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半寸小照片 汤小群

                                                       半寸小照片  

                                                汤小群 (1954年第八届小学毕业生)

 

        每当我拿出珍藏的八一学校同学互赠留念的半寸小照片,如同时光倒流,思绪回到少时的日子。这是小学毕业时到海淀老虎洞照相馆照的,盛载着同学友情。


  华北军区八一学校的学生多为革命军人子弟,由河北易家庄进北平,迁在西单李阁老胡同,原名荣臻子弟小学,后搬到北京西郊海淀。校长边振瀛,教导主任张秀阶,我班班主任程志刚教导我们“俯首甘为孺子牛”,体育老师武峰。八一学校五爱校训,爱祖国,爱人民,爱科学,爱护公共财物,爱劳动指明了做人的方向。学校大门内假山大石头上写着鲜红“五爱”大字,永远闪亮在我和同学们的心上。因为我们都明了,那五项是先烈和父辈要求我们切实做到的寄语。不论哪届的学生都理解这红色字体如同国旗和红领巾一样,浸润着革命先烈鲜血,内含深沉的期望和嘱托。我们革命后代怎能辜负?小学是人生立志定向的阶段,基础坚实,头起好了,路子才会走远。八一学校是使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摇篮和成长的好起点。我和校友们无愧于母校的教导。


  同学们的半寸小照片分装在纸袋和塑料袋里。十几年后,我买了绿纸皮封面和黑色页纸的小相册,用银色相角把小照片装入册。相角不够用,加买透明的。现在看起来,尽管相角老套,与相片比例又极不相称,但是遮挡不住同学们的相貌。每人的眼神流露出不同的脾气性格,但大家志向都相同,我还是挺喜欢的。


  永不忘记八一学校全体师生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1949101日,星期六,天虽然阴雨,我们极为振奋高兴。集结地在新华门东到天安门广场西之间的南马路上。下午三时,天安门城楼上发出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在雄壮的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28响礼炮声中徐徐升起。有阅兵式、炮队、骑兵,空军飞机列队过天安门,全场欢呼声雷动。学长们说,礼炮响28响是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28年的斗争。我记得的学长有聂力、殷子烈、张忠良、鲁宁、周士琴。他们自1947年建校经历了野外坐在大石头上上课,行军,躲避敌机轰炸的艰苦岁月,大同学关爱小同学的生活。后来,周士琴当了我所在的师大女附中(后改名为实验中学)的学生会主席,抗美援朝时,她还报名参加了军干校,后来去苏联留学。每次见到鲁宁大姐姐,她都笑容可掬,问寒问暖。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多次受到第二届毕业生殷子烈、鲁宁伉俪的关怀教导。我遇不顺的事都找殷大哥倾诉,他解决了我多次实际困难,诚恳予以安慰我这个第八届的学妹,总是帮人不图报。我定居香港后,他凡到香港,必定看望他所识的革命后代,请吃最好的饭菜,开阔大家的眼界。阶级同志的友情溢于言表。


  有一次,我班同学姬攸玲与殷大哥不幸遭遇车祸,使他腿骨折,打钢筋后,他每天忍痛坚持行走几个小时,顽强恢复体能。这种榜样的力量,我知来自母校八一从小教育的结果。母校给予我们精神财富,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价之宝。殷大哥还教给我面对复杂社会,少走弯路处事的传家金钥匙:遇到问题要多思考,后行动。了解事情的实质关键;时代背景;发生的地点;涉及到的人;产生的原因;中间的利益和会产生什么后果。才能一生立于不败之地。他成为实践八一校训的典范和榜样。我与殷大哥和同学们不是兄弟姐妹,形成了胜似兄弟姐妹的坚固友谊。


  我汤小群7岁离开延安第一保育院,随父母跟随中央司令部老三届行军二年后进入北平,9岁入荣臻子弟小学(后改名八一学校)读书,14岁毕业。在李阁老胡同,那时还有一些留下来的旧学生,他们对共产党革命后代持有偏见,曾经从楼上木地板的树结孔洞往下撒尿,制造事端。老师处理复杂问题的方式,深入我们幼小的心灵,懂得团结大多数,宣传教育工作的重要性。


  迁到西郊海淀后,每个学生发一块一匝多长的小石板和毛毡料头做的小班擦,用石笔在石板上写字、作算数练习,节省纸张和铅笔。


  每天吃饭前,列队唱歌后,才步入食堂,两臂背后坐直,值班员喊开动后才吃饭。早晨吹号起床,晚上到点熄灯,培养组织纪律性。经常唱的歌有:


    你是灯塔,

    照耀着黎明前的海岸。

    你是舵手,

    掌握着航行的方向。

    年轻的中国共产党,

    你就是舵手,

    你就是航向,

    我们永远跟着你走,

    人类一定解放。

    我们永远跟着你走,

    人类一定解放。

  

  歌声嘹亮,立志,定向在革命歌声中潜移默化形成。

  从苏联回国的周真老师教我们跳“骑兵舞”,“滑冰舞”,“马车舞”,在节奏美妙的乐曲中懂得对敌人恨,对同志和的顽强意志。一次演出,我不小心在舞台上摔了一跤,立即爬起跟上舞步继续表演。为表演真实,剪成小分头演《卓娅和舒拉故事》中的舒拉,同学们感动得掉下泪。老师教导我们遇困难,碰曲折,要决不气馁,勇往直前。


  我在农村二年,光惯了脚穿不住鞋。入城上课时,穿着鞋闷,脚下像有两盒火似的烤煎,常稍稍脱掉鞋,踢到椅子下。老师扳了正。进学校,不用去井台河边挑水吃,有自来水。晚上不点煤油灯,用上了电灯。那时我把电车指为会跑的房子,感到十分新奇。看电影时,更感惊奇。一束光扫过,就在大白布上出现山野村庄,人还会说话走动。我老是回头张望楼上放出光束的方孔,还曾悄悄到放映室门口,从门缝偷看电影机,瞧放映员怎么换盘。学校曾组织乘敞篷大卡车进城到大华电影院看苏联故事片《勇敢的人》,主角瓦夏偷了在河里洗澡德寇的衣服,把他们消灭。还骑马追火车。后来,学校建了大礼堂,101中学长常来看电影。《阿疗莎锻炼性格》的片名给予人正确导向,性格可以磨练改变。我这个爱哭的小姑娘变成了“汤小子”,在老师的教导下,自找苦吃,提高自我克制力,从此一辈子不求舒适,练出强健体魄,遇事不情绪化,成为理智大于感情的人。不应该做的事决不去做。守纪律,有集体主义精神,严于律己,帮助他人,努力学习的目的是健康地为祖国服务50年。八一学校少年儿童队(后称少年先锋队),建队时我入了队,还给我们这些女子队员进照相馆照了相,我在蹲者第二排中间。女子队员中有耿莹,陈瑛,日本同学由利子。我小学毕业前入了团,八一学校教导我成为从不向党和人民伸手要求个人利益的好共产党员。我从事技术员,设计员,工程师和国家公务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年老虽然定居在香港,我和老伴并不宽裕,住香港政府的公屋。但我们尽己所能资助44元人民币为粤东北山区两个初中生读书。


  八一同班同学中还有因受战争年代影响,上学晚的十八、九岁的。有的男生欺负瘦弱的叶小燕时,“汤小子”会立即迎战保护弱小同学,外号“老家伙”的李忠庚大哥哥背起“小燕子”大步跑开。


  王文姐姐告诉刚发育的我,不是屁股流血而是月事,教会如何处理。


  耿莹喜欢绘画,小学未毕业已初露才华。受那时小人书的启发,她自编童话故事,并一页页画出,叫我依故事每页的内容编写解说词。她为我俩起了笔名“毛桃莹”,意思是热爱共产党都跟着领袖姓,“桃”是我俩画写的甜蜜果实,谦虚地把她的名字放后。完稿后,我俩跑跳步进入“少年儿童出版社”投递。结果渺无回音。如今,她去南非搞珠宝生意,学矿冶。

 

                                                                                                                          选自 《我心中的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