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我的教师生涯(二) 孙雪琴

 

                                                         可爱的八一大院发小们

                                                           

                                                                孙雪琴

 

       201527日,八一大院的发小们一百多人齐聚一堂,话说沧桑。他们都是老八一教职工的子女,这些教职工都是五十年代初期八一学校的建设者。我们的孩子都生在八一,长在八一,八一幼儿园就是他们成长的摇篮,八一大院的一切在发小心中是刻骨铭心的,神圣的。那时,我们这批人正值青春年少,精力充沛,热情高涨,一心扑在工作上,已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我们都是快乐的工作着,生活着。回忆起来,那真是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这一代人继承八一学校老区的革命传统,为学校日后的法杖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父母的勤奋乐观、一心为公的精神已成为无形的力量,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孩子们----八一大院的发小们。

      发小们为自己成长在八一大院很是自豪,马诚(马文思老师的儿子)写了《最美的八一大院在心中》一文,字字句句都发自肺腑,感人至深,引起人们强烈共鸣。他写道:“八一学校很美,因为他‘很厚重、’‘很书香’、‘很唯美’、‘很祥和’、‘很快乐’。”文中深刻揭示了八一大院美的内涵。他深情地将此文“献给八一大院的发小和我们的父亲母亲”。在201527日发小们聚会时,刘晓春校长的儿子刘赤子在发言中叶畅叙八一母校对他的教育与影响,以及他的人生感悟。陈燕君(陈瑞林同志之子)用散文诗般的预言描述母校特色及它的丰功伟绩,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母校由衷的赞颂。他们的文章与发言表达了所有发小们对母校的衷情,所以引起了强烈反响。大院的孩子们深爱自己的父母,从小看着父母披星戴月地工作的身影长大;也深爱这片土地,它日新月异的变化有自己长辈的辛劳。如今,发小们尽管早已过知天命之年,可仍把八一当做自己心灵的家园与归宿。孩子们有幸生长在八一大院,这个大集体凝聚起来的情感是永恒的,从童年的伙伴到青年的战友再到老年的知心。八一大院的发小们尽管分散各地,八一学校永远是他们的家,叔叔阿姨永远是他们的“父亲”、“母亲”。八一大院的发小们是个特殊群体,耳濡目染的是八一精神。他们从小从小受父母言传身教的影响,受八一校园阳光雨露的滋养,受八一光荣传统的熏陶,所以有着坚忍不拔、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特质。他们在祖国各条战线奋斗,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共和国的脊梁。走出国门的发小,奋战在科学前沿,也报效祖国永不忘本。

      八一大院的发小们啊,你们怀着赤子之心感恩父母、感恩母校,心中涌动着对根的敬意与怀念。“微信”中看到你们一张张照片及下方你们父亲或母亲的姓名,许多往事便涌上心头。他们曾是我亲密的工作伙伴,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他们年轻的面影,那旺盛的生命力---健康、快乐、自信!那对工作的往我的热情。我非常怀念并珍视和他们一起战斗的青春岁月。遗憾的是其中有不少人已离开我们而去,但他们的音容笑貌惠永远留在我们心中,他们创造的业绩也会永远被八一人铭记!

      昔日的八一大院已消失,老八一人许多早已他迁,剩下的寥寥无几,现在我们相见仍亲密无比,这就是老战友的感情吧。我们都已八十多岁了,我们见证了八一的成长壮大,也眷恋它曾有的辉煌。感谢那段岁月给了我们用之不竭的生命力量,大院助成我们孩子的成长。大院虽小。却装满了换了,给了发小们一个很阳光的童年。如今,爸爸妈妈都老了,岁月虽夺走了他们的青春,但在孩子们心中他们仍青春焕发!

       昔日的八一大院已不复存在,但它一直深藏在发小的心中,这次聚会就证明了这一点。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为保留心中这块净土,为找回那纯真的年代,发小们在过天命之年后又聚首了。这是交谊会,也是寻根的会,大家怀着感恩的心感恩父母,感恩母校,感恩这所心灵的殿堂---八一大院。

    

 

  发小们长大了,可在长辈眼中你们仍是孩子,仍像儿时那么可爱、那么单纯。希望你们以后多多聚会,让“八一大院发小们”这面旗帜永不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