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难忘母校的学习与生活

 

                                                   难忘母校的学习与生活

                                                        52届校友:景晓起

       200731日是我的母校北京市八一中学60岁华诞。回想起59年前我进入母校及我在母校生活、学习的情景历历在目,让我心朝澎湃、思绪万千。

      那是个战火纷飞的年代。1947年初,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指示:“为了既能保证部队轻装前进,又能保证家属子女的安全,军区党委决定把留在后方的家属、儿童组织起来,成立一所子弟学校,以利于干部集中精力在前方打仗,也利于培养教育第二代。”在军区付政委罗瑞卿的主持下,194731日,晋察冀军区子弟小学在阜平县沟槽村成立,为了纪念聂荣臻司令员对下一代的关怀,学校命名为“晋察冀军区荣臻学校”。一年后学校迁到平山县古贤村,那是个紧靠滹沱河的较大村庄,离党中央所在地西柏坡也只有几公里之遥。

      1948年初的石家庄早已解放,父亲在部队当团长,母亲在石家庄军分区幼儿园当园长。那时我都10岁了还没有上学,父母亲很着急,当听说晋察冀军区成立了子弟学校,便决定把我送入该校学习。母亲很快办完了入学的有关手续,便踏上了送我上学的路程。平山县古贤村距石家庄100公里左右,现在的汽车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可当时没有汽车,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第一天我和妈妈搭乘顺路的马车约走了一半多的路程,第二天步行,我和妈妈边走边打听,下午45点钟时走到一个解放军站岗的村庄,我们以为到了,我高兴得跳了起来。那时候,国民党派遣了不少特务,以各种身份来到党中央、毛主席所在地刺探情报,並伺机进行暗杀、破坏。可能村里的驻军也把我们当成了特务,由一个参谋审问了我们好一阵子,当看了妈妈带的我的入学材料,了解到我们确实不是特务时,便将我们送出村子,指着前方一个隐约可见的村庄说:“顺这条路走,前方那个村庄便是荣臻学校所在地。”我和妈妈走到古贤村的学校时,天都快黑了,教导主任张秀阶接待了我们,並安排了食宿。第二天早饭后,我被分到了一年级的班里,妈妈看到我被安顿好了,便放心地踏上了返回石家庄的路程。

      那时的母校各种条件都异常艰苦,但同学们都非常团结、乐观、愉快地生活在这个像解放军一样的革命大熔炉里。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职工都是军人,对学生的教育也都是按照军队的教育方式。我们是唱着“解放军进行曲”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行生活和学习的。记得那时蒋介石经常派飞机轰炸党中央驻地,为躲避敌机的轰炸,老师带领我们钻防空洞,在树林里上课,有时炸弹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爆炸,在老师的指挥、带领下,同学们无一伤亡。194810月北平的国民党军队乘我华野主力部队北上执行任务之际,派出骑兵和几个师的部队偷袭石家庄和我党中央驻地西柏坡,学校领导和老师迅速组织、带领同学们向山区转移,小同学坐马车,大同学步行,行军几天后到达山西娘子关,直到我解放军在大沙河一带阻击粉碎了敌人的偷袭,半月后我们才重返学校驻地古贤村。那时我们和老师一样都是供给制,吃的是小米饭和萝卜条,一个月才吃一顿细粮,老师手把手教我们包饺子。我们穿的衣服是学校自已组织职工做的,发下来时没有扣眼和扣子,老师又手把手教我们锁扣眼、缝扣子,直到现在我还会自已修补衣服。学校没有条件洗澡,大家身上都长了虱子,还有的生了疥疮,也是老师帮我们理发、煮衣服灭虱子,给我们上药治病。夏天还组织我们到滹沱河洗澡。那时我们住的都是老百姓的房子,一个土炕上睡十几个孩子,为了安全老师和职工晚上还要站岗、巡逻、查铺。我们在学习的同时,也时刻关心着前线战局的发展,我们为我解放军的胜利而高兴、欢呼,期望着蒋家王朝覆灭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19491月北平和平解放,3月党中央从西柏坡迁入北平,我们学校也奉上级指示迁入北平。那是194939日,学校的教职员工及学生乘坐10辆我军缴获的美式十轮卡车向北平进发。上午10时左右,车队来到石家庄,早已得到消息的家长们等候在路口,我才见到了分别快一年的妈妈。

      学校迁入北平后,暂住在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恭王府的礼堂里,后来又迁入西单府右街李阁老胡同20号。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后,遵照聂荣臻司令员的指示,学校更名为华北军区八一学校。19646月移交北京市教育局,改为北京市八一学校,后又改为北京市八一中学。

照片说明:华北军区八一学校52届校友60周年校庆聚会

第一排左起第五人为毛主席的女儿李敏,第二排左起第七人为本文作者。   

     

      我于19527月从八一学校毕业升入中学,离开了我生活和学习5年多的母校。这是极不平凡的5年,老师们用共产主义思想和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集体主义精神教育我们,战争年代的艰苦生活锻炼了我们,使我们树立了为共产主义和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奋斗终身的世界观。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牢记母校对我的教导,不怕苦、不怕累,高度认真负责地完成好每一项科研工作。母校对我的教育让我受益匪浅,终生难忘。

                                                                                                              2007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