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幸福的回忆 韩英

 

                                                              幸福的回忆

                                                                韩 

      我聚精会神地慢慢地翻着那本厚而大的影集,那无数张照片上熟悉的面孔,都会勾起我对那些人的想念,和对过去的事情的回忆。忽然,我的手停住了,眼睛盯住了一张两寸大的照片。照片上有六七个喜笑颜开的孩子,在中间,有一位高个儿、胖胖的、留着小胡子的伯伯。“贺龙伯伯!”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声音似乎还有些颤抖。照片上的人影在我眼里慢慢地有些模糊了,眼泪好像要涌出来。每当我看到这不寻常的照片时都是这样:心总是这样激烈的跳动,好像全身的血都在奔腾。因为,这张照片勾起我对童年时代的一段最最难忘的幸福生活的回忆。

       记得在1956年的1月里,兰州正是寒冷的严冬,北风呼啸着,卷着片片雪花,这天学校放寒假了,我和姐姐坐在车上,谈着学校里的事情。叔叔突然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说:  “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咱们家对门昨天从北京来了一位大首长!”一听是位大首长,姐姐就问:“是谁?!”叔叔只是笑笑,没吭声。汽车绕过大操场,绕过小灶食堂,在家门口停住了。我和姐姐带着疑问下了车。进到家里,我放下书包,就又跑出门外,我越过花墙,朝对门张望:那幢房子不还是原样吗?奇怪!那位大首长是谁?这时,我猛的有了这么一种想法:站在这儿等,待会儿下班了,我就可以看见是谁了!于是,我就傻愣地站立在那儿。许久,汽车的喇叭声响了,我想,一定是那位大首长回来了!连忙撒腿跑上前去。啊,果然不出我所料。门口站岗的哨兵叔叔马上立正站好,并严肃地行着军礼。黑色的车门被推开,走下车的先是一位叔叔,接着有一位胖胖的伯伯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黄呢子军装,和一双黑色的皮鞋。我慌了,由于孩子的不懂事,想马上跑掉。可是,那位伯伯把我叫住了:  “小鬼,来,到我这儿来!”我很害怕,心想:“我又不认识你,你是谁?”我胆怯地走到他跟前,抬着头看着他那慈祥的面孔,  “这么冷,站在这儿干什么?”他那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和脸,一股暖流传遍了全身,我顿时消除了一切畏惧的心理,觉得这位伯伯那样和蔼可亲,于是就像和老朋友说话一样,对他说:  “我等你!”他哈哈地笑起来,亲切地说:“你是韩司令员的孩子吧!来,到我家里来玩!你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韩英,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小孩?”他笑着说:“我看你长得像你爸爸呀!”这时,我们刚刚踏上台阶,叔叔便跑了过来,行了个礼说:“首长,刚下班,这个小鬼就打扰您休息!”那伯伯说:  “留她在这儿玩嘛!”可叔叔怎么也不肯,硬把我带走了。临走时那伯伯还说: “小英子,以后常来玩!”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对我们说,那位伯伯名叫贺龙,是咱们国家的元帅。晚上我躺在床上,总是想着:贺龙伯伯,元帅……下午时,贺龙伯伯那和蔼可亲的面孔总是在我的眼前时隐时现。那一夜,我总是想着贺龙伯伯的身影和回忆着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小英子,以后常来玩!”这句话又在我耳边响起。真好,明天正好是星期日!

      第二天早上,我老早就起了床。弟弟也跟着我一块儿,越过花墙,站在贺龙伯伯的大门口愣了半天,才回家吃早饭。妈妈亲手做的可口的早点,我总是吃不下,心里总是想着:到贺龙伯伯那去!好容易吃了早饭,我刚要走,爸爸便对我说:  “你别老去打扰贺龙伯伯!”我当时心里想:  “好容易有了好机会,你又不让去!算我倒霉!”我只好怀着无可奈何的心情呆在家里。快到中午了,邻居的小朋友们在门口一个劲地叫我:“韩英,韩英!”我出了门,那几个小伙伴说:“贺龙伯伯叫咱们和他一块儿照相!”我当时真是高兴,拉着他们便向贺龙伯伯那儿跑。贺龙伯伯穿着深灰色的衣服微笑着站在那里,我们顿时围上他,他说:“孩子们,咱们合照一张相片,留作纪念吧!”于是,我们便自然而然地站了两排。贺伯伯一只手搂着姐姐,另一只手扶着小明的肩膀,和我们照了一张合影。从那天起,我们这几个孩子经常围着贺龙伯伯,他有时同我们谈学习,有时给我们讲北京,有时同我们玩扑克。每天,我最盼望的时候就是下午,因为下午下班时,贺伯伯就回来了。

       一个多星期就过去了,贺龙伯伯要走了,我心里真是难过。自己总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地掉两滴眼泪,我一天到晚老是盯着贺龙伯伯的大门口。一天,我看见站岗的叔叔都不在了,就知道:贺龙伯伯回北京了!我心里想: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争取上北京去见毛主席,见贺龙伯伯。

      不知怎么那么巧,贺龙伯伯离开兰州7个月后,我们家也搬到了北京。1959年夏季里的一天,爸爸带我和姐姐到北京饭店去玩。我正站在爸爸身旁看爸爸和另一个伯伯下棋,不知是谁的一只胖胖的大手在轻轻地捏我的脖子。我猛地回头一看:啊,多么熟悉的面孔!是贺龙伯伯,敬爱的伯伯!我还没来得及向伯伯问好,他就摸着我的头,笑着说:“不认得啦!”我结巴着,眨着眼说:“认,认得!我认得!你是贺龙伯伯!”他一面端详着我胸前的红领巾,一面在口袋里掏着什么东西,嘴里说:  “入队了,这很好!学习怎么样?小朋友们都好吧?”我说:  “您走后3个月我就入队了。语文是5分,算术是4分。他们都好,都在兰州。”贺伯伯拿出了那张留影,递给我说:“还记得那天吗?”我小心地接过照片,兴奋得说:  “记得!”是的,记得的!直到现在还记得!那已经是小学二三年级的事了,我现在上初中三年级,离那时已有六七年了,但是和贺龙伯伯在一起的几天生活,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照片上的贺龙伯伯,觉得他好像就站在我身旁,好像在教导我:“小英子,要努力学习呀!”

 

       《幸福的回忆》是四十多年前,我在北京军区八一学校上初中时的一篇习作。为了纪念八一学校建校60周年,有幸被李和顺老校友发现,选入纪念文集。

我与“八一”同龄。年届耳顺,重读少年时的小文章,其实景真情,使人感到格外亲切。1956年初,贺龙元帅到兰州军区为军官授衔。在下榻处外面,一群天真的孩子与他不期而遇。他是中国现代史中的一位大英雄,浑身散发着领袖人物的豪气,对人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感召力,更何况对于纯真的孩子!他爱孩子,孩子也爱他,他们一起说笑,玩闹,还拍了一张让孩子们永远难忘的照片。在这张照片上,贺龙伯伯个子最高,身材最魁梧,站在后排正中间,伸开双臂,两手各搭在前排小朋友的肩上。孩子们大都穿着学校发的棉衣裤(当时还是供给制),有的背着手,有的腆着肚,个个都笑嘻嘻的。我还依稀记得其中的几位:冼琴保、冼柳林、冼玲玲(冼恒汉政委子女)、李晓明、李西津(李书茂参谋长子女)、王小平和他的妹妹(王庆生主任子女)、韩蓉、韩兢和我(韩练成之子女)等。

      我们这一群小伙伴,如今都已年过半百,到了退休的年龄。我们与我们的共和国,与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党,共同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只可惜在“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中,这张照片没能保留下来!

       需要更正的是《幸福的回忆》的最后一段。写的是1956年的夏天,在北京饭店的一次晚会上,我又有幸遇见了贺龙伯伯。一首舞曲完了,周恩来总理因招呼人,一时没有了椅子坐。贺龙伯伯用胖胖软软的手指抠着我的后脖梗说:  “快,快去给那位伯伯搬个椅子来!”正说着,只见服务员已将一把椅子推到了总理跟前。——这一段似乎又可以写一篇《幸福的回忆》。

       在“八一”,相信有许多校友都有着与我相似的美好的童年回忆。在革命前辈的教导和关爱下,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在教育园地里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但也感到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培养,可以告慰先辈了。

    

 

                                                                                                              20067月于西安

                                                                                                           选自《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