平第一次认识了什么是蚊帐,第一夜便领教了北京蚊子的厉害。第二天早上尽管被疯狂的蚊子折磨了一夜,我带着满脸满身的红包,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教室。班主任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女老师,我被介绍给大家,我感到同学们对我深感好奇,女孩子们(我们已经成了朋友)向我露出善意的微笑,男孩子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在斜眼,有的在偷笑。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和一个维吾尔族孩子同班学习,这是一件新鲜事。不管怎样,我们也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我在“八一”的时候正赶上3年自然灾害期间,比起别的学校,  “八一”的伙食还是不错的,但是对我这个没吃过汉餐的人来说就比较困难了。第一天早餐我就对着窝头发愣了,我吃过玉米面的馕,但从没见过窝头,不太明白眼前是什么东西。紧接着又因为我不吃猪肉出现了更多的问题。学校很快采取了措施,我被安排在医务室吃小灶。在这里我可以经常吃到鸡蛋和白面馒头,有时还能吃到羊肉。

       在校园里我总是引起大家的好奇,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我经常会被人拦住问到许多问题.其中最多的是:你会唱新疆歌?跳新疆舞吗?老师知道此事以后,从班里女同学中选出几名,轮流陪着我,甚至一直陪我到医务室吃小灶。那时每个周末学生是不能随便回家的,因为要发扬艰苦朴素的革命传统,即使回家也最好不坐小车。而我是每周末被小车接回在二里沟的新疆驻京办事处。据我的老校友,这次约我写这篇稿子的李和顺校友说,当时有人问过学校,为什么我可以坐小车回家?老师的回答是:她不认识路。

       那时我小,不知道别的,但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很友好,从老师到同学都对我很爱护,我很快活。后来长大以后,我才明白,我在“八一”受到的是最高的待遇。我是学校里第一位维吾尔族学生,学校在各方面照顾我,尽可能给我创造了最好的条件。我记得三年级时,班里的几个淘气男生拿我开心,我们的班主任刘老师在一次班会上很严肃地说道:  “你们知道赛少华的家离北京有多远吗?离北京有三千多公里(关于这一点我都不清楚),她离开家来到北京上学,同学们应该在各方面帮助她,给她温暖,让她感到在家里一样。”老师当时的严厉表情,同学们倾听老师讲话时的认真态度,使我非常感动,因为那时我的确是经常想家。

       我在“八一”的两年里和同学们朝夕相处,随着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相互之间学到了许多东西,同学们经常会问到我许多问题,关于新疆、关于我们的语言、生活习惯等等,同时又教会我许多东西,除了在学习上帮助以外,还有在生活上的帮助。两年里,除了在学校里学习文化知识,我还学到了许多北京文化,比方说:我学会了用带着鼻音的京腔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学会了吃窝头和咸菜,学会了怎么使用蚊帐不被蚊子咬到,还学会了穿灯芯绒的黑布鞋。

       1962年临近暑假,父亲未能完成中央党校的学习,因工作先回了新疆。母亲来到北京准备带我回去。离开“八一”时我真恋恋不舍,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母亲来接我,她带来了我们那只来自昆明的小猴子“小明”,我们已商量好把它送给学校动物园。那天下午我们班似乎没有上课,班主任召集全班为我开了一个欢送会,之后回宿舍收拾东西,女同学们依依不舍的帮我收拾完东西以后,由其中一位巧手为我梳了一个当时最时髦的发型。然后我们来到校园里玩游戏,游戏是礼节性的,大家都客气得让着我,我脸上带着笑容,嗓子眼儿里却像是顶着个东西,随时要哭出声来。最后我们互相道别,叽叽喳喳告别的话说个没完,我上车后摇下窗户不停地招手,当汽车拐出大门时,我远远看到同学们簇拥着老师仍站在那里,小胳膊摆动着,嘴里还喊着什么,我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四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年里不管我走到哪儿,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经常会有人跟我打招呼,“赛少华,我和你是校友,我是‘八一’的”。或者是当有人提到他上过“八一”时,我会自豪地说:“我也上过‘八一’!”是的,这是一段值得自豪的经历。因为八一学校以她的光荣历史,以她的优良传统,以她的教学质量闻名全国。而对我来说她更像一个家,一个用爱呵护你幼小心灵,一个你随时可以找到安慰的温暖的家。

       李和顺校友找到了我父亲1992年写给“八一”的题词:  “发扬八一学校光荣传统”。记得父亲很高兴地告诉我这件事,他写题词的那天我不在,但我相信他是充满感情写的,因为他赛少华同学近照的女儿曾在那里接受过教育,也曾给他讲过许多关于“八一”的有趣的故事。

       今天,当“八一”建校60周年之际,我不想用一些冠冕堂皇词句来祝贺她,我只想把几件难以忘怀的,温馨的小故事写出来,以此来表达我多年来的感激之情,感谢我的母校当年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愿我的母校用更多的爱教育更多的孩子,愿我的母校仍然保持她的优良传统教育孩子们怎样做人。

                                                                                                   选自 《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