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从礼王园到乐家花园 赵连芳

 

                                                   从礼王园到乐家花园 

                                              八一学校退休教师  赵连芳

       乐家花园原是清代礼亲王花园,为我校的园中园。余居八一校园30有年,现积对该园了解之一二,著录成文,敬希师生诸友指正。

     (一)八铁帽子王之首礼亲王    清朝为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里帝宗室承袭古代各朝的分封受爵制度。清代宗室爵位初定9等,顺治年间,复定为12等,即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直到

奉恩将军。父死子继,以“子袭父爵、世降一等”替传(即父亲是亲王,传至下一代,降为郡王,再传至下一代,降为贝勒,降至最后一等的奉恩将军,不再降)。后来,对清初开国创业有特殊战功、已封的“开创军功”的世爵,可以“世袭罔替”,不受“子袭父爵,世降一等”的限制。清代开国诸王中,有8家可以“世袭罔替”,世世代代爵位不变,子子孙孙承袭王位,俗称八铁帽子王。清初八铁帽子王分别是礼亲王代善、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铎、肃亲王豪格、庄亲王塞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克勤郡王岳托、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以上为第一代八铁帽子王。

       礼亲王代善(1583~ 1648)为清太祖努尔哈赤第二子(长子禇英已死)。代善协助其父打江山,“内佐国政,外率重兵,南征北伐,军功卓著”(转引自杨学琛等《清朝八旗王公贵族兴衰史》),封为大贝勒。努尔哈赤死后,代善以兄长身份,拥戴其八弟皇太极即位。1636年,皇太极称帝,改国号为清,对诸兄弟子侄加封,封代善为和硕兄礼亲王,列为八铁帽子王之首。代善一支有3人封为铁帽子王(另有克勤郡王岳托,是代善长子,顺承郡王勒克德浑,是代善之孙),可见其功绩显赫。代善去世后,礼亲王爵位由其子孙世代承袭。礼亲王历传10世,有11人袭爵。他们是满达海、常阿岱、杰书、椿泰、崇安、巴尔图、永恩、昭裢、麟趾、全龄、世铎(多是子袭父爵,少数弟袭兄爵1

    (二)礼王园建于何时

      海淀礼王园建园年代,因无文字可考,众说不一,有代善说、康熙年说、乾隆年说等。欲说礼王园,不得不先说礼王府。

      清人关前,开国诸王在盛京(沈阳),均建有府第。清朝1644年迁都北京后,忙于军事统一,无心大兴土木,对人关有功的八家铁帽子王,所赐大型府第多数是明朝皇亲国戚和朝臣旧宅。礼亲王代善于顺治二年(1645),奉召来京师,赐予的府第,即明朝崇祯帝外戚周奎宅(引自单士元《故宫札记》)。这是礼王府之始(今西城区西皇城根酱房胡同,1984年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在顺治和康熙初年,连皇帝的离宫也只右前朝留下的南苑团河行官和西郊澄心园(后称静明园,今玉泉山),王公大臣更不可能营建私邸别墅。

      康熙二十年(1679),平定“三藩”(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之后,全国统一。康熙帝在西郊明朝皇亲李伟清华园(不是今日之清华园)旧址修建畅春园。这是清朝经营西郊皇家园林的开始。此后,康熙、雍正、乾隆时,在西郊大规模营建皇家园林,同时也出现皇帝的赐园和王公大臣私园。

       在平定“三藩”的作战中,礼亲王家族再建功勋。当时的礼亲王是第3次袭爵的代善之孙杰书(1644~ 1697)。杰书于顺治十六年(1659),袭亲王爵,不过,不称礼,改号康亲王。康熙八年(1669),杰书奉旨鞠讯鳌拜(鳌拜为康熙即位时辅政大臣之一,独揽朝政,矫杀朝臣,后被康熙帝擒拿治罪)。康熙十三年(1674),杰书被命为奉命大将军,率兵平“三藩”,讨耿精忠,他作战勇敢善于谋略,转战浙江、福建,数年后于福建,平定耿精忠。康熙十九年(1680),杰书返京。康熙帝亲率王公大臣至卢沟桥迎师劳军。以后杰书又率兵出张家口,屯兵归化城,防御噶尔丹。杰书战功累累,是正红旗旗主、议政王,权势很大,群臣敬畏。这时,他按清朝亲王府制,

对礼王府进行扩建,达是当时政局和财力所允许的。

        杰书还在西郊修建别墅,名乐善园,也称康亲王园,地址在西直门外高梁桥西(今北京动物园界内)。园内建筑十分精致。据《礼王家传》记载:康熙三十三年(1694)闰五月,康熙帝幸临康亲王别墅,由于“眷礼特隆”,御书“为善最乐”4字为额,故称乐善园。那么,海淀的礼王园究竟建于何时?笔者认为:该园建于乾隆年间,由第7次袭亲王爵的永恩所建。康亲王永恩(1727~ 1805),是杰书曾孙,幼年时封贝勒,自幼读书骑射,为学日益精历,作诗、古文皆有法,深受乾隆帝喜爱,常护从皇帝出巡边塞。乾隆四十三年(1778),乾隆帝追念代善的功劳,仍复原封号礼亲玉。礼王园是永恩所建,缘由是:

      (1)原康亲王园(乐善园)到康熙晚年已荒芜。  L王家传》载:康熙六十一年(1722),第5次袭爵的康亲王崇安(永恩父)护圣驾至承德避暑山庄。一天,康熙帝方食异种白樱桃,对崇安说:  “此果系尔祖乐善园种也,因爱其种之异,故移于山庄而植之。转瞬间,你祖孙3代矣。尔家仍有是种乎?”崇安日:  “臣家久无此树矣。”到乾隆年间,乐善园已是“亭谢早无存,半立余颓墙”(乾隆帝题《乐善园诗》)。乾隆十二年(1747),乾隆帝为筹备其母6旬万寿,将久废的康亲王的乐善园,重加修葺,改为皇帝的长河行宫,但仍用旧名。乾隆帝题《乐善园诗》首句即是:  “乐善始康邸。”接着写道:  “稍命复其旧,芟秽疏污塘”,“园名仍旧称,永言志其详”(清于敏中等《日下旧闻考》)。王园既被圈为御困,只能另选新址了。

      (2)乾隆年间,北京西郊形成了以三山五园f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满园、畅春园、圆明园)为主体的西郊皇家园林区。每天春天,皇帝就离开紫禁城,到圆明园居住,冬至前后,才回到城里皇宫,一年中,多半时间住在圆明园。皇帝在圆明园临朝听政,召见大臣议事。为了上朝方便,许多王公大臣相继在海淀镇一带,

修建私邸别墅。礼亲王永恩q眭宽易而持已严,袭爵垂50年,淡泊勤俭,出处有恒”(《清史稿》),  “每人班次,趋朝会,驾出入,则迎送唯谨气(《碑传集》)。为了不误朝政,永恩在海淀择址建园。海淀居民对历代礼亲王均称为铁帽子礼王爷,故把此园称为礼王园。

      (3)据古建专家鉴别,礼王园殿堂台基建构和假山的叠山之法与城内恭王府内所存的早期建筑,有不少相似之处,均表现为乾隆年间建筑特点。

      永恩字惠周,号兰亭主人,又号绿漪主人,是著作家、艺术家。他袭爵52年,享年79岁,朝政之余则以笔墨为娱,善诗文、懂音律,喜书法、绘画,尤以指画见长,著有《诚正堂集》、《僻吕元音》并辑戏曲《漪园四种》。他以艺术家的鉴赏力设计布置的园林有很多独到之处。

       永恩以后的几代礼亲王不断对该园增修。永恩之子昭裢(17761829)自号汲修主人,又号檀樽主人,文学家、诗人,到他已是第8次袭礼王爵,著有《礼府志》和《啸亭杂录》。其中《啸亭杂录》保存了不少清代历史掌故,为研究清史重要参考资料。他有诗稿30卷,后因故革去王爵,其诗稿被家仆焚毁。昭裢将记忆所及,集为德荪堂烬存草》两卷,其中五言律诗《万泉庄晚跳》——“四望唯烟水,空朦涨晚堤。野莺啼远树,孤莺下新畦。白发栽青稻,青蓑轭短犁。西山遥送雨,一抹暮云低。”应是昭裢寓居此园时所作(此诗可作为园龄佐证)。咸丰十年(1860),《清西郊园林图》在海淀镇南部已标有礼王园的确切位置。最后对礼王园全面修缮,当在光绪年间。现存前园假山上,有《无云亦趣》刻石一块,镌年为光绪已卯,即光绪五年(1879),可惜人名题字,被人为破坏,已无法辨认。光绪五年时,园主人应为末代礼亲王世铎(18481914)。世铎于道光三十年(1850)袭爵,历事咸丰、同治、光绪、宣统4朝,同治年间,授内大臣、右宗正。光绪十年(1884),恭亲王奕䜣罢政,乃命世铎为军机大臣,次年,任军机处领班。光绪十八年(1892),命总办慈禧太后60“万寿大典”,光绪二十年(1894),慈禧太后“万寿”,赐亲王双俸。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世铎未随慈禧太后及光绪帝“西巡”,召赴,也以病未至,次年罢直,授御前大臣。世铎时的修缮使礼王园最后定型。

   (三)礼王园的规模布局

      礼王园占地约50亩。全园布局分为寝居区、山林野景区、园林区等数组建筑。礼王园大门东向。进3楹大门后,是一条数十米长的青石铺砌的石道。石道南北各建有朝房10余楹。再进有小式官门3楹,沿石道前进,有一座大型青石叠山,山势高耸,犹似屏风,挡住去路。此乃设计者含虚之笔。缘山间石道缓步,忽然开阔。可见南蜂平台上,建有四角小亭一座。沿瞪道拾级而上,登亭远望,北望可览全园,向南可远眺万泉庄之田野村舍。此亭“文革”中毁于火。

       过假山向北,建有东西垂花门两座,进门为前园。前园布局严谨。正中是坐北朝南双卷歇山顶正殿5楹,前廊后厦,东西两侧有贴山廊5间,这是前园的中心建筑。殿内用书格子、博古架、硬木雕花隔断分隔成前后厅。殿之东西两侧,置太湖石假山两座,山态峻峭多姿,颇具神韵。正殿东,假山台上,建有东配殿3楹,周围置山石环绕。正殿西,建有月台一座。四周以汉白玉雕栏。台上叠有台山一座,中间高峰用大型太湖石叠成,呈山字形。月台南北两侧堆置青石。这种台山堆石,在北京园林中是很少见到的。正殿对面是7楹倒座殿,中间突出3楹小戏台一座,是盛夏纳凉和喜庆演出场所。正殿北,有一荷花池。池中有小桥,桥上建有八角圆顶桥亭一座。荷花池边,点缀青石,呈各种动物造型,耐人琢磨。过桥登岸,迎面是5间敞宇,宇之东西建有粉墙半廊和水榭,粉墙开六角形或扇形花窗。正殿与东配殿、月台、敞宇,皆有游廊相连,与前园浑为一体。

       穿过敞宇,是一道长约百米、横亘东西的大型假山,山名翠秀岩。山上峰叠起伏,剑石耸生,石间松柏林立。岩石上镌刻着“群峰耸秀”、“苔痕上阶绿”、  “一径入云斜”、“太极圆通”等楷书、草书诗文佳句。假山中间,有一山洞,洞顶叠一太湖石,远看似一垂头大象,背驮主瓶。象为吉祥之物,寓意吉祥平安。穿过此篆有“石筠洞”3字的山洞,进入后园。

       后园建筑活泼,以人工堆土叠石造山,将景区隔开,错落有序。或曲径通幽峰回路转;或豁然开朗,天外有天。既独立成景,又景景相连。后园布局可分为正院、西北院、东北院数组建筑。正院中央是单卷歇山顶正厅5楹,前有月台,月台下左右植玉兰树两株,树龄已200余年,“文革”中,因失于管理而枯死。厅堂名日“玉堂富贵”(玉堂取之于玉兰树名,其花与牡丹同称富贵花)。人们习称此院为玉兰院。“玉堂富贵”殿后,堆土成山,山势低矮。出山北口,有前后两座5楹殿堂,西侧有曲廊连接,自成一院。玉兰院向西折北,有两组大型叠山突兀矗立,山势高耸,峰石争峭。过月牙河小桥,穿过双峰对峙的山口,是隐蔽在山石间的西北院。西北院正殿5楹,前后出平顶罩房各3间,西侧有封闭式曲廊与后殿相连。院内外广种腊梅,每到冬末春初,腊梅开放,冷香四溢,沁人肺腑,人称梅香院。梅香院前稍西,堆土成山,土山上有单檐四角亭一座。登亭极目西眺天光云色,晴日可观西山晴雪和玉泉塔影。20世纪70年代土山尚存,后因建筑取土,夷为平地。

      玉兰院往东,穿过山洞,园路曲折,在峰石间行数步,北有山口可进,步入东北院。这里独立成景。迎面是双卷棚歇山顶殿堂5楹,前廊后厦,东西两侧贴山廊,殿东侧有曲廊与后殿楣通。建筑格局与梅香院遥相对称。院内种西府海棠数十株,故称海棠馆。每到春天,粉红色花朵开满校头,十分鲜艳。殿堂阶下两侧,各有汉白玉方形

花坛一座,上有浮雕翠竹,雕刻精致。

      海棠馆东,有园门可通东园。东园建筑不多,以山、林为主。曲径小路、怪石点缀。山阜不高,山底部砌虎皮石矮墙。山顶遍植松柏,绿荫蔽日,是为山林野景区。山间南侧高台上,有四角单檐小亭一座,北有敞宇3楹,前出平台(今平台尚存),可演出戏曲。海淀故老传言:这里常有戏班演出。敝宇对面正北,有东西走向粉墙一道,中开瓶门,正北有轩3楹,东西有曲廊。院内苍松翠竹,环境恬静幽雅。

      山林区以东,是寝居区。由多进四合院式建筑组成。进礼王园大官门往北,有二宫门3楹一座。进门正北,有穿堂殿5楹,东西配殿各3楹。进垂花门,为二进院,北有正殿5楹,东西配殿各3楹。四周有抄手游廊,将正殿及垂花门连为一体。再进为三进院,后院正北有后罩楼一座,5楹两层。四周以林木山石点缀。

      礼王园历经200余年的沧桑,有些建筑,如楼亭,多已不存,但假山、殿堂、房舍基本保存完整。它代表着我国古代,特别是清朝中期的造园艺术。该园设计巧妙,构思奇特。因园内地势较高,无法引水入园(清朝又有王府及其花园均不能引水入园的禁令),故花园的设计者以叠石取胜,可补园内缺乏水面之憾。园内楼台殿阁、曲廊亭榭,怪石林立、古树参天,奇花异木、四季飘香,既有巍峨宫殿之壮丽,又有江南园林之幽静,是京西现存之著名王家园林之一。

   (四)乐家花园

      清末,礼王府随同清王朝日渐衰落,不断向同仁堂借账,后多至数万两,民国初,只好以园抵债,将礼王园卖给同仁堂乐家。礼王园易主,成为乐家的西郊别墅,故称乐家花园。新主人得此园后,进行修缮,但基本保持原貌,并在园的西部增建药圃、鹿苑。

      抗战胜利后,乐家花园被伪18区政府占用,北平解放后,曾一度作为海淀区人民政府临时办公处。

      1950年,乐家将此园献给国家,作为华北军区八一小学(今北京八一中学)新校址。同年,华北军区拨款对该园全面整修,并在此园南购地百余亩,历时两年,建成新校舍。1952年,八一小学由西城区府右街李阁老胡同迁入。

   (五)八一校园的园中园

       八一小学迁此后,成为全军中较为正规的寄宿制学校,师资水平和教学质量都处于北京市先进行列,20世纪50年代后期,增设了中学,学生数量剧增。乐家花园,先是前园,继而后园,均辟为女生宿舍。人们戏称其为“大观园”。由于师生对校舍保护,加以定期维修,故园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保存完好、又因其四周为校园环境,成为园中园。“文革”中,该园遭到严重破坏,一些珍贵花木枯死,山石坍塌,几无一完整。 1984年,乐家花园受到文物部门的重视,被列为北京市第3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但因经济拮据,无力维修,日趋荒芜。1994年,大业国际租赁有限公司,鼎力资助,将乐家花园前园修葺一新,昔日壮丽,重放光彩,使这座京西名园旧貌换新颜。八一中学这所京西名校成为名副其实的园林式学校。

                                                                                                    (本文1996年原载《海淀报》)

                                                                                     作者自注:本文得益于焦雄先生赐教,特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