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风采

People

全球最大湿壁画的中国画家李晓刚

 

                                             全球最大湿壁画的中国画家李晓刚

                                                        作者  张东煜编

       李晓刚的童年是在“文革”期间度过的。小学三年级曾随父亲由北京下放到贵州山区,一晃就是3年。那里没有学校可上,但大自然却给了他绘画的启蒙教育。他曾经与小伙伴在山野里无拘无束地玩耍,比赛画漫画,也曾经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彩,流着眼泪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北京……大山里天地的雄浑,山川的壮美,花草树木的灵性,都给了他对大自然最真切的感受,让他体验着童年时代的快乐和悲伤,也正是那段难忘的童年生活激发了他的绘画天赋。

       1973年李晓刚回到北京,进入八一学校初二学习。他的绘画才能很快被发现,老师让他负责宣传工作,并主管学校黑板报的出版,使他的一技之长得以充分发挥。

       197618日,周恩来总理去世。学校准备召开追悼大会,需要一张周恩来的大照片,但当时大家想了很多办法都搞不到。老师对高二年级的李晓刚说,你能否画一张周恩来的素描当遗像用?李晓刚欣然受命,很快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画出来的素描竞与照片一模一样。于是这张手工绘制的画像就作为周总理的遗像挂在了学校的追悼大会上,它寄托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无限哀思,而李晓刚也一直把在母校的这次经历当做一项很高的荣誉珍藏在心底。

       李晓刚1977年高中毕业,离开八一学校。后来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并于1983年毕业。1989年赴日留学,在大阪国立教育大学艺术系绘画材料与技术专业学习,并在技法研究室学习蛋彩画的创作。由于蛋彩画主要是中世纪时期盛行于欧洲的一种绘画艺术,李晓刚在导师的联系和帮助下,每年都要去意大利工房专门学习文艺复兴时期的蛋彩画修复技术。1993年硕士毕业后,李晓刚一边在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和大阪市国立教育大学艺术学院做讲师,一边进行绘画创作,期间他的作品多次获奖,他的艺术成就在日本美术界受到瞩目和好评,作品以具体的形象抒发抽象的情感而独具风格。

       李晓刚现为日本大阪市国立教育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其油画作品《石榴》曾获东京都美术馆第77(2001)白日会佳作奖,蛋彩画作品《少女》获东京上野森林美术馆银奖,混合技法作品《残照》获东京美术馆第79(2003)白日展白日奖,《息》获东京美术馆第80届白日展TOMITA奖等。

       2002年,著名建筑家、一心寺住持高口恭行邀请李晓刚为大阪市一心寺内的现代建筑“三千佛堂”内堂创作壁画《雪山弥陀三尊图》。李晓刚利用两年的时间,终于创作出高10米,长30米的蛋彩湿壁画 《雪山弥陀三尊图》。蛋彩画以喜马拉雅山连绵起伏的山峦为背景,描绘出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势至菩萨来到人间的情景。此壁画一经公开,立即引起轰动。宗教界人士、美术界人士均对壁画赞不绝口,称其 《雪山弥陀三尊图》为当代全球最大、最优秀的蛋彩湿壁画,成为中国画家在日本美术界创造的一个传奇,李晓刚也被国际评论界誉为“东方的米开朗琪罗”。

       2006326日,日本东京美术馆举行2006年三洋美术财团奖颁奖仪式,中国画家李晓刚凭借油画作品《翻绳》获得该年度大奖,被授予获奖证书和100万日元的奖金。《翻绳》的获奖不仅续写了传奇的又一篇章,更为中日两国源远流长的民间文化交流增添了一个绚丽、奇美的音符。

       200666日嘉德春拍中国油画雕塑专场拍卖会在嘉里中心饭店举行,李晓刚的 《息》,以其唯美而恬静的画面,熟稔的绘画技法,赢得了众多收藏者的追捧,在经过二十余个回合的激烈竞价之后,最终以101.2万元成交。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李晓刚的作品之所以拍出过百万的价格,很大程度在于画者李晓刚是一个唯美主义者,无论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或感受,他都尽力用最美的感觉表现出来。作品《息》本身具有浓厚的传统东方文化的韵味,画中的少女更是堪称东方《翻绳》的维纳斯。

      从登上画坛伊始,李晓刚的画作就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早在1982年还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书的时候,他的油画《微山湖》便入选了全军美展。1984年《1949年春》入选第6届全国美展,1985年,他的另一幅油画《湖畔》又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1986年《冻河》入选第三届国际艺苑油画展。1988年《泸沽湖的传说》入选第一届全国油画展,《泸沽湖的传说》对李晓刚的艺术创作是十分重要的,这不仅仅是因为这幅画为他带来了享誉全国的盛名,更重要的是它确立了李晓刚油画艺术创作的基本风格:细腻的笔触展示着他深厚的绘画功力,优雅的格调体现着他深厚的修养和品格,而亦梦亦幻的画面却向我们展现着他无限的想象力和丰富无比的内心世界。

      2001年获得日本东京都美术馆第77届白日会佳作奖的《石榴》进一步发展了《泸沽湖的传说》 的梦幻感和非理性色彩。获得2003年东京都美术馆第79届白日展白日奖的作品《残照》也是一件完全情绪化的、主观色彩极浓的作品,一切都像是梦幻的组合。入选2005HYOGO国际现代绘画双年展的《人·鸟》、 《息》  将这种风格推向了一个巅峰。除了《石榴》、  《残照》、 《人·鸟》等真幻结合、以具象的形象抒发抽象的情感一类的作品之外,李晓刚还有一类作品同样值得人们关注,如《息》、《浮》、《朝》、《舞》等。这一类作品虽然也有一些象征、暗喻、抽象的构图等元素,但总体上并不晦涩,其画面却美得让人心颤,几乎美到了极致。

       另外,李晓刚在画作中所运用的特殊技法同样值得人们关注和品味。他认为,东西方画风的形成与各自所使用的绘画材料有很大关系,不同的绘画材料使东西方的绘画技法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文化背景的不同又使东西方绘画的内容完全不同。李晓刚就是想弄清楚西方古典绘画材料与技法的奥秘。

       经过十几年的实践,李晓刚的绘画创作终于在技法上也实现了突破。使用这种技法和材料所画出来的作品可以保持几百年而不褪色。

       今天的事实证明,李晓剐没有辜负母校校友和老师对他的期望。他先是东渡扶桑,后又游学西洋。二十多年里,殚精竭虑,勤奋创作,用几十幅非凡的作品,不但奠定了自己在东洋画界的地位,而且为祖国赢得了荣誉。

祝愿“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龙的传人,全球最大湿壁画的中国画家”李晓刚在自己的事业上越走越稳,向着世界绘画艺术的顶峰越飞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