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参加1956年春节大联欢 (鲁迅班记事) 杨庆苏

 

                                         参加1956年春节大联欢    (鲁迅班记事)     

                                                          杨庆苏

      1955年底,八一学校一些同学参加 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电影《春节大联欢》的拍摄。这个《春节大联欢》很象现在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或许这就是今天电视《春节联欢晚会》的雏形。它以联欢会的形式记录了1955年我国取得的成就,在这个大联欢中,我们结识了当时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有工人、有军人、有科学家、有艺术家、有工商界人士。电影《春节大联欢》真实反映了那个百废待兴的时代和人心向上的精神面貌。 

      我和很多同学都是第一次参加正式的电影拍摄,很新鲜也很兴奋。当时部队己由供给制改为薪金制,但男同学大都还是穿着八一学校过去发的深蓝色毛衣或蓝上衣,女同学有的则穿上了家里新织的花毛衣,当然都带着红领巾。班主任武峰老师还特意把他的一双黑皮鞋借给我穿,我是第一次穿皮鞋,也不知道该怎么保养,一次洗脸时水溅到鞋面上没有及时擦干,光亮的鞋面起了几个泡泡,把我吓坏了。武峰老师知道后却安慰我:没关系,擦干后打上鞋油就能恢复如初。

      拍摄期间,几乎每天晩饭后我们就坐大轿車,来到位于新街口内的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虽然己是临近春节的严冬,但摄影棚里水银灯一照,身上还是感觉暖洋洋的。

                                                             第一个镜头

      我们参加拍摄的第一个镜头是晚会开演前台下观众席的热闹場面。观众们围坐在一张张小圆桌旁,桌上摆着水果盘,里面摆放着苹果、桔子、香蕉等水果(有真水果也有蜡作的工艺品水果)。我们桌共五人:两个苗族男青年,他们头上缠着黑头巾,一个苗族女青年,她头上、身上戴满了银飾品,非常漂亮——他们三人代表少数民族,都是来自中央民族歌午团;另一个男士穿着一身中山装,代表机关干部,我当然是代表少年儿童。

      原来,拍电影是件很麻烦的事,要随着导演预备——开始!的口令一遍遍的演练,对于我们这些第一次进拍演場的演员”,重复演练更是不可少的。其实,我们也是相当认真的——只要导演一下口令,我们就会马上进入角色:有站起来给大家分水果的、有剥桔子皮的、削苹果的、有边吃水果边交谈的……場内欢声笑语非常热闹。可是,到正式拍的时候我们傻眼了——能吃的水果都吃完了,盘里只剩下蜡做的了。预备——开始!我们只得装模作样地微笑着把假水果赚让着拿给别人。

                                                               最后一个镜头

      拍过电影后,我才知道电影里好多場景和情节都是假的。比如,晚会开始时有两名少先队员走到午台正中间,吹了一段嘹亮的开始曲”,两名男少先队员也是八一的学生,记得好象是贺兴州和另一个个子相仿的同学,但他们并沒有真的吹号,只是把军号拿到咀边,扬起头摆了个吹号的样子,而后来电影里的号音是后配的。

 

       我们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入場。在上演的春节大联欢电影中这个镜头是片头。当时,在电影厂院子里面朝南临时搭起了一个剧场大门,有门柱石台阶、还有高高挂起的贴着春节大联欢五个大字的大红灯笼。我们这些晚会参加者,按着导演的指挥三三两两分批进入場地、登上台阶,有的还在门前互相打招呼、握手、寒暄,然后进入大门。其实内由一块吊起的大帆布挡着,只在左右两边有木板搭的斜梯,我们要沿着斜梯下到地面,然后再回到进门的位置,又成为下一批晚会参加者”……,真好玩。放映剪接的影片时,与我们拍摄时大不一样了,再现了好多熟悉的面孔和镜头,也有很多我们花费好多心血和精力拍的镜头被剪掉了,甚至在影片中自始至终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影子,但我们一点儿也不后悔、不失落,毕竟在那个年代我们参加了一次真正的拍电影。

                                                                  和候宝林大师零距离接触

      晚上拍摄休息时,我们每同学可以领到一个面包, 松软的、甜甜的面包在那个年代己是相当不错的待遇。有一天晚上,著名相声演员候宝林也来拍摄节目。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们都围过去让他说相声.他浓浓的眉毛,脸上有些浅浅的麻子,总是面带微笑,没有一点架子。他先给我们讲了一个寓言笑话:一只青蛙自以为是,要和一头牛比大小,说着就把肚皮鼓大,还问别人是不是比牛大了,别人说还是牛大,它不服气,再把肚子鼓得更大……最后肚子爆了。候宝林先生有声有色的语言夹杂着形体表演逗得我们笑声不止。在我们一再要求下,他还给我们变了个小戏法,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镜子,这种玻璃镜子在当时小摊上经常可见到,长方形、没有镶边、两面都能照。他两手揑着小镜子两端,姆指在里四指在外,双手举到胸前好像要用力掰断镜子。奇迹发生了,镜子不但没断,反而随着他双手的运动前后弯曲像一块柔软的橡皮,我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得目瞪口呆,并思索着他是怎么把镜子变软的?候宝林看着我们一个个迷惑不解的样子,非常开心地说:你们再仔细看看我手的动作。于是地放慢了动作速度,这下我们看清了,原来他使用了动作假象,并不是镜子真弯曲了,而是双手大幅度前后弯曲的假动作欺骗了我们的眼睛,我们哈哈大笑。从此,我也学会了这个小小魔术,并在以后的日子里常常在其它孩子们面前卖弄。

       《春节大联欢》的拍摄己过去五十多年了,那时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仍是那样亲切,那是我们幸福童年留下的珍贵记忆。在1955那一年,电影《祖国的花朵》刚刚上映。电影中,绿树、红墙、白塔、红领巾、白衬衣、小船,简单的色彩和纯真的笑脸勾勒出新中国少年儿童的美好生活画卷。影片中《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首歌到现在一直传唱了五十多年,歌声传达出的那种纯真和美好,充分表现了那个时代的精神特征。那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时代,那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年代,那是一个充满美好憧憬的年代。那个时代的人们都和我们这些联欢会的参与者一样对共和国的明天、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幻想、充满希望。伴随着1956年新春的钟声,《春节大联欢》为全国人民献上了一曲发自心底的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