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金色的童话

                                                              金色的童话
                                                            70届   李建新

       1968年春夏,金兰懋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

       事情已经过去49年了,但我们依然记得金老师的音容笑貌。一位美丽的老师,和蔼的老师,总是面带微笑的老师。

       传闻金老师是朝鲜族,从外表上看真像。“金”也是朝鲜族的大姓。

       金老师的笑美极了,这是我们对金老师在记忆库中的最大收藏。笑是心的图画。金老师是快乐的,在快乐老师的管理下,我们能不快乐吗?

       每次见到金老师,总是感觉温暖。她从不发火,不说重话。她给我们幼小的心田,种下了一片美丽。

那年夏季,金老师带领我们参加了海淀公社巴沟大队的劳动。因为离家近,不住宿。

       我们的任务是抱麦子,即把麦田中割下并打成捆的麦子抱往场院,在那里脱粒。相对于割麦来说,这已是轻活儿了。这也是农村和学校对年幼的我们的照顾吧,我们那时只有14岁。

       北京地区种的是冬小麦。每年秋天播种,历经秋、冬、春、夏四季,绿色转为黄色,就成了金灿灿的收获物了。当时正流行一首歌曲,第一句便是“麦浪滚滚闪金光”,这是对丰收之麦的歌词写真。

       金老师讲了劳动的意义,嘱咐了安全,劳动便开始了。

       依稀记得那个劳动场面:同学们抱着麦捆走在田埂上,双颊淌汗。男同学抱得较多,女同学抱得较少,全都各尽其能。

       抱麦子也是技术活儿:尽量不要让麦穗贴到脸上,麦芒扎脸很痒;同时还要小心行走,以免从窄窄的田埂上一脚踏空。

       那时的我们心灵晶莹,干活儿从不偷懒。大家普遍的想法是,如果抱得少,其他同学会笑话,自己没面子,于是尽可能多抱。可是多抱一捆,不仅重量増大,而且容易遮挡视线,只好凭着感觉,步履维艰。

       把麦捆放到场院后,我们还要返回麦田。返回时轻身,得以喘息。

       一张一弛也。

       这是一幅金色的图画: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下,美丽的金老师带领一群稚嫩的金色少年,抱着金色的麦子,共同演绎出金色的童话,并在童话结束后把它转化为金色的回忆。

       金色,多么靓丽的颜色。

       金色的童话不仅美丽,而且深刻:它让我们接触了农村,以酷热、流汗、辛苦等感性的形式领悟了从前课本上学过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一古句的内涵。多少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珍惜粮食习惯,这和金色的童话有着必然的关联。

       夏收劳动结束后,金老师就卸任了,好像是调走了,学校里再也沒有见到她的身影。

       星移斗转。今天的巴沟,麦田、小河、渔场早已不见踪影;填充这一空间的,是高楼、小区、公路。

金老师也杳如黄鹤。

       值此70校庆,我们想念金老师,重温这个金色的童话。

       敬爱的金老师,现在您在哪里?衷心地祝愿您健康长寿,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