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我的警察情缘 翟忠民

 

                                                             我的警察情缘   

                                                   68届初中毕业生   翟忠民

      八一校规出奇的严,我就是因违反校规才和警察结下不解之缘。

      1965年末,我和一位同学没有请假偷偷跑出校园来到海淀街上,当我骑自行车带着他经过海淀路西栅栏路口时,被执勤的交警发现,当场把我的自行车扣了,非要我写出检讨到交通队取车,并把这件事反映到学校,差点让我背了个处分。我连交了三份检讨书才领回了自行车。从此我恨上了那个警察,非要想办法报复一下。那个警察姓袁,当年只有二十多岁,工作起来非常认真,是个好警察。但我是个小心眼,咽不下这口气。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社会上乱成一片,  “报仇”的机会来了。我跑到西栅栏岗假装问路,趁机把小袁警察的墨镜给抢跑了。20年后我去海淀交通支队检查工作,一下发现小袁警察在传达室里值班。现在他已是老袁了,  “文革”把他折腾的苍老了许多,身体也垮了,站不了岗了。我一阵心酸,喊了一声:  “老袁,还认识我吗?”“你是咱们局秩序处的翟处长,全国著名的交通专家,谁不认识您哪。”“你再想想,1965年你扣了我的自行车,1966年我抢了你的墨镜,你还记得吗?”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说:  “当年的坏小子,如今出息了,好好干,别给你们八一学校丢脸。”他的话差点让我掉下眼泪。

      1969年初,劫后的“八一”开始了毕业分配。我们六八级初一二班的同学几乎都去当兵了,我因父母受迫害,被分配到北京矿务局大台煤矿当采煤工。当时当兵的同学一个月只有6元钱津贴,去工厂当学徒的同学一个月只有16元工资。而我在煤矿当采煤工的实习工资是每月64元,属“高薪阶层”。在军区工作的几个同学要“吃大户”,非要我请客.给他们解馋。于是我们约好等我开支后去莫斯科餐厅吃一顿。

      1969年五一前的一个星期天,我带着4个当兵的同学来到莫斯科餐厅。当时在“文革”之中,  “老莫”非常萧条,一共只有4个菜和一个汤,分别是炸大虾、煎小泥肠、黄油鸡卷、罐焖牛肉和红菜汤。我们从上午9点半进去,一直吃到晚上8点半餐厅关门,四菜一汤反复吃。吃完结账,一共40元。正要走的时候,从餐厅西南角靠窗的一张餐桌上站起一个人来,挡住我的去路。他用一种非常得意的口气对我说:“说说吧钱是从哪儿来的”。我回答说:  “是我挣来的。”他伸手比画了一下小偷偷钱的动作说:“是这样挣的吧?”我气得满脸通红,大声说道:  “你是干吗的,管得着吗。”他掏出工作证摔在我面前说:  “你看我是干吗的,我都盯了你一天了,跟我走吧。”我学着他的样子掏出工作证摔在他面前,狠狠地说了一句:  “老子拿命挣的钱,你自己看吧。”他拿起我的工作证打开一看,那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就是你挣钱多也不能浪费呀。”我神气地对他说:  “浪费的事好像不归警察管吧。”一把抢过我的工作证,大摇大摆的走出餐厅。这个警察真倒霉,本想抓个小偷立功受奖,却抓了个真正的工人阶级,这一天的工失算是白费了。

      16年后我也跨进了人民警察的队伍,成了共和国的一名高级警官。每当我再去莫斯科餐厅就餐时,总要看一眼西南角那张餐桌。如果那位老兄还在的话,我一定会向他真诚地说一声“对不起”。

       我如今已是全国知名的交通专家,是清华大学等多所院校的特聘教授和客座教授。每当人们问起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说,八一学校!

 

                                                                                                                                  选自 《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