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唐江老师和八一学校的《长征组歌》 梁迎利

 

                                     唐江老师和八一学校的《长征组歌》

         《长征组歌》首任指挥唐江老师五十年前曾亲自辅导八一学校演唱《长征组歌》

                                             六六届毕业生   梁迎利

       八一学校历来有大唱革命歌曲的优良传统,各班的文艺委员都是唱歌的高手,他们无师自通地最先学会了当时那些时髦好听的革命歌曲,并迅速教会了全班的同学。每当中午下课铃响之后,各班的队伍都在中学楼门前集合,文体委员带领大家迈着整齐的步伐向饭堂进发。这个时候,各班的歌声十分的嘹亮,步伐也十分的整齐。武峰老师照例会早早威严地站在饭堂门口儿,用他那特有的、严格的、审视的目光,看着各班的队伍,然后很公平的,指定歌儿唱的好的,队列整齐的班级优先进入饭堂。大家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每当学校开大会之前,各班级之间的拉歌儿那可真是像大海的波涛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女生班的歌声,一点儿也不比男生班的逊色,真可谓巾帼不让须眉。那个场面,至今想起来也是令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拜的。
      
每年的“红五月”,八一学校合唱团都去参加区里或市里的歌咏比赛,获得过冠军和北京市红旗单位称号。当时在区里和市里都很有影响,广受好评。合唱团选的歌曲也很有新鲜感,既有时代特点又有民族风格。当时我国正在支援亚非拉,选唱了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我是一个黑孩子,我的家乡在黑非洲。黑非洲,黑非洲,黑夜沉沉不到头……。提起民族风味的,有一首用湖南花鼓戏的曲式演唱的歌曲,歌词十分诙谐有趣:“全世界的人,这样多,嗨!一起那个唱起革命的歌,唱起那个歌来,如雷打,滴起那个汗来,水成河,气得那个帝国主义死家伙,死家伙!”  八一学校合唱团唱的歌儿有各种不同的类型,都挺好听的,也给大家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一首是电影《花儿朵朵》的插曲,歌词是这样唱的:“(领)你看那万里东风浩浩荡荡,(合)万里东风浩浩荡荡,(领)你看那漫山遍野处处春光,(合)漫山遍野处处春光  ,群山点头河水笑,万紫千红百花齐放,……”。真是清新上口,令人过目不忘,几十年后,八一校友老头儿老太组团乘邮轮出海,大家唱起歌来这是首选曲目,一准儿能返老还童!  
      学校里十分重视革命传统的教育。记得那个时候学校每周都会放电影儿,基本上放映的都是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片,学生们最爱看。在学校的大礼堂里,还专场演出过几部话剧呢,其中有一部叫做《以革命的名义》。那是一部前苏联非常著名的故事剧。演的是捷尔任斯基领导的肃反时期的故事。几个年轻人,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最终成长为坚强的革命战士。不幸的是,其中有一位年轻人,他一直想往着热带的地方,常常拉着一个手风琴,唱着快乐的歌。后来为了维护革命的利益而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戏中,最著名的一段话是列宁同志的教诲:“以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几十年来,这早已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永远都铭记在心里的一句名言。而后来前苏联的解体是不是又反证了这句名言的深刻意义呢?
        
当时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和八一学校关系很密切,记得那时候,还到我校大礼堂演了一个小歌剧叫《三月三》。这个故事,讲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南方某游击区党的地下交通员,利用当地的风俗习惯,阴历三月三日媳妇儿回娘家这一个风俗做掩护,机智勇敢地完成了传递机密情报的故事。记得当时扮演地下交通员的女主角乔装打扮,上穿大红袄,下穿绿裤子,一副标准的农村媳妇的打扮,却透着干练和机敏。她在传送情报的途中,一路上险象环生,多次遭到严格的盘查,她都机智勇敢地脱险,最终完成了党所交给的任务。剧中细节记得有一个伪军头目在茶馆儿里盘查的时候,唱了一句台词:蹊跷,蹊跷,真TM的蹊跷……。给同学们留的印象比较深。还有一句,台词是这样唱的:“这个小娘们儿,可有点儿嫌疑,为什么她脚上粘着泥?粘着泥?  这个小歌剧演了以后,一些男同学没事儿就在那儿摇头晃脑的唱,哎呀,活灵活现的,老师嗔怪地说:瞧!就是不学好。这只是几句玩笑话。总之,由于八一学校得天独厚的条件,像战友文工团、空政文工团等高级别、高质量的部队文艺团体都对八一学校非常关心和爱护,多次派人来八一学校辅导开展各种文艺活动,包括指导舞蹈及合唱等。这些都不仅是活跃了校园的文化生活,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对我们进行了革命传统教育,对八一学校学生世界观的形成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一九六六年八一学校初三的同学参加了区里的“红五月”歌咏大会。当时大家一致选取的歌曲,就是《长征组歌》选段。原因很简单:一是大家非常喜欢,二是大家非常熟悉。虽然当时《长征组歌》公演时间并没有多久,但是同学们几乎全都会唱。不少同学可以从头唱到尾,十个曲目一曲不落,还能外带过门儿伴奏。  当时参加合唱的同学比较辛苦,因为集中训练的时间只能占用礼拜天休息的时间。平时从星期一到星期六,只能用比较零散的时间进行分散练习。星期六下午,同学们自行回家以后,必须赶在礼拜天的中午提前返回学校,大家都在大礼堂的舞台上集中进行训练。下午练歌儿,吃完晚饭还要练歌儿。很多同学都练得嗓子肿了起来,声音也嘶哑了。学校里为大家泡了一大保温桶的胖大海,大家拿缸子接点儿胖大海的水喝,然后又接着练了起来。  记得当时选的《长征组歌》曲目有:“告别”,“突破封锁线”,“遵义会议放光辉”,“四渡赤水出奇兵”,“过雪山草地”,“到吴起镇”,“大会师”等,几乎已经包括了《长征组歌》里面的主要的篇章。  那时我们八一学校的《长征组歌》的演唱,不是仅仅限于齐唱,而是真正的合唱,男女声全都分了一部和二部,唱二部的同学自然要多付出一些辛劳,他们勤学苦练,曲调记得挺牢固,无论一部的歌声多么优美、强大,唱二部的也绝不会“投降”。由于二部的音调,已经深深地印在了这些同学们的脑海里,以至于不少当年唱过二部的同学一听到《长征组歌》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地用二部音调去进行合唱。  担任女声领唱的是范耀磊、叶晶晶、崔世平和翟小英同学,她们的歌声清脆甜美,像银铃一样打动人心,给大家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至今还是很多同学常常提起的话题。
      负责领唱的同学是由音乐老师亲自弹钢琴伴奏,一个一个进行试唱比较,然后百里挑一遴选出来的。不能不佩服我们音乐老师眼光的敏锐和精准的判断力,这次遴选出来的担任领唱的女同学都是很称职的领唱演员,她们为学校增色不少,以至于几十年后同学聚会时,大家还是热情邀请当年的领唱演员再给大家唱一段。
      当时担任领唱“战士双脚走天下,声东击西出奇兵”这段由马国光演唱的唱段的,是由我们三班的车晓彤同学来担任的。由于车晓彤同学的嗓门儿特别的大,被女同学们起了个外号叫“大车驴”。车晓彤同学是战友文工团著名演员车毅的儿子,他在儿童时期就曾出演了根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祝福》里的那个穿马褂儿放鞭炮的小地主。这个形象给同学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大家常常以此角色跟他开玩笑。车晓彤曾在六六年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高中部歌剧系,因“文革”而辍学,后来参军以后在总政话剧团担任演员,他曾经在大家很熟悉的电视连续剧《亮剑》里面饰演刘伯承元帅,广受赞扬,有同学戏称他成“刘帅”专业户啦!
      在演唱长征组歌当中,担任朗诵的女同学是徐小燕(后来改名字叫徐朝雁),她在众多参加面试的女生中以感情真挚脱颖而出。在面试朗诵时,她不仅吐字清晰,字正腔圆,那饱含真情的音调尤其打动人心,几句朗诵词:“男女老少来相送,热泪沾衣叙情长,紧紧握住红军的手,亲人何时返故乡?……”话音未止,泪珠儿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转儿,几欲夺眶而出。老师见状一拍钢琴台面就站了起来,当即拍板:“女声朗诵就是她了!
      同时被挑选出来的男声朗诵者是熊湘江同学。熊湘江高高的个子透着帅气,明亮的眸子透着灵气。他的朗诵声音雄浑、深沉而有力,给人以震撼的感觉。也许是无巧不成书吧,当时负责遴选工作的老师肯定是没有想到的,而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熊湘江的父亲就是开国少将熊伯涛伯伯。  五十年代在将军合唱团里,熊将军就是担任朗诵任务的。熊伯涛将军用他那带有南方口音的将军腔和铿锵有力的朗诵词,震撼了亿万观众的心。真是将门出虎子,由这样的后代来担任我们八一学校合唱团的朗诵人选,怎么能不出彩呢想不出彩都难!  
      综上所述,整体可以看出来,当时我校参加《长征组歌》演唱的整体阵容是相当可观的,如果用现在人们常用的词语来形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阵容十分豪华、强大而有力。

    

朗诵熊湘江

 

朗诵徐小燕

 

领唱范耀磊

 

领唱车晓彤 

 

四班文艺委员曾南萍同学

 

本文作者梁迎利

        八一学校当年曾有幸把担任《长征组歌》首任指挥的唐江老师请到学校里来,专门儿为我们学校指导演练《长征组歌》。  提起唐江老师,当时的八一同学并不陌生。他1928年出生,1938年十岁的时候就参加了八路军。他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多次荣立战功。1965年唐江老师担任《长征组歌》的首任指挥。还担任过战友歌舞团团长,他还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执行指挥之一。唐江老师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他最擅长指挥军旅作品。在长期的指挥生涯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指挥风格。他的指挥非常有特点,指挥手势丰富,动作干净利落,尤其善于诱发表演者的感情,并且专注于原作者的内容。

                

 左一是刚刚参加革命的唐江老师 ,1938年秋摄于五台山   

     

      1962年,在李玉章校长的倡导下,八一学校在大礼堂召开了“红领巾少年合唱团”命名大会,正式聘请著名指挥唐江老师和作曲家丁平、生茂老师为八一学校合唱团的艺术指导,并且颁发了正式聘书。  
       1966年5月,记得唐江老师是在一个礼拜天的晚上,来到八一学校的。我校初三合唱团的同学在学校大礼堂的舞台上,静静地等待唐江老师的到来。虽然,当天下午大家已经练习了整整的一个下午,并为唐江老师来校辅导做好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工作,但是仍然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晚上唐江老师如约来到了大礼堂,他风尘仆仆,服装整洁,但看起来脸色有些潮红,说起话来,好像是有一点儿感冒的样子。可能是带病来给大家做辅导的。在整个辅导过程当中,唐江老师始终保持着精神饱满的状态,不遗余力地指挥着大家演练,记得不一会儿他就出汗了,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楚地看见他鼻子下面还闪着亮光,他也顾不得擦一下。他用专注的眼光审视着大家,敏锐的耳朵不时发现我们歌声中的瑕疵,继而一针见血的指出我们在演唱当中存在的问题。此时他有针对性地耐心讲解了一些在合唱当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和如何应对的技巧。大家听得非常解渴,这些知识对我们这些中学生来说真是太宝贵了!这对我们合唱团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地提高合唱水平,无疑是起到了非常有效的关键作用的。  记得那天由于同学们是在星期天中午赶回学校集中训练的,并且在下午已经练习了比较长的时间,所以有些体弱的同学比较疲劳。在唐江老师进行讲评的时候,有个别同学在队列里小声说话。这个时候唐江老师原来和蔼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非常严肃地对个别同学提出了批评。唐江老师非常直率,他不像一般人到一个外单位很客气的样子,他完全是以一种主人翁的态度,把八一学校的孩子们当成了自己领导下的团员了,直截了当,毫不客气地就进行面对面的严肃的批评和教育。当时一直在舞台边上督战的李玉章校长再也坐不住了,快步走到合唱团的前面,要求大家暂时停止了演练,他对个别同学的懈怠表现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教育。他还强调指出唐江老师放弃了休息时间,周末晚上跑这么远的路,专程来为同学们辅导,大家一定要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李校长还向唐江老师郑重其事地表示了歉意后,示意继续训练。学校里,大家都知道李玉章校长是非常严厉的校长,很多同学当时在现场大气儿都不敢出了。在后续的训练和辅导当中,大家都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听讲,竭尽自己的全力来进行训练的。  唐江老师的训练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真正给同学的思想上一个很大的震动,大家懂得了应该用什么样的精神面貌和工作态度来完成这样严肃的革命歌曲的演唱任务。唐江老师同时还在演唱技巧和专业知识方面也对我们进行了有效的训练和讲解。正应了那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名家指点!八一学校合唱团,经过唐江老师的亲自指点和辅导训练后,辅导老师和同学们都发现合唱团和原来不一样了,都感到比以前唱得更悦耳,心里更有自信了。音乐老师后来感慨地说,合唱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这样明显的大幅进步,是与唐江老师的辅导指点分不开的。  

     
     

    指挥家唐江老师

      后来我们初三的合唱团代表八一学校,参加了区里的汇演。在演出的时候,我们服装整齐,精神饱满,现场发挥正常,唱得是热血澎湃。台下我们学校还来了许多助威的同学,大家是队伍整齐,听得激情满怀。
八一学校在这次汇演中表现突出,一是歌曲选得好,二是表演水平高,获得了一致好评。《长征组歌》首任指挥唐江老师亲自给我们八一学校指导演练的这段经历是很有意义的。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我们这些未谙世事的中学生明白了应该如何做人和如何做事的深刻道理。这些是让同学们终身受益的宝贵精神财富!  今天,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我们更要放声唱响深深刻印在我们心中的《长征组歌》。唐江老师曾经亲自来八一学校指导我们演练《长征组歌》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之久了,但是八一学校的同学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唐江老师那种严肃认真的敬业精神和充满魅力的指挥形象。
      
十年前,在红军长征胜利纪念日的前夕,一群热心的八一校友自发组建了“八一校友合唱团”,以传承革命传统为己任,坚持每周的训练活动,至今已达十年之久。期间多次为消防官兵演出,慰问革命老区、慰问老红军,在北京街道和到养老院演出。还曾在北京市的一次文娱汇演中获得了“最佳创意奖”,广受群众好评。
       我将此文 献给八一学校七十周年大庆。

      (文中唐江老师的照片由唐大为同学提供,特此表示感谢)                      201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