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两进中南海向毛主席汇报 叶燕

 

                                                       两进中南海向毛主席汇报

                                                       52届小学毕业生    

       19515月为庆祝新中国第二个儿童节的到来,同学们提出,要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原华北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汇报我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很快学校得到通知:中央领导同志将在中南海接见八一小学的师生代表。喜讯传来,全校师生欢呼雀跃,各年级推选出掌生代表,精心制作了装有我们学习生活照片的镜框,焦急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19515月下旬的一天(具体日期记不清了),边振远老师带领李敏、董良羽、左太北、雷蓉、宋勤、范跃荣和我7名学生代表来到中南海,首先到总参谋部所在地向聂荣臻参谋长献花,然后到朱总司令家里向他汇报我们的学习生活情况,朱总司令详细询问了,现在学生是否有床睡了?吃得好不好?解放战争期间落下的课补上了没有?我们都一一做了回答。随行的记者拍下了我们汇报的场面,这就是保存在“八一”校史馆那张照片的由来。

       当天下午,通宵办公上午睡了一会儿的毛主席起床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毛主席住地——中南海丰泽园,沿右边长廊步行不远,穿过菊香书屋的门庭,见到毛主席站在紫云轩门前微笑着迎接我们,宋勤和小跃荣急忙上前行少先队礼,并献上校园里自种的鲜花,良羽和太北举着镜框介绍着我们的学校、学习生活……毛主席边听边乐,说:“孩子们,咱们在院子里坐下说好不好?”“好!”我们齐声回答。 毛主席坐在院中龙爪槐边的椅子上,我们紧紧围坐在他身边。毛主席与我们拉着家常,详细询问我们每个人情况。毛主席问:“你们学校的大部分学生是跟着部队或从老乡家里来到北京,学校生活习惯不习惯?” 我们抢着回答:“习惯。我们现在每班都有教室,晚白习还有电灯。在阜平县时每天吃两顿小米饭就萝卜干,现在常吃米饭、馒头,还有西红柿炒鸡蛋。” 毛主席问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呀?”“叫太北。”“为什么叫太北呢?”“是我爸爸起的名字,我生在太行山北边。”太北回答。“你爸爸是?”“我爸爸是左权。”小太北话语平静地回答。太北出生3个月,因爸爸要参与指挥百团大战,妈妈把她抱回了延安。在她不到两岁时,爸爸英勇牺牲在抗日前线,是我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将领。“噢……”毛主席久久没有讲话,紧紧握着太北的小手。

       毛主席对边老师说:  “八一小学有不少烈士子弟,他们是烈士的骨血,要好好抚育他们,培养他们。”

       毛主席又对我们说:  “你们现在是学生,将来是新中国的建设者,不仅要学好文化知识,也要向社会学习,加强动手能力,希望明年你们能带着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到这里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得真快,大家都不舍得离去,不知哪位同学提出:  “毛伯伯,您能和我们大家一起照张相吗?”

       “当然可以。”毛主席愉快答应着。

          我们7个小学生站在毛主席身边,记者按动快门,留下了这珍贵的瞬间。这张照片不仅是八一小学珍藏,它现在还悬挂在毛泽东同志故居紫云轩的西墙上。集体合影后,蓉蓉小声说:  “毛伯伯,我们每个人单独和您照张相,行吗?”“行,行。” 毛主席愉快答应了小客人的请求,分别与边老师及每个同学合影留念。

      毛主席、朱总司令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见小学生代表的喜讯传遍了学校,同学们掀起了学习文化知识和社会实践的高潮,学习成绩直线上升,毕业班的大部分同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师大女附中、师大男附中、101中学。大家牢记毛主席的嘱托,学习父辈延安大生产时期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精神,制作出一件又一件的学习用具、航空模型、手工制品(手套、袜子)……同学们精心选择了数件学习用品、模型、手织袜子等准备送给毛主席。新中国成立初期,毛主席工作非常繁忙,抽不出较长时间接待我们,但他仍答应在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的暂短时间,再次接见小学生代表。

      记得那是在19525月或6月酌一个晚上,王江舟、谢文兴、韩爱民和我带着八一小学数百名同学的重托第二次走进中南海毛主席的家,在小会议室参加会议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已先行到达,正谈论着什么,见孩子们来了,立即中断谈话。我们几人进门后直接走到毛主席面前,准备献上全校学生精心制作的“礼品”,毛主席微笑着说:“你们应先见我的客人呀!” 我们赶快跑过去向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敬少先队礼,握手后回到毛主席身边,把小学生制作的五花八门充满稚气的手工制品展现在领导们面前,他们边看边称赞,我们心里甭提多欢喜了。

       在20世纪90年代的一次摄影展上,我有幸目睹了毛主席第二次接见我们的照片。

       在八一学校60年校庆即将来临之际,我愿将珍藏在心中数十年鲜为人知的故事奉献给校友们共享。

                                                                                                             2005.3

                                                                                                      选自 《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