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从无到有,艰苦办学 边振瀛

 

                                                      从无到有,艰苦办学

                                                              边振瀛

        办学的缘起

       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取得了抗战的胜利。人民渴望的和平终于盼到了,人民财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就要实现了。可是,就在人民庆祝胜利的鞭炮声和欢呼声余音未消的时刻,1946年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唆使下,公然撕毁了政协决议和停战协定,集结重兵,疯狂向我解放区进犯,发动了内战。晋察冀军区坚决执行毛主席“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的军事方针,于194610月主动撤离张家口,回到老解放区——河北省阜平县。

       1947年初,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全面反击。激烈的战斗要求部队行动迅速、轻装前进。为了保障部队家属的安全,培养教育革命第二代,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输送人才,在聂荣臻司令员的亲切关怀下,194728日晋察冀军区党委做出决定:为适应战争形势的需要,把随军的妇女、儿童组织起来,在后方成立子弟学校。聂总指示:不办就别办,要办就办好。军区政治部主任罗瑞卿亲自召集会议布置,由军区政治部组织部负责筹备组建工作。校址确定在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之北的沟槽村(原军区抗敌剧社驻地)。194731日举行了开学典礼,当时学校设有小学部和幼稚园,有工作人员24名、小学生32名、幼稚生18名。军区子弟学校就这样在炮火连天的战争环境中诞生了。子弟学校也要有个名字,因为当时军区司令员是聂荣臻同志,他对学校十分关怀,热爱孩子,为了纪念他,于是命名为荣臻学校。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不以领导人的名字志地志物等,聂司令员到北京之后提出把荣臻学校改为八一学校。政治部遵照这个指示,遂以命令行之。这是学校名字的由来。

      从沟槽村到易家庄

      荣臻学校开学后,先与沟槽村小学合用3间破房做教室,天气暖和时就在沙滩上上课。学生日渐增多,很快沟槽村就住不下了,于是又搬到一个叫易家庄的较大的村子,那里有近百间房,原是气象局驻她。气象局随军到前方,这些房子就交给学校用了。

      学校成立后,教职员和学生的生活待遇都是部队供给制。由于前线还被敌人占领,边区人民生活十分困难。学生们享受到最好的待遇,也只能是每天吃两顿小米饭,菜是萝卜干,一个月吃一顿细粮,吃盐很困难,烧的是毛柴和劈柴。教职员穿的是供给部发的军衣,孩子们的衣服是领来布学校自己做。由于大家经常上山打柴割草,鞋子不够穿,破得常露着脚指头,惟一的解决办法是自己打草鞋补充。教学设备一无所有,到了易家庄后,借了老乡几块棺材板当桌子,石头当凳子,在土墙上用锅烟子刷黑当黑板,用白土当粉笔。在屋里上课还得提高警惕,经常有敌机轰炸,所以春夏秋冬常在沙滩上、树林里、防空洞口上课。这样上课也有好处,直观教具多,自然条件可以利用,山崖地层的矿石多种多样,林中的鸟兽形形色色,远山出现的奇峰,洞旁一丛丛的绿草野花,美丽的大自然,在教学上很有价值。

       教材很困难,边区小学课本出版很少,找本样本都不容易。张秀阶同志骑着毛驴到边区教育处去一次,才找了一本课本。教员们给学生们抄写好了,再交给孩子们去学习。

       学制上是春季结业,全学年分为两个学期,放寒暑假,但是放假期间绝大部分家长不接孩子,因为是战争环境,家长接回孩子无法照料。所以孩子们就在学校里过假期。到了北京之后,为了统一考中学,春季结业才改为秋季结业。

        战争后方的学校生活

       部队的各个单位知道子弟学校成立了,就从各条战线送孩子来学校。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感到集体的温暖和快乐,从幼小的童年即养成了对集体和学校的爱。学校就像家一样。早晨出操,每天都是爬山和跑步,跑步就到梨园庄杨树林子作一次柔软体操或游戏再跑回来,习以为常,孩子、大人把身体锻炼得都很好。每逢星期日,大家还去温塘洗一次澡。温塘离易家庄4公里,泉水是热的,经常洗可以去皮肤病,特别是疼疮,因为水内含有硫磺。孩子们去洗澡,拂晓出发,洗完了回来吃早饭,一点也不晚。一首《温塘晨浴》诗写出了当时的情景:

       一群小朋友,温塘去洗澡,进入八里沟,晨鸡才报晓。小班走得慢,大班向前跑,坡路险又滑,坠崖不得了。学校像家庭,团结互助好,姐姐抱妹妹,哥哥背小小。防止路上饿,老师背着枣,泉水清又温,不必用火烧。纵有皮肤病,洗洗也能好,师生沐浴完,回校有点早。校长带着队,石室访徐老,儿童见徐老,问早又问好。

       徐老爱儿童,儿童爱徐老,歌唱《东方红》,下周再见了。

       徐老是徐特立同志。石室是1942年晋察冀边区在温塘召开第一届参议会,和大礼堂同时所建。大礼堂后来被敌机炸毁,石室也多被炸倒,现在有的是在原基础上重修的。徐老喜爱石室傍近温泉,住在此处研究教育。

       学校新成立,无论是在教育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有困难,但是军区的野战军反攻节节胜利,所以我们在思想上只是胜利的愉快,没有困难的感觉。如学校刚开学不久,前方即解放了平汉线的重镇定县,缴获了大批物资,政治部送给学校1000斤大米和200斤食盐。孩子们吃着从敌人手里夺回来的大米,禁不住随口唱道:没有吃,没有

穿,自有敌人送上前。接着就是青沧战役大捷、保北大捷,胜利信像雪片一样给学校寄。孩子们为前方的胜利所鼓舞,高兴得睡不着觉,在矮石墙东边扭秧歌,唱的是:

    平保铁路已不通,我军解放定州城,捷报佳音来重重。大家扭个秧歌舞,场地就在小墙东,给咱前方庆庆功。

      清风店战役活捉了伪军长罗立戎,俘虏被送到边区内地阜平县。时在10月天气,秋风吹落了杨树的黄叶,孩子们还穿着单衣,坐在草地上上课,听到清风店的胜利消息乐得跳起来,没有一个喊冷,都鼓掌要求请老师去交涉让他们去看俘虏。胜利给孩子们带来欢乐。

       继清风店胜利之后,平汉线的枢纽石家庄解放了。庶务主任钟景星同志到了石家庄把学校用得着的战利品带回来一批,40头毛驴驮着进了山村。学生们接出老远来卸驮子。公务员腾库房。大家高兴得都忘了吃饭。这一次是学校在教育设备上最大的一次补充,教学用品、办公用品带了洋气,土洋结合,丰富了学校的内容。

       军区司令部的三处住在梨园庄,离易家庄1.5公里,农历除夕,邀请学校的孩子向北平小朋友广播。学校派了六年级女生唐婉文去广播。当时的情景是:飒飒的东北风吹拂着孩子脸。天上没有月亮,星星更加光明。隐隐的炮声越听越远了。黑雾笼罩着,人鬼杂居的北平市像座愁城。广播里清脆的声音说:  “北平市的小朋友们,你们愿知道解放区的情况吧!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恐惧,愉快地学习,自由幸福地生活。共产党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们,可是你们呢?在国民党反动派的铁蹄下,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你们还在顶顶破门莫上街,拍拍尘土过春节。当心着点吧!美国兵在转,特务们在骗,狐群狗党一点好事也不办。这样的苦难日子,你们快过到头了。解放军百万

      雄兵节节胜利,今天解放一个县,明天解放一座城,由点到线,由线到面,指日下北平。请你们记着吧!广播的预言佳话:明年的今天,咱们在北平会见,有万分把握,一定实现。”

      欢度儿童节

      194844日,军区直属队在学校召开庆祝儿童节大会。为了开好这个会,学校作了充分准备,举办了学习成绩展览会、体育运动会和学生们的文娱演出,还请来军乐队联欢。大会开得非常成功。特别是徐老参加了大会,他在参观学习成绩展览时给学校很多宝贵指示,并在大会上讲了话。蔡树藩副主任也前来并登台讲话。家长们看

了孩子们的成绩非常满意,认为孩子们的成绩有高度思想性和现实性,如孩子们的图画,有反映当时土改情况的,有反映生产的《解放军开荒图》、背粮淘米的小幅画,有反映学校生活的《姐姐给我补衣裳》、  《打柴晚归》、茅草垛和上课时的情景等等。手工劳动作业反映了学生们学习和生产劳动相结合、学以致用的精神,如展品中有用破布条打的草鞋、羊毛织成的毛衣、棉花捻成的线绳(打背包用)、碎布做的袜底、苇子编成的芦席、荆条编的筐等等。在体育运动会上,同学们表现了健康活泼、精神旺盛、动作迅速、整齐不乱。这次大会提高了学校的声誉,进一步加强了学校的工作,是学校有历史意义和纪念意义的一次大会。

       重视对子女的品德教育

       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我们的儿童是我国未来的公民——他们将创历史。我们的儿童是未来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也将教育自己的儿童。我们的儿童应当长成优秀的公民、贤良的父亲和母亲,但这还不是一切。我们的儿童就是我们的晚年。

       不正确的教育就是我们未来的痛苦,是我们的眼泪,是我们在他人面前、在举国面前的罪过。所以苏联人无论工作多忙,也无论他们工作怎么重要,培养子女的共产主义的道德品质,却永远是父母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我们知道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艰巨的、长期的事业,并不是我们这一代可以完成的,必须要把这一伟大的事业,传给我们的子女,要我们的子子孙孙继承下去,一直达到最终胜利、永远胜利。因此,教育子女,培养他们成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积极建设者,就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是国家和社会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把下一代教育好,我们伟大事业的前程就是不可想象的。

      在我们部队中,有许多干部很关心对子女的道德品质的培养,如教育子女尊敬师长,遵守纪律,督促子女完成学校留给的作业,指导子女按时作息,讲卫生、爱劳动、爱集体,对人要有礼貌,并且经常把子女在家的生活情况告诉学校,使学校便于配合家长对孩子进行教育。这些对子女道德品质的培养与学业有很多好处的。如八一学校

小学部的学生于振生,以往学习不用心,遵守纪律不够好,后来经过家长的不断教育,每次回校都有进步。马小丰经过家长的影响和教育,在学习上和遵守纪律上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从上学期就被评为优等生。高复生受到家长生活朴素影响,他也不乱花钱。罗小英的家长不袒护孩子的错误,并随时进行教育,因此罗小英很有礼貌,尊敬师长守纪律,这样的例子是举不胜举的。但是也有一些干部未能把教育孩子当成是经常的任务,没有把教育子女看成是父母不可推卸的责任。有的对子女很不耐心,不去理解孩子的特点,加以正确的指导,使孩子健康地发展,而只是单纯的嫌麻烦,看到他们登梯、爬高、抓梨、觅枣就制止,威吓甚至打孩子,也有的嫌麻烦,把孩子放在学校,长期不过问,使孩子因为得不到父母的爱护,性格、感情的发展上受到损害。有的对子女溺爱,胡乱花钱,要啥给啥,随便吃喝,以致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有对孩子偏爱、偏憎,高兴的时候闹闹哄哄很好玩,不高兴的时候看到孩子无一是处,吓唬、打骂。有的不注意自己在私生活上的修养,给孩子不良影响,在孩子幼稚心灵上烙上深深的痕迹。如老师教育学生不应该打人,而有学生却说我爸爸还打人呢!这样就不能很好地培养儿童的共产主义道德。据我们在北京市8个中学的调查,八一学校的高小毕业生进入中学以后,较普遍的缺点是:尊敬老师不够,对人礼貌差。在八一学校小学部也发现个别学生沾了流氓习气。

       我们认为在孩子当中,存在着上述不良现象,家庭和学校都负有一定的责任。今后除学校加强对学生的品德教育外,家长也应重视对子女的品德教育。家庭和学校应密切配合,培养我们可贵的后一代,成为具有高度的文化水平、丰富的科学知识、优良的共产主义道德品质、体魄健全的、新型的、优良的革命继承人。

       在家长对子女的教育中,要特别强调成人以身作则的教育,用成人的良好作风影响儿童,特别应该使孩子们看到自己最亲近的人,是他最好的榜样。这种直观影响对儿童的教育意义是非常深刻的。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对家长的谈话这样说:“你们(指家长)不要以为你们仅仅是谈话或者是命令他们的时候,才是教育儿童,在你们自己生活中,时时刻刻都在教育着他们,甚至当你们在家的时候,你们怎么样穿衣服,怎样和他人谈话,怎样谈论别人,怎样笑,怎样看报,所有一切对儿童都有着很大意义。”看了马卡连柯这段话,我们是应该警惕的。孩子在自己的身旁,就好像一面镜子、一架录音机,父母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孩子们都会去学,在他们的行动中反应出来,父母就是儿女的模型,没有良好的模型和图案,就不能有美观秀丽、坚固适用的成品。《人民日报》曾以家长对子女教育的责任为题发表社论指示:不能允许党员有两重性格,即只是在办公室遵守共产主义道德原则,而回到家里都随随便便成为一个坏的家长。这是值得我们深加警惕的。

 

                                                                                                      摘自《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