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人物访谈

People

岁月流金

魏德纯简介

  魏德纯,北京市八一中学原党总支书兼副校长。1965 年毕业于首都师大数学系本科,1988 年被评为中教高级,研究生结业,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教师,海淀区先进党务工作者,《论新时期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被评为海淀区教育学院党建论文二等奖。参与《高中物理课外阅读》(丛书)撰稿,写了“热学、气态方程与磁流体发电”部分。他主张努力学习国内外先进办学理念,实现科迪跨越式发展,为国家培养创造型人才。

  

  2013 10 14 日下午,八一中学原党总支书记魏德纯老先生拄着拐杖再一次回到他战斗了 36 年之久的八一中学校园,这次回来意义非凡,他是应邀接受学校校友筹委会和《品质八一》校刊编辑部的专访而来。为了这次专访,老人做了精心的准备。坐在新装修的行政楼三层会议室里,已逾古稀的老人一边跟大家打招呼问好,一边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就好像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似的,同时连连称赞道:“越来越好,嗯!越来越好呀……”满头银发在秋日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辉,仿佛每根银白色的发丝都饱含着岁月的往事。

 

  负责摄像录音的老师开始做最后的调试工作,魏德纯老先生似乎意识到采访马上就要开始了,有些许的紧张,我开始和他聊天,说我是高中部的,老先生立马来了精神“你教什么学科?在哪个年级?年级什么时候分文理?你们年级现在几个实验班,几个文科班……”老人的关切得到一一回答之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安静地听老师们逐一的自我介绍,他听的很认真,偶尔问大伙儿问题,大家都介绍完以后,他慢慢地掏出之前准备的稿子,打开,看了看,犹豫了片刻后索性干脆合上了写了好几篇的稿子,把稿子丢在一边,开始讲起他自己和八一的故事……


跨学科的教学能手

  

  魏德纯老先生 1965 年来八一,2001年退休,在八一这一干就是 36 年,当年在首都师范大学学的是数学,来八一顺理成章地就成了一名数学老师。魏老总觉得数学的知识范围太广了,要是辅导奥赛的话,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没边了”,魏老就这样教着自己心爱的数学,一讲就是八年。1973 年的时候,正赶上学校缺物理老师,为了保证教学,正好自己也对物理学科比较感兴趣,就这样魏老就改教了物理,一直到 1977 年恢复高考,各个学科之间的考点和教学工作就相对固化了,想再改就困难了,索性就一直教下去了。魏老的物理教的很有自己的一套,也总结出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力、热、光、电,几大部分,只要思路清晰,考试的内容肯定都不会跑不出这个范畴,令他自己更没想到的是,改教了物理之后,自己才理解了诸如牛顿为什么要发明微积分这样的数学问题。原来自己教数学没觉得过,现在才意识到,数学形式逻辑的思维思想尽管严谨,但是它的局限性反过来又影响另一些问题的解决。自己在物理教学的过程中实验与辩证的观念得到加强。从而对一些问题的理解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魏老现在还总和年轻的老师们说“当老师的,教着教着,就把自己给教明白了。”1977 年那年高考,形势比较严峻,积压了十年的毕业生(社会考生),又允许在校应届生参加考试,但对在校生是高分段录取。当年八一的在校生就考上了九人是非常不容易的!(有些市重点的在校生录取率为零),这其中还有两个人在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之后考上了李政道的研究生。

  

  在教学过程中,尽量分析学生的思维障碍出现在哪里。77 年高考,有个考生魏老至今印象深刻,一个叫高青林的女生,是 71 届初中毕业的基础,留校做共青团的工作,断断续续的随着高中听些课,总复习中第一次做物理练习题 100 分的卷子,只得了 17 分,魏老师和她说,别急,你能把会的题都做对了一分没丢,这是最难得的!我对你很有信心!高青林很争气,那年高考物理 50 分满分的卷子,她考了了 48 分,考上了北师大数学系,后来在美国(IOWA)爱荷华州立大学取得数学博士学位并获得终生职教。2010 年回国的时候来看魏德纯老师,高青林说自己一直都特别感谢老师,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自己许多做事思想方法还有着老师的思维方式的影响。魏老现在回忆起来还很震撼,没想到留给学生印象最深的是这些无形的东西。教学中也是这样,找到了学生在学习解题过程中的思维盲点,也就能更有针对性地为学生做出指导,有的时候甚至是心理上的指导。魏老不无感慨地说“作为老师,就是要把知识的来龙去脉展示给学生,想让学生学得好,就要给学生指条路子,打个形象的比喻,就像下棋一样,多看几步,才能把眼前的这步走好。”

  

  81 届的学生吴一戎,跟魏老师学物理印象最深的是理解了试卷分析的重要作用,学会了试卷分析,而试卷分析的能力提高对于各科学习都是受益无穷的!吴一戎在工作岗位上业绩突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07 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现任中科院某所所长。

  

  1986 年,中美数学对抗赛,孙晓东得了满分一等奖,被保送去了北大数学系,现在中科院应用数学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1989 年高考,八一的李洁是北京市理科状元,被清华生物系录取,后来又去了美国继续读书 ;她在 89 9 1 日开学典礼后的座谈中,留给师弟师妹们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高一像初三一样的过,就是为高中阶段的学习开创一个良好的开端!

  

  八一的学生分外活跃,灵动,他们做事有自己的想法,1986 年,当时正处于紧张复习阶段的四个高三男生,偷着报名参加了北京市中学生桥牌比赛,结果获得了北京市第一名,当时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直到高考录取前,竞赛成绩加分审核,需要学校出具证明了,学校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确实,回过头看,正是在八一优秀的育人理念下,再加上有众多像魏老这样的教学能手,对教学、对学生有超强的加工能力,从八一的校门里,才陆续走出了很多优秀毕业生,也走出了许多战斗在各行各业的普普通通的劳动者。


方法来自热爱

  

  除了自己所教的物理学科,魏老最最骄傲的就是八一的足球队,八一足球队曾经拿过亚洲赛区的第一,代表国家、代表八一争得了无数的辉煌。听说很多老师对足球队的孩子很头疼,尤其是在常规管理方面很苦恼,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花费大量的心血,有时候收效还很微弱,这也是困扰很多年轻老师的问题。刚一听说老师们的问题,魏老即一笑,老师们更是不解,期待着魏老给支两招儿,魏老只说了一句话:“要爱我们的足球生”,又进一步解释 :“多简单啊,去看咱们孩子打比赛,到了球场上你就会发现各个都跟小老虎似的,那个可爱啊!”魏老一直认为,有些管理,不尽是经验或者是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源于发自内心的热爱,只有爱我们的学生,走进他们,才能理解他们,才能看到他们身上可以被挖掘出来的优点。魏老回忆说,文革之前八一的足球队拿过全国第二,那个时候球队纪律十分严明,学年考试只要有补考科目是不让参加比赛的。作为足球传统校的八一曾经参加无数次大型比赛,魏老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一个叫马伦的学生,在一次决赛中获得北京市冠军之后,在球场上高喊“八一万岁”的情形。顽强拼搏、团结与自律的教育,使得八一的学生具有较强的荣誉感。

  

  2006 年,曾在 20 年前获得北京市冠军的八一足球队老队员们相约回到了母校,有的从上海赶来,还有的特地从英国飞回来,一起来看看母校,其中就有马伦同学。他们和在校的初二球队踢了一场比赛,结果他们输了。“哈哈哈哈……没想到居然输给了初二的小同学,但老队员们输得高兴!为八一的足球发展高兴!”这次魏老笑的特别开心。

  

  魏老语重心长地说:作为老师,我们身上就被赋予了神圣的权力,作为教育者,可以使用这种权力,但是要知道,权力的影响是有限的,仅仅靠着老师的权力去影响学生是远远不够的。北大附中的张思明校长有一句话说的好,如何当个好老师?——做一个在学识和气质上值得学生记忆的人。这一方面要求老师们要把书教好,给学生以知识,另一方也要求老师要不断地提高自身的修养和内功,靠自身的品格去影响学生,学生佩服你,那你的话学生自然也就愿意听。


做检讨的书记

  

  魏老还负责抓党员教师的思想政治工作。因为自己也是从一线做起的,因此了解老师,也理解老师,提要求不脱离实际。早年曾和魏老一起共事过的至今还在八一工作的左秋洁老师回忆到魏书记的作风还印象深刻。一年暑假,左老师去绥芬河边境口岸,在市中心广场赶上了一次中国人和外国人听到国歌响起都马上自觉肃立的升旗仪式,内心很受震撼。回京后,她在自己的党员学习总结中把当时的感受写了出来,万没想到某一个课间居然接到了魏书记的电话,在办公室见面约谈、详细了解当时的情况和感受,并让左老师在全校党员大会上,和大家一同分享这段经历。

  

  魏书记做党建工作的风格就是这样:党员教师每次上交的学习总结他会逐篇详细阅读,从中发现亮点就发掘出来让全体党员来分享和学习。直至今日,魏书记还说:咱们做党员的思想工作不能回避问题,只要大家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能理直气壮,得到群众的监督,就能得到群众的信任。老人说到这里,正襟危坐,眼神无比坚定。

  

  搞基建也是魏老的重头戏。1999 年,八一开始申请北京市示范校,魏老负责学校硬件建设。回想这段历史,魏老可谓五味杂陈。1994 年,学校开始初中楼建设,学校的经费实在是太紧张了,那个时候魏老就骑着自行车,载着校长,两个人一起去领导家反映情况。当时建初中小院的三个楼,教委给的预算是 400 万,本打算建成之后初中三个年级一个年级用一个楼,当时的规划是每个年级 8 个班的规模,可是当楼盖完了,才不觉发现学校的招生计划已经发生了变化,班级数量远远超过了计划数量,教室就不够用了,这三个楼从建好就一直没按照最初的规划使用,可以说这是魏老一直觉得特别遗憾的事情,一直到退休。可是在施工的过程中,对于教学楼的设计和建筑质量魏老都斤斤计较:咱们好不容易盖一次楼,最后终究是要给孩子用的,要美观,要有突破,这楼的砖是一定要贴的 ;初中楼旁边就是王府文物建筑群,这一个历史,一个现代,等楼盖好了,就是真正的历史和现代的完美结合了……魏老心里一直这么美美地想着,可是到了工程的末尾,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工程成本比预算整整超出了 100 万,区里管财务的领导急了,审计部门派人下来做审计,查账,对票,发现除了一万块钱花在了学校花园暖房的建设外,其他的花销都是合情合理。为了那没有专款专用花在暖房的一万块钱,魏老给区里的领导做了检讨,可是他心里也依然是美美的,毕竟上级批下了工程款,楼建好了,自己的心愿也了了一桩。

  

  1998 年学校建高中部教学用楼和实验楼,魏老有经验了,请来教委基建科长担任领导小组组长。保证了新学年按时开学使用。为了新教学楼的建设,李杉校长和魏老筹措资金也伤透了脑筋。九月一日参加开学典礼后区委书记朱善璐(现任北大党委书记)视察了新建的实验楼,在二楼阶梯教室,高兴的说,这是我区最好的阶梯教室!看着一座座教学楼拔地而起,孩子们都进了楼,有了亮堂堂的教室。魏老说,这些楼起来之后,老校长徐顺意和他的心里的八一蓝图就越来越清晰起来,八一校园的整体布局就恰恰体现了最初“历史与现代的结合,让光荣革命传统和现代化教育在这里握手。”一直到今天,魏老回忆到这里的时候还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他扶着椅子把手的双手分外有力,上身微微前倾,眼睛闪烁着可以洞穿岁月的光芒。

  

  因为魏老先生身体有恙,所以,在采访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时候,他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了。尽管马上停下采访,帮助老先生赶紧吃药,但老先生的身体状况难以再维系下面的采访了。可是老先生坐在会议室里一直说再等等,再等等,放佛心中无限的往事都涌上心头,几欲脱口而出……最后,魏老先生还是无奈的摇摇头,在大家的搀扶下缓步地下了台阶,和大家一一告别,还不忘叮嘱大家快快去忙各自的事情,不要再惦记他了——他的步子很慢,手中的拐杖分外的用力,左腿仿佛很沉重,但上身却一直是笔挺的,回想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虽然带给我们的是一段片断式的历史,教给我们的是通往未来的途径与方法。

  

  他远去的背影就那样渐渐地和傍晚落日的余晖相融,温暖,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