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两代人谱写的中日友谊之曲

 

                                                        两代人谱写的中日友谊之曲

                                                          52届校友: 景晓起

       2010815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日,每当这一天来临时,我都会想起小学时我们班的两个日本同学。他们的父母因日本侵华战争来到中国,日本战败投降后因故滞留中国,既而参加了八路军,在我军医疗卫生部门工作了8年,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1948年春天,我已是晋察冀军区荣臻学校的一名学生。有一天学校来了一些新同学,其中一个叫安达勇的男同学和一个叫田子和的女同学,分到了我们班。那时学校主要按学生的年龄来分班,年级分的不是很明确,我们班相当于现在的小学二年级。学校的教室、宿舍都是借用老乡的房子,大一些的房子做教室,有炕的房子做宿舍,一个土炕上要睡十来个孩子。那天晚上,老师安排安达勇睡在我旁边,他还拿出家里带来的糖给我吃,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玩耍。后来我才知道安达勇和田子和是日本孩子,而且一同来的还有几个日本孩子,其中就有安达勇的弟弟安达猛。那时学校刚创建不久,学生总共不到100人,所以日本孩子就占有不小的比例。

       战争年代的学校,学习、生活条件都很艰苦,但同学们都很乐观,坚信我军胜利的那天一定会到来。除学习之外,学校也组织一些文体活动,体育活动主要是体操、跳绳和踢毽子;而文艺活动因没有乐器就比较单调,主要是唱歌和朗诵。后来同学们发明了一种土乐器,就是用一种很薄但强度很好的纸,粘在算盘珠上,用嘴对着没纸一面的算盘珠眼有节奏地哼着曲子吹气,它就能振动发出声音,如果集体吹奏,也能吹出动听的曲子。安达勇、田子和都是体育和文艺活跃分子,也是乐队成员,我们用土乐器演奏解放军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活跃了同学们的课间生活。学校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古贤村,离党中央驻地西柏坡不远。由于特务的告密,蒋介石经常派飞机来这轰炸,老师带领我们钻防空洞、到树林里上课,生活既惊险又有趣。1948年秋,北平的傅作义派骑兵和几个师的兵力偷袭石家庄和党中央驻地,而学校所在地是敌军必经之地,学校组织我们连夜急行军几天,到山西娘子关避战,直到我解放军歼灭了来犯之敌,半个月后我们才重返古贤村。1949年初,北平和平解放了,3月初我们随学校迁入北平,校址在西单府右街李阁老胡同20号。学校迁入北平后,很快走上了正轨,老师和学生也急剧多起来,学校更名为华北军区政治部八一学校(即现在的北京市八一中学)。在我们毕业前的这段时间里,学校总共有十几个日本学生,各年级都有,其中就有安达勇和弟弟安达猛、妹妹安达美及田子和、由利子姐妹俩。

      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那天,包括日本同学在内的全校师生,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去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聆听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我们欢呼、跳跃,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我们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能够参加建国大典,都感到无比的自豪。至今当我们中日同学在一起谈起亲身经历的建国大典时,大家仍激动不已!

      这些日本同学的父母都是医生。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北平有一批医术高明的日籍医生,因多种原因没能回国,此时国、共两党都在争取这些医生。在一位思想进步的病理学教授裨田宪太郎的影响和带领下,他们拒绝了北平国民党军队的利诱,与我地下党取得了联系。裨田宪太郎应邀与我地下党领导人刘仁在西山见面。他在西山我军驻地受到了热情接待,并亲眼目睹了我人民军队的优良作风和严明的纪律,与国民党军队的腐败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刘仁的邀请下,他们决定投奔解放区参加八路军。由北平的地下党秘密安排,裨田宪太郎带领约20多名日籍医生来到了张家口,经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殷希彭介绍并安排他们参加了八路军,在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前身张家口医校工作、任教。裨田宪太郎就任了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和张家口医校病理研究室主任。1946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内战,张家口是敌军进攻的首要目标。当年9月大战在即,这些日籍医生决定继续留在我军,并随学校撤离张家口来到河北省唐县,进入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工作。该院不久改名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並于19485月迁到石家庄。此时医院已有100多名日籍医务人员。安达勇的父亲安达仁医生在医院任外科主任,曾随部队参加过解放太原等战役,在最危险的前线抢救伤员。田子和的父亲津泽胜医生在医院任内科主任,母亲是小儿科医生。这些日籍医生对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在艰苦的战争年代,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医护人员,成了解放军卫生系统中坚的一部分。

      19491215日,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田子和同学的父亲津泽胜医生,被一位住院治病的中国军人

      用手枪打死。凡是认识和接触过津泽胜医生的同志,都对他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和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品德,印象极为深刻,都认为他的突然去世太可惜了。当时津泽胜医生的小女儿出生才5个多月。这件无端的突发事件,无疑对这个日本家庭的打击是巨大的。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对田子和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抚慰,使她很快走出了失去亲人的悲痛,不久同学们又听到了她愉快、悦耳的歌声,她还参加了学校举办的联欢会,并且担任了领唱。

      19527月我们毕业了,离开了生活、学习4年多的母校和老师,男同学进入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即现在北京一0一中学),女同学进入了师大女附中,开始了中学的新生活。

      1953年初,日本红十字会与我国有关方面经谈判达成协议,决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遗留在中国的日侨回国。当年3月,我们这些日本同学恋恋不舍地与我们分别,随他们的父母从天津塘沽港乘日本政府派来的轮船,回到了他们的祖国日本国。他们刚回日本时几乎不会说日语,通过艰苦的努力很快过了语言关,並且上了中学后又进入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安达勇在东京都国立肿瘤医院工作,是肿瘤病学专家;田子和也继承父业,在东京都顺天堂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任皮肤科医生。这些日本同学生在中国长在中国,中国是他们的第二故乡,对养育他们的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回国后与部分要好的同学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每年4月这些日本同学都要聚会一次,后来他们的父母也加入了每年的聚会,50多年了从未间断过。他们参加工作后,为中日友谊做了大量工作。安达勇是日中医学协会的常任理事,现已升为常任理事长;田子和(结婚后改叫池谷田鹤子)也是日中医学协会的理事。在他们的努力下,日本国提供了无偿援助,中日两国政府合作建设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医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于19841023日建成开院。1987年中国卫生部与日本国日中医学协会达成协议,每年挑选100名中国医学界青年医生到日本进修、学习、研究一年,至今已有20多年。安达勇和田子和已是近70岁的人,仍然为日中友谊孜孜不倦地工作,每年都要多次奔走于日中两国之间讲学和选拔留学生、研究生。

      200731日,是我们的母校八一中学建校60周年。我们希望在校庆之日能与这些多年不见的日本老同学团聚,但他们太忙不能按时来中国,直到当年825日才借出差办事的机会到北京与我们聚会。在八一中学35周年校庆时,我们52届中日同学聚会过一次,这次是第二次聚会。同学们都是70岁左右做爷爷、奶奶的人了,这样的聚会很不易,所以大家都很珍惜这次机会,能来的都来了,有的家住外地的也赶来了。那天,我们52届来了30多位同学。田子和及安达勇和弟弟安达猛三位同学从日本赶来。更可喜的是,我们小学的班主任80多岁的秦佐贤老师、音乐老师麻嘉卉以及叶南方老师也来了。到会的还有我们的老大哥,前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殷希彭的儿子,荣臻学校1949年毕业生殷子烈同学。我们30多位中日同学和老师在一起叙旧、唱老歌曲、看老照片,一起回忆战争年代的生活和学习中一些难忘、有趣的故事,大家照像留念,聚餐欢庆,欢笑声歌声不断。

      田子和同学1953年回国时,由于历史条件所限,有关部门没有对她父亲,已故的津泽胜医生在医院的工作做一个结论。借这次聚会的机会,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给津泽胜医生颁发了一个荣誉证书,算是对那段历史的总结,也是对津泽胜医生在华工作期间优异成绩的肯定。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委托殷子烈同学将这个证书文本在聚会上宣读,並当面交给田子和同学,全文如下:

       津泽胜先生19459月至194912月在我院工作,任内科主任,为医院的早期发展和建设做出了贡献。作为一名医生,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工作勤恳,对伤病员关怀倍至,发扬了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为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了优异的成绩。

                                                                                             中国人民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章)

                                                                                                         00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贡献和牺牲的国际友人。

       聚会结束了,同学和老师们都恋恋不舍地互相握手道别,并约定八一中学65周年或70周年校庆时,我们中日同学再次聚会,届时希望能有更多的同学参加。

        由两代人谱写了60多年的中日友谊之曲仍在继续,愿中日友谊万古长青,世代相传!

      

 本稿后记:

       1960年,裨田宪太郎与田子和同学的母亲喜代子结婚,田子和成了裨田宪太郎的养女。1971年裨田宪太郎发表了他的著作医学思想贫困—— 一个病理学者的苦斗,其中第四章谈到了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工作和生活的8年,认为这8年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乐章。不久他因心脏病辞世。

       1983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到日本访问,当月25日胡耀邦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已故著名病理学家裨田宪太郎教授的夫人及其女儿、女婿,一起畅谈了中日友谊。胡耀邦总书记还回忆了在那艰苦的战争年代,因工作劳累成疾而久治不愈,裨田宪太郎亲自诊治、配药,终于治好了自己的病。胡总书记向裨田喜代子表示感谢并邀请她到中国访问。1984年国庆节期间,裨田喜代子携女儿、女婿来到中国。101日胡耀邦总书记在中南海会见了裨田喜代子及其女儿、女婿,并一起合影留念。参加会见的还有时任中日友协会长的王震和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胡锦涛。

注:1、本稿经安达勇和池谷田鹤子(田子和)校阅。

2、本稿部分材料由安达勇、池谷田鹤子、殷子烈提供,在此表示感谢。

3、本文曾刊登于北京市民政局内部刊物军休之友” 2010年第七期。

照片说明:

 

1200760周年校庆参加聚会的52届全体师生合影

坐姿二排左起第1人为池谷田鹤子(田子和),第3人为秦佐贤老师,立姿右起第3人为安达勇,第2人为安达猛,第7人为本文作者。

 

2、池谷田鹤子接收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给她父亲的荣誉证书。

 

31984101日胡耀邦总书记在中南海会见裨田喜代子。

前排左起第4人为胡耀邦,第5人为裨田喜代子,第6人为王震,第

1人为池谷田鹤子,后排右起第1人为胡锦涛。

 

42010年在钓魚台与日本同学聚会

左起第2人为安达猛,第10人为池谷田鹤子,第12人为李敏,第15人为本文作者。

 

520104月在钓鱼台与日本同学聚会

前排左起第5人为安达猛,第6人为安达勇,第7人为李敏,第9人为池谷田鹤子,第11人为吉田进,第12人为池谷田鹤子之女。

 

6201252届同学聚会

前排左起:1、景晓起2、杨文英3、雷蓉5、叶正光6、李敏7、马国超8、郝东秦9、叶燕10、王晋华11、刘太行

后排左起:1、董前2、朱秋莲3、卫季英4、陆兰沁5、康炳文6、戴咏梅7、谢文兴8、黎汉初9、陈桂生10、赵鸿华11、肖良玉12、刘民放13、柳玉娥16、宋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