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流泪的四月 牛震云

 

                                                                    流泪的四月

         

       清明时节雨纷纷,今年的清明没有雨,只有悲戚的眼泪。

      

 

        数学老师刘军永远离开了我们。当这一消息传到学校,所有熟悉刘老师或和刘老师同在一个年级的同志们无不惊讶,无不扼腕叹息,五十八岁的年纪,这是天妒英才啊!

       刘军老师出生在军人家庭,父亲是一位军人,母亲是八一小学部的一位退休教师。刘军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正统的教育,所以养成了他正直、厚道、友善、豪爽、仗义的品德,正因为如此,刘军的周围才会有一大批好友。

      刘军生在八一大院,长在八一大院,八一的优良传统,浓厚的文化氛围熏陶、感染着他,从小学到高中,刘军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着优秀,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他深深地热爱着八一,时时眷恋着八一,1981年大学毕业后理所当然地回到了八一,是当时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大学本科的年轻教师。

        刘军在教学上兢兢业业,本本分分,如他的为人一样质朴无华,他不象有些人热衷出新,今天一个“突破”,明天一个“亮点”,弄得学生不知所云。刘军的教学一直本着“老师讲得清楚,学生听得明白”的原则,用直白、简洁的语言讲述深奥的数学原理,把学生一步一步引导到数学的殿堂。

       以刘军的才华和丰富的教学经验在私下里利用网络授课那不是什么难事,但刘军守得住教师的底线,坚守在三尺讲台上,把全部精力用在了学校的课堂教学上。

       刘军老师走了,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还等着你的扶持;你结发的妻子还没有絮叨完家长理短;可爱的宝贝女儿回家空喊着爸爸、爸爸;弟弟、妹妹少了一株能依靠的大树;学生们少了一位良师益友,我们少了一位好兄弟。

        哀哉天降不幸,刘军猝然而逝,带着对亲人、朋友、学生;带着对学校、对工作的无限眷恋永远地走了,留给他的家人、朋友、同事、学生是永远的遗憾和伤痛。

        刘军我们的好兄弟,你虽远离我们而去,但你的音容笑貌我们犹记在心,你对学校的贡献大家铭记在心,当校园里鲜花盛开时我们知道这百花园中有过你辛勤地浇灌,八一这株参天大树有过你细心地呵护。

        刘军我们的好兄弟,今年清明没有雨,只有大家哭泣你的泪水。

                                                                                                                 牛震云 丁秀英 韩荣寘

                                                                                                                                2016年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