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风采

People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吴一戎,博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信号与信息处理科学家。现任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所长、微波成像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81年从北京市八一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1988年在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参加工作。一直从事大型遥感地面信息系统的研制,参与国家信息获取与处理技术方向战略研究。1998年起任国家“863”计划信息获取与处理主题专家组成员,是多项重大科研项目的负责人。200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7年八一70周年校庆即将到来,10月又是八一学校的科技创新月,因此高一年级请来了八一学校81届校友,中国科学院吴一戎院士进行了一次访谈。  吴一戎学长作为中国科学研究院最年轻的院士之一,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严肃,而是幽默、风趣地与我们交谈着。吴学长讲述着他的故事,轻描淡写却振聋发聩。


  求学八一,恩师难忘


  吴一戎院士是八一G81届学生,谈到学校的变化,他不禁感叹:“学校的变化真大,以前的老教室、老楼都不见了,以前一进校门就是假山,绕过假山才能看见礼堂。现在学校都翻修了,真是变化很大。”

作为国家改革之初刚刚恢复高考的学生,吴一戎院士表示,那个时候上高中,都很认真地读书,都很用功,下课做完值日大家又都回到座位赶紧学习。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吴学长仅在八一上了二年高中,但是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带给他的影响却很深远:“教我物理的魏德纯老师告诉我们‘学好物理,就要能自己去编写物理书’,从最初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去写,到后来我发现这个办法很好,我知道如何总结规律,自己动手才能更好地理解内容。因而在后来的科研路上,我也依照这个办法,通过自己的描述把我的理解写出来。”


  对两年的高中生活,吴学长感触颇深,“八一有很多优秀的老师,教学非常投入,虽然有18个班,但是老师们都很负责。”谈到在八一学习时印象最深的经历,学长仍记忆犹新:“以前有一个女老师,因为我们成绩不好,在讲台前落泪,从对我们的期望,讲到祖国建设四个现代化我们背负的责任,再谈到我们的问题,语重心长,我从未遇到这样真诚对待同学的老师。”对于八一老师们的负责,在场的记者们也深有体会,虽然只在八一学习生活了两个月,但是已经见证了老师们认真的工作态度。“我们的老师都会轮流给学生补课,询问所讲的知识我们是否理解。看到我们的进步都会表扬,也不断督促我们学习进步。至今我都还记得老师们脸上的表情,记忆犹新。在八一,他们是我一生中遇到最好的老师。”吴学长如是说。  潜移默化,受益匪浅


  吴一戎学长时任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大信息学院名誉院长,于200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谈到事业,学长显得更为放松与兴奋:“我从八一毕业后去到北京工业大学(现在的北京理工大学)读到研究生,88年进入电子学研究所。那时候国家正经历着大的变化,经费紧张,许多年轻学生都选择了创业或者出国。随着时间的推移,科研投入变大,地位提升,国家开展了863计划,那时候中国的科学正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我就是在‘继续不断加大投入与提升需求’的大环境中开始了工作的。”显然,搞科研工作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轻松,“当然工作也有很多困难,但是因为是要做我想要去做的事,因此也一直激励我。当然还有国家的需求。我也在不断突破一些阻力,努力地干好工作吧。”学长说的很是轻松,但我想搞科研的路上,肯定会遇到很多坎坷与困难,学长能走到如今这个令人羡慕的位置,背后肯定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汗水与辛苦。


  八一中学在今年正式更名为八一学校,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八一也同样有小学部。时隔多年,关于母校对他发展路上的影响,学长谈到了很多:“当时,我们更注重于数理化的基础部分,严格的训练、做题,文字语言培养也是更为重要的环节之一。从简单的代数几何扩展到微积分再到更深层次的研究,是离不开基础的,基础打好了后续发展都很顺畅。弹钢琴,需要不断地练习指法、弹练习曲,学习也是一样。八一是个注重基础的学校。我们上学时训练强度很大,反复地练习基础。八一学校的老师们也善于引导学生,练习不会的、陌生的东西才更有助于学习。”  内外皆备,专注科研


  关于八一学校这两年提出的“十二人才基因”,学长表示赞同,他认为教学提升的同时应该需要树立学校的相应文化,提升学校的素质,这一点八一已经站在了最前端。前不久,高一年级就以做纸箱车的方式迎接了科技创新月,学长说:“现在的教育就应该增加主观能动性,并且要努力促使学生思考自己能够创造什么对将来走上社会有所帮助”


  在科研方面,学长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关于成功他这样说:“我很幸运,在工作之后,我只做了一件事。无论从事什么,一个人如果找到了喜欢的方向,并且能长期地坚持下去,才能成功。现在社会浮躁,如果做多件事情将会一事无成。当然之所以能够坚持下去,第一是兴趣,要趁年轻多激发自己的兴趣,要找准一辈子都愿意投身于此的方向;第二是要针对国家需求,内在兴趣与外界需求相结合是最好的状态。”能够考虑国家需求而决定自己所为,是爱国的体现,我们从学长的经历中感到他是早早地就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谈到工作上的研究方向,学长挺直了后背,身体微微前倾,兴致勃勃:“我主要研究微波成像,它大多用于飞机卫星,不同于光学成像的是,微波成像不受云雨影响,在任何季节、任何时候都能够成像。人眼暂时还不能适应微波成像。我也一直在研究这个方面,现在分辨率也达到了几厘米。也就是说你在几十公里的高空都能够看清几厘米的东西。”学长看见我们对他所说的内容有些陌生,就又用08年地震时的实际应用为我们做了具体解释:“汶川地震时,我们飞去汶川观察,经过数据盘度可以知道那些路能不能打通,这项技术对救援决策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经过分析就派出直升机进入灾区进行救援。”学长还提到,微波成像这项技术也可用于军事,不受天气影响。它目前也已经用于军事,用于国土测绘,为西部开发奠定了基础。


  执着做事,专攻兴趣


  吴一戎学长也是一位老师,有自己的学生,对于年青一代学生对未来的迷茫与焦虑,他表示感同身受:“我年轻的时候同样焦虑,甚至更甚于你们。那时候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们只有高考这一条路,所以更加孤注一掷吧。对未来的不确定也是共性,不过年轻人嘛,要看得更远。”学长把人生比作是一场马拉松,告诉我们最初跑在前面的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高考只是人生的起点,现在你们应该把目标定得更高,对于人生应该看得更远。高考决定不了什么,在之后的人生路上才需要更多的努力。能够学好、能够考好固然很关键,但更在于兴趣爱好,你们要从现在开始找到自己的兴趣,找到自己一生的目标,才能够更好地奋斗。”  “你们需要持续不断地努力,在工作后这一点尤为重要,高考并不是你学习的、人生的终点,年轻人在高中时期努力更大一部分是源于家长、学校、外界的压力,而到了大学,你的努力源于兴趣爱好,所以才更为可贵。”


  访谈的气氛始终轻松,在学长对八一各位学子的期待与祝福中,访谈告一段落,但学长所带给我们的关于学习、关于目标、关于未来发展的思考都使我们受益匪浅。我们注意到学长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强调“个人兴趣与国家需求是决定你将来做什么最为关键的因素”“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最为重要”,这不仅是吴一戎学长人生的目标,更是他对年轻一代的期许。


  随后,我们还采访了吴一戎院士当年的班主任许以莉老师,许老师对吴一戎院士印象非常深刻。许老师说吴一戎院士最大的长处就是不断地发现自己的不足并改正。当年吴一戎院士从比较闭塞的地方转来八一上学,经过不断努力才考到实验班,从最初与及格线并肩,到位居全班前列,一切都与他的努力分不开。“他每次考试完都会和我交流,我指出他的不足,他就会努力,等到下一次考试他就会追上来。他从不骄傲,并且始终在探索。”许老师这样说道。吴一戎院士把青春、辛劳都献给了科研、献给了祖国,他是许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吴一戎特别地爱国,当他在美国读书,攻读博士学位时,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中国需要科技人才,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回来了,听从了国家的召唤,他是非常非常爱国的一个人。”  隔了30多年之后,吴一戎学长回到母校,把他的经历、他的经验给予了我们,他恪守着“一生只做一件事”,执着地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样的吴一戎院士,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他的执着、爱国以及对科研的热爱,也同样作为我们的榜样引领我们前行。


  在八一,在所有老师的引导与前辈的指引下,我们也能在这里找到自己一生的兴趣所在,虽然一个人的力量不免有些单薄,但所有的八一人在八一的校园里不断追求与探索,凝聚在一起为祖国奉献自己的力量,献礼八一,献礼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