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我和八一的故事 王太京

 

 

                                                         我和八一的故事

                                                              王太京

 

 

        

 

      (一)  我和小小气象站的故事

       在八一校园的大门小土坡上,耸立着两根白杆子,还有两个从梯子才能上去的白箱子,边上立了一个牌子:“中学生气象站”星期日,我下午就返校了,看见十位中学生进入站内,我也好奇的跟了进去。听气象局的阿姨讲解才知道,两根杆一根是风向标它能指示风的来源;一根是风力标,它的作用是指出风的大小。两个白箱子,是气象百叶窗,一个装的是干湿温度计;一个装的是雨水的平均面积雨量。气象局的阿姨给大家讲了很多气象谚语,至今我还记得几句:

      1.云往东一场风,云往南积水潭,云往西关东骑马穿蓑衣,云往北晒死鬼。

      2.早看东南,晚看西北。

      3.天上鱼鳞般,明日晒谷不用翻。

      4.早霞行千里,晚霞不出门等等。

      礼堂前该放电影了,我也恋恋不舍地离开小小气象站。

 

           

 

           (二)我和语文书的故事

      在八一学校一、二年级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在语文书上画小人打仗,往往把书划破才住手。爸爸见一次,打我一次,问我:敢不敢了。我嘴上说:不敢了。过后还是画。当我上四年级时,我的图画《花一样的北京》在海淀区少年之家得了一等奖后,应邀参加北京市政协礼堂的笔会,在笔会结束时,我手捧着奖品-一个爱学习的瓷娃娃和颜料往外走时,大家都往外拥,一个和蔼的声音说道:让小画家先走。我回头看去,啊,是著名军内书法家孙毅将军,我深深地给他鞠了一躬。回到家,爸爸说:我的五子饿不死了。他把瓷娃娃供在办公桌角,每天都看,再也不打我了。

 

 

          ()  校办工厂的故事

    在学校的东南角有一个生产“十字轴”的校办工厂。一方面为解放牌大卡车生产零件,二方面作为高中生考理科的实习基地。我们班的小巧手王卫国喜欢课余时间做模型飞机,我们到校办工厂的废料堆里找车工车下的铁削当锯使用。当钳工班长知道后,把一条钢锯掰折后对我们说:你们不要检铁削,会把小手弄坏,锯条断了是废品,你们拿去吧。一周后,经过王卫国和大家的努力,模型飞机从裁板到打磨、从稀料泡乒乓球做胶到试验平衡,我们的模型飞机在大操场上翱翔了。

 

 

 

 

 

 

 

 




冬天在被窝就可以处理邮件的APP,支持所有邮箱!马上使用享终身免费邮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