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怀念老师一——曹富泉老师和美术组 杨庆苏

 

                                             怀念老师一——曹富泉老师和美术组

                                                               杨庆苏

       八一学校的老师深爱着每一个学生,经常会有师生合影,但是某一个老师单独带学生到照相馆去照相的机会也并不多。我保存的这张珍贵合影就是教我们美术课的曹富泉老师领着我和同班的陈涛同学到海淀照相馆照的,时间大约是1955年夏天。

 

 

       曹老师教我们美术,同时也是学校美术小组的辅导老师,他常年穿一身褪色的黄军装,他梳的分头总是保持得很整齐,象所有当年教我们的老师一样年轻、精干。在我们眼里曹老师不但画画得好,字也写得漂亮,他甚至可以把他名字里富泉两个字组合连起来一笔写出,让我们这些孩子们佩服得不得了。

      曹老师常带我们美术小组的同学外出写生。到学校墙外画稻田里的农民伯伯插秧、到颐和园画万寿山、到樱桃沟画风景、到天安门广場画天安门。至今我还记得他教我们画天安门两层琉璃瓦时,上层的宽度约等于下层的三倍;教我们画三毛时,要掌握三毛的特点---头圆、眼圆、鼻头圆……。虽然,我们之中后来没有听说谁当了美术家,但他让我们从小懂得了自然美、学会了用眼睛去观察周围的世界,欣赏生活、热爱生活,无论后来我们学工、学农、学医、学文,基础的美学教育让我们终生受益。

                                                              “二斤锡

        美术组画水彩画要用很多水彩颜料,当时水彩颜料都是锡管包装,时间一长美术组积攒了不少废锡管,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有一天曹老师说,咱们自己动手把它炼成锡块然后卖给收废品的吧。于是,大家找来一个废罐头盒放在学校洗衣房的煤炉火上烧,把水彩颜料锡管一点点放进铁盒里加热熔化,没用多长时间废锡管就变成了银白色的锡水。零碎的锡管变成了一盒锡水,但下一步怎么变成锡块我们却不知所措了,由于没有事先准备模具,只得把锡水倒在地上,让它自然冷却成形。看着这块冷却后亮晶晶的锡,有的同学说它样子像中国地图,有的说像北京猿人的侧面头像,经过称重,足足有两斤多重,每个同学都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曹老师也非常高兴,还专门写了一篇名为两斤锡的文章,记述了这件事并登在学校壁报上,鼓励同学们勤俭节约。

                                                              “自己做标本

       曹老师虽然比我们年龄稍大些,但和我们这些十岁左右的孩子一样爱玩,爱郊遊、爱採集各种植物、动物、石头标本。他常带我们去野外写生,上世纪五十年代八一学校(现八一中学)西围墙外还都是农田,有小河沟、有长着树的土坎,农田里随着四季变化长着稻子、荷花、荸荠、棉花、小麦。小河沟里总是流着透明见底的溪水,水里有绿绿的水草和窜来窜去的小鱼、小虾。我们最惬意的是光着脚丫沿着小溪淌水行走,凉凉的、滑滑的、软软的,还有小鱼在脚趾缝里钻,舒服透了……真是一幅田园美景。

       一年秋天,曹老师带我们美术组到校外写生,走到一片棉花地边,看见一个个正在绽开的棉桃长满枝头,棉田里雪白一片非常漂亮,曹老师征得正在地里干活的农民伯伯的同意后,让我们在地边拔起一棵结满棉桃的棉枝。回校的路上,我们一边走一边高兴地数着棉枝上的棉桃,1-2-3-4-5……,真没想到,这棵半人高的枝株上竞然结了近百个棉桃(近日见到网上信息,中科院一棵棉株结了158个棉桃已属罕见),让我们兴奋不己。回到学校,我们把这棵棉花交给了教自然课的沙老师。几天后,在学校的自然室里多了一棵结满棉桃的植物标本,在它旁边的牌子上还用醒目的大字写着这棵棉枝上结的棉桃数。

      还有一次,曹老师扛着一枝气枪,带着我和陈涛在校园里打猎(那时我们还不懂要保护野生动物).我们从学校的幼儿园走到生物园”,围着一棵棵树转,脖子都累了也没有打着一只鸟.当我们再转向大坑方向时,突然发现大坑边的树上落着一只非常漂亮的鸟,曹老师立即举枪、瞄准、射击,枪响鸟落,我们赶紧跑过去把鸟检起来,它全身浅棕色的羽毛并带有黑白花纹,长长的嘴(后来学动物课才知道鸟的嘴叫”),最奇特和漂亮的是那鸟头顶长着的羽冠,打开时,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曹老师告诉我们这鸟叫戴胜鸟,多生活在树木茂密的森林,城里难得一见……。当然,几天后在学校的自然室里又多了一个站在树枝上的戴胜鸟标本。后来,听说文革时学校不上课,那些美丽的标本都损坏了,真可惜。

       我离开小学五十多年了,曹老师也早不在八一学校了,但当我看到孩子们用彩笔画出新中国60年大庆,五彩缤纷的天安门节日礼花时,自然想起曹老师教我们怎么画天安门,想起那么多辛勤培育我们的老师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