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回忆马老师和田老师 王太京

 

 

                                                          回忆马老师和田老师


                                                           王太京

       记得我们上小学六年级时,正执毕业。马老师身患胃溃疡,忍着疼痛给我们上晚自习,一手拿抹布,一手写板书。有不听课捣乱的同学,抹布一擦玻璃黑板,转身粉笔头准能打住这个调皮蛋。现在想想不认真听课太不应该了。

       马老师还有一个绝招,为了提高同学的听课兴趣,经常把北京晚报上的小谜语剪下来,贴在一个本子上,为下午课提高同学的学习精神和注意力来个小热身,大家抢答谜语,精神头来了,下午的课也不感觉困了。

       马老师课余和我们一起玩攻城游戏,上课就拿攻城游戏当例子,面积的算法、人员的分配等等,讲的有声有色。马老师常常找些古代算题让我们做,比如“鸡兔同笼”、“曹冲称象”、“百马百瓦”等等,当马老师讲到“百马百瓦”题时,大家很感兴趣,可是花了很长时间解不了这古代难题,马老师辅导大家:“把自然数试着添进去看看如何。”过了一会儿,高效宁(工作后在一家公司任高级会计师)举手回答后,孙京京马上举手说:“我才是正确答案”。大家吵吵开了,马老师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笑着说:“这道题有多个解,也就是有多个答案。”大家听了都笑了。马老师接着说:“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考虑怎样解决,有没有另外一种答案,遇事多问几个为什么。”马老师这是启发式教学,对我后来上理工科大学很有帮助。

       马老师喜欢摄影,每逢过队日,班里组织活动他都拍上几张。可惜马老师离我们而去,现在存世很少,回想起来为没有收藏马老师的作品感到惋惜。

      成为画家诸不知,在小学我就酷爱美术课。我的一幅《鲜花盛开的天安门》在海淀区少年之家展出,田老师鼓励说:“绘画要多观察,多写生。我的大学同学教地理的李德生老师正准备组织种植组,你应该积极参加,观察生活,观赏植物,从生活中来,再画生活,你能画得更好”。当时我们种植组有曾建军等六位同学。种的植物有:什样锦、石竹花、凤仙草、蓖麻和向日葵。我课余经常去写生,秋天收获的蓖麻交给供销社,换来了小铲和小锄。

我长大后更加热爱美术工作这都离不开田老师的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