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与卓娅的妈妈合影 李薇薇

     

                                                          与卓娅的妈妈合影

                                                     58届小学毕业生   李薇薇

      我是1950年秋天进入八一学校的幼稚园到1961年夏天作为第一届中学生从八一中学初中部毕业,在八一学校我一共生活了11年,那些年正是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巩固政权和建国初期的建设高潮的时期,经历了大跃进大炼钢铁,大鸣大放“反右派”和“反右倾”这样的运动,以及前所未有的经济困难时期,但是当时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在那个年代却正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

      在我们的少年时代,卓娅妈妈写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是对我们有着很大影响的书籍之一。我记得当时对卓娅的学生时代的生活经历有着很强的共鸣。因为我们也是那样成长着的,我将那些喜欢的名言也抄写在自己的本子上经常地诵读,我们在八一学校也有少先队的营火晚会,火焰跳动飞舞在夜空,大家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周围是坦诚和单纯的朋友们,感到生活也是那么的美好。同时,我也对卓娅在战争期间是那么的勇敢和坚毅充满了敬意,卓娅和舒拉的牺牲深深地感动着我们,我们从心里也下决心,一旦祖国需要,我们也一定像卓娅和舒拉一样毫不犹豫地为国捐躯。

       在1955年我国政府邀请了一些国际友人,如有名的萨特及其女友波伏娃等叁加国庆活动,其中也有中国青少年心中的英雄卓娅和舒拉的母亲柳博芙·季莫费耶芙娜·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根据后来波伏娃的记述,在国庆招待会上,周恩来总理走到每个外国客人的桌上敬酒,走到卓娅妈妈的面前时,特别为她鞠了一个躬。我想这是感谢她培养了卓娅和舒拉这样优秀的青年,也是感谢她为中国青少年树立了这样勇敢坚强的好榜样。

      当时外交部苏欧司负责接待卓娅妈妈的叔叔是父母的一个熟人,虽然父母当时并不在国内工作,但他自然地想到了我们这些他熟悉的少先队员。他到了八一学校找到我们,问我们,你们想不想见一见卓娅妈妈,卓娅妈妈?!我们真不敢相信,那个叔叔说,卓娅妈妈很想见一见中国的少先队员,他说就让我们作为中国的少先队员去见见卓娅妈妈。知道真的可以去见卓娅妈妈,我们都非常高兴。我们姐妹三人换了漂亮的衣服,我记得当时姐姐还借了红绸子的红领巾。只记得坐车到了北京饭店,见到了卓严卓娅妈妈,那年卓娅妈妈的头发已经是全白了,穿着黑色的外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上别着一个漂亮的领花,见了我们非常的和蔼,留在我的印象中的是卓娅妈妈身材高大,优雅中带着一些忧郁。她亲切地问我们多大,上几年级,喜欢看什么书等等。在北京饭店大门外卓娅妈妈轻轻地搂着我们,让摄影师照了两张照片。到了分别的时候,卓娅妈妈按照俄罗斯的礼节亲吻了我们每一个人。照片留下了那个难忘的瞬间,也伴随着我度过了我的少年和青年时代直到老年。

      时间毫不留情地匆匆走过了50年。整整半个世纪1 50年后我到了莫斯科,并瞻仰了卓娅、舒拉以及卓娅妈妈的墓,卓娅妈妈的墓上简单地写着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柳博芙·季莫费耶芙娜1900-1978

      最新的档案揭示了一些有关卓娅和舒拉的真实情况,比如卓娅的父亲死于肃反,卓娅的被捕是由于红军中叛徒的出卖,以及卓娅牺牲前曾遭到了凌辱,其实这些对我们已经不重要,我们童年记忆中的英雄就是那样的生活过,学习过,在祖国需要的时候就是那样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英雄母亲的记述和我在八一学校11年的生活一起给我留下了永远的回忆。

                                                                                                          

                                                                                                                 选自《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