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拉练,重温人生路程中的一小段

 

                                                拉练,重温人生路程中的一小段   

                                                   74届高中毕业生  候帆星

 

      根据老师的回忆,那时候我们只是一帮子不太懂事的孩子。而在我的记忆中,那是一场不能忘怀的梦。虽然这个梦境发生在好多好多年前北京的穷山沟里,多少年来,远在他乡,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便是一个渴望,那就是回去看看那曾经走过的路,那人生中的道路,那怕仅仅是一小节。

别人车模,我来摸车。

      十月的北京本来应该是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不过没有。不过还好,这一天起码没给扣个银灰色的大锅盖。也许是在美国看贯了晴朗透明的天空,加上小时候对北京蓝天深深的记忆,所以要经常提醒自己,事过人迁,不要奢望,这里是今日中国。

      偶然透过不太干净的前窗我按下快门。也许对你来讲,车外的风光并不是什么奇丽的景色。没错,就是摄影高手端着泥坑D300也无可奈何,拍不出什么好片来。然而,略有让人心跳的不是因为窗外的秋色,而是车箱内同学老师款款道来黑白色的回忆,从前,那时候,当年。

N年没见了

      何止我一个人,原来同学老师都想重温当年拉练的行程。于是,趁着十一长假,刚下飞机的我便又被老同学拉上溜出京城踏上了时间的列车。

开往记忆的通道

      拉练是个啥东西? 80年后的MM们(像【心儿】这样的)恐怕是闻所未闻。简单的很,因为她们还没出生呢,吔嘶!虽然比不上上海的【阿华头】去东北垦荒的艰辛,但是终于有一点经历可以拿出来向90后,80后甚至70后炫耀一下的事了,哈!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了吧,(OMG,真的是那么遥远的事吗?北京的各个中学在林彪副主席备战思想的决策下,开始一场史无前例的“长征”行动。学生们背上自己的铺盖卷,去深山农村里转一圈。假设苏联一旦入侵中国,我们便可以开展游击战。这就叫拉出去练练。

重温当年走过的路

      听上去很爽,一大帮子驴友出征哈,不过这一圈一走就是三个月,而且是在寒冬蜡月。。。脚上只有一双不保温、不时髦、而且是磨出洞来的‘解放’鞋,天天吃的是真正的农家饭,三个月没见一点肉腥。

      说起来同学都会记起,有一天还是三更天,突然接到命令,说苏联的特务已空降在某地,要我们赶去某地配合。半夜三点从热炕头上爬起来,迅速打好自己的背包,凌晨4点在寒冷的黒夜中出发。【七月邂】阿姨,您能爬的起来吗?

      没有热咖啡滴【微娃】MM,肚子里是空空的,连碗热稀饭都木有哎。吃的是冻的硬绑绑的贴饼子,根本咬不动,只有含在嘴里化开一点咬一点,一边走一边啃。大蒜瓣和老咸菜,就是唯一下饭的菜。喝的就是自己带的一壶水。还好,那时山里路旁的积雪可以吃。

传说中的村姑 - 不到25

谁住这儿家来着?

岁月流年

历史文物

      一夜之间天上已经飘落了一场大雪,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路,后面一个人紧紧跟着前面一个,生怕掉队。我们跟在后面倒霉,地上的雪被踩的好硬,滑溜的不得了。我和其他同学还好,只摔了几个跟头,可是那位身材魁梧的李老师却摔了70多个跟头。要知道那时候老师要比我们这帮子孩子大好多哦。夜幕早早地降临到深山老林。晚上10点了还没到目的地。人是又困又累又饿又冷,走着走着人就睡着了!有时前面的同学停下来,后面的同学啪一下就把自己的头磕到前人的脸盆上去。

      那一天我们走了一百多里的山路。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看见一道重重的影子在雪雾朦胧中迎面扑来,给人一种非常异样、甚至有些恐怖的感觉。直到走到眼前,才发现那正是不朽的古老长城!一棵大油松把长城的墙体撑开了一个豁口,我们就是相互牵扶着从这个豁口爬了过去,从关外进入了中原。

 

      当年的路,是一步步用自己的脚丈量出来的。三个月的时间,上百里的行程,我们几乎走出北京延庆县进入河北省。如今这弯曲的山路在车轮下飞快的驶过,十八盘的险道也不过是打打方向盘。也不记得当年走在路上想的是什么无聊的事了,但是向毛主席保证,谁也没有想到过,有的同学后来参了军,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坐了官,有的已经故去,也有的出了国。岁月,人生,弹指一挥间。

纸上谈兵

      貌似一帮子驴友的鼻祖,重访当年拉练走过的路,趟趟那山间小路,看看村庄土炕,秀秀那山,亲亲那水。需要回味的那相当艰难的日子,师生之间,同学之间是如何抱团的亲密接触。那时候没有什么AA制,吃的是大锅饭,钱是最不重要的问题。

大锅饭

农家饭

老掉牙的人物

听学生叙述当年的故事 - 居然还保留着日记!

      多少年后,需要补偿的是心灵上互相的安慰和认可。我们兴奋,我们自豪,这是我们曾经走过的路,是属于自己的业绩。回想起来尽管当时的政治背景有些离奇,但是曾经走过这样一段路的人,特别是在年轻的时候有过这一场锻炼,剩下的路就是再长,人生之路就是再坎坷,也就无所谓了。也许人生的记录不全是以到过多少个国家地区来计算,而是是否用自己的汗水走过的一步步来衡量。

红叶不见的就是北京香山的美

      20091023号又要离开中国之前的早上,写于北京,写给自己,写给同学和老师,写给曾经走过的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是,当年这么多人参加拉练,居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所以现在补上,有的是黑白,有的是彩色,有的是百里画廊。

                                                                                               2009年10月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