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八一精神 永放光辉 梁迎利

 

                                                         八一精神 永放光辉

                                                       66届毕业生   梁迎利

   

      不管离开八一学校多久,老校友们聚在一起时,总以一种十分眷恋的心情,谈起在八一学校的那些往事;也不管,离开八一学校后又结识了多少学校、部队、单位里的人,比起八一校友来说,在感情上总是稍逊一层。这是为什么呢?也常听到有人问:你们常说的“八一精神”到底是什么? 此时,我却又总是三言两语说不清,只是那些几十年前校园里的往事,时常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在脑海里闪动。虽然凌乱,却总是让人难以平静,也许这里就有“八一精神”的踪影?……

 

 

 

 

       当年,在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伟大号召鼓舞下,全国掀起了学雷锋的热潮。在历来重视革命传统教育的八一学校,更是春风溢满校园。记得当时每个班级都组织了学雷锋小组,开展思想互助和学习互助。学校组织的思想革命化月活动中,同学们敞开思想,向党交心。“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可绝不仅仅是动听的歌声。同学们自觉地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像雷锋同志那样生活,做可靠的革命接班人”,是融进同学们血液中的心声;《雷锋的故事》、《雷锋日记》,是同学们最爱看的书;雷锋的“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的名言,成为大家的座右铭;雷锋的“钉子精神”,鼓舞着同学们的学习热情,课余时间和节假日,校园里的学习空气仍然很浓,钉子的“挤劲”和“钻劲”成为取得好成绩的法宝;雷锋练习投手榴弹的故事,则变成了那些立志要弥补薄弱环节的同学的实际行动;“对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变成了“不让一个同学掉队”的呼声。人人争做雷锋式的好少年,助人为乐的事,在校园里蔚然成风。师生之间,同学之间,充满了母子之情,手足之情。那是一段至今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

       学校里经常请家长(革命老前辈)、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以亲身经历,回忆革命果实的来之不易,宣讲革命传统,寄托殷切希望。这些后来都成为老校友们几十年用之不竭的宝贵精神财富。同学们,爱集体,爱劳动,记得学校经常组织到郊区参加生产劳动。五里店养鸭场里就有一条以“八一路”命名的马路,那是一条同学们用汗水在沼泽地里,一车车推土,一尺尺夯实,才填出来的大路。而吸收我加入共青团的支部大会就是在劳动现场召开的。同学们在劳动中,培养了劳动人民的感情。人人以艰苦朴素为荣,个个以好逸恶劳为耻。

      记得有一次郊区劳动之后,大家不坐汽车,同学们列队徒步返回学校,一路上精神抖擞,歌声嘹亮,路人都用赞许和羡慕的目光看着这支朝气蓬勃的队伍。那目光真是最高的奖赏,……同学们最爱唱的歌,是《长征组歌》,不少同学可以一首不落的从头唱到尾,还外带过门儿伴奏。记得参加市、区歌咏比赛,大家一致挑选《长征组歌》选曲。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和革命豪情,激励着每一位同学。在战友文工团唐江老师的亲自指导下,反复排练,星期天也不休息。不少同学唱哑了嗓子,喝一口胖大海泡的水,依然是歌声嘹亮。歌儿直唱得几近炉火纯青的地步。比赛时,台上激情满怀,台下心潮澎湃。评比结果自然是名列前茅。

       八一同学最偏爱的体育项目是足球运动。从小学到中学一以贯之,一脉相承。一下课,操场上龙腾虎跃,喊声震天。李玉章校长、刘书钧主任、孔繁林教练层层挂帅,事必躬亲,和小足球队员们打成一片,亲密无间。小足球队员们各个基本功扎实,作风硬朗。训练中刻苦认真,比赛时敢打敢拼。每逢关键赛事,小说《欧阳海之歌》中,“属虎的”一节,是上场前的必读课。场门开处,那新剃的光头,那下山虎般的气势,一上场就让对手肝儿颤。连拔数城,绝非罕见,有段时间曾以五比零或六比一大比分获胜。“不离五”一时传为美谈(注:“不离五”指每场比赛以超过对手五个球取胜)。刘书鈞主任不得不一再提醒大家要注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一时间在社会上已然形成了强大的气场,八一学校校队威名大振,不仅被行家看中,参加了足球教学影片的拍摄工作,还代表北京市参加了全国比赛,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若不是赶上“文化大革命”,还要出访东南亚呢。

       学校里经常组织文艺汇演,一遇到这个时节,是大家最活跃的时候。各个班级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位同学是千方百计,各献良策。记得我和陈力刚同学曾专程找到清华大学去取经,搞到一个小活报剧脚本儿,题目是《戳穿美帝纸老虎》,记得主要场景是:上场同学每人一手紧握红缨枪,另一手拿着饱蘸墨汁的毛笔,依次述说着美帝在世界各地的暴行,每说完一句,就在一张架起来的大白纸上画上一笔,几轮下来,整体也就画成了一副纸老虎的丑态。最后大家手握红缨枪突刺,将这只纸老虎戳个稀烂。小剧编得短小精悍,生动有趣。大家一看,都说不错,稍加修改,就能排练演出,于是各自报了角色,连夜排练,连星期天都不回家。

       演出那天,这个节目是作为全校汇演的最后一个节目——压轴戏。候场时,有人提议再小声练一遍,于是大家在后台又认真地走起台来。我由于太兴奋,突刺红樱枪时,甚至崩断了腰带,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陈广福老师连忙跑到台下,临时借来了一条皮带,我扎上皮带后,就匆匆上场了。当时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但是一到台上,面对着千百双期待的眼睛,马上就镇定了下来,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小活报剧演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效果,评比自然是获奖了。奖品是什么,已记不清了。

      当老师生病的时候,同学们很担心,想尽快看看老师,又怕影响老师养病,心里挺矛盾。默默的推选几名代表,怯怯地去老师家中探风,“小代表”里既有班干部又有爱气老师的“淘气精”,孩子们两手空空,话语是既简单又不顺通,唯一不缺的就剩下了真诚。也许是平时让老师操惯了心的孩子们童稚的纯心感动了老师吧,这种场合最使老师动情。曾见到病榻中的先生,一展愁容露出了笑容,那种笑容无法形容,却永远印在了学生脑海的记忆中。

       当同学生病的时候老师和同学捧出友爱的心。慰问信像雪片儿一样飞进病房。使得身处逆境的同学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那真挚的情感,给人以信心和力量,这真是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东西。我至今仍然珍藏着这几封半个多世纪前的信件,那是1965年我生病住院时,老师和同学们给我寄到病房中的信件。它们曾经鼓舞着我战胜了病痛,重新返回了母校温暖的大家庭中,现在我愿意把这些珍贵的信件献给母校留作纪念。……

       在这几朵随意摘取的记忆的浪花中,有没有反射出“八一精神”的光辉呢? 我不敢肯定,但是如果有人问我:你在八一学校时感受最深的是什么呢,我可以毫不踌躇地说:在八一学校时感受最深的是校园里充满了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人与人之间完全是诚挚的同志关系。同学之间,情同手足,师生之间,亲密无间。这种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产生于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发展于万马奔腾的建设时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十年浩劫,又在现于日新月异的改革开放之中,更显其难能可贵了。她像金子一样,熠熠闪亮,她像一条看不见、隔不断的纽带一样,维系着每一个校友的心。

       今天面对着风云巨变的世界,身处于五彩缤纷的环境之中,我们作为八一校友,有一点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比起其他的人还多拥有着一种特殊的、宝贵的精神财富,那就是——“八一精神”! 我们愿“八一精神”永放光辉! 献给母校70周年大庆

                                                                                                                               2016.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