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自行回家 黄新华

 

                                                                自行回家

                                                    65届初中毕业生   黄新华

       住校,是以往八一学校的一大特色。从幼稚部开始,直到初中毕业,无一例外的实行封闭式管理,平日是不可以私自外出的。 学校好像有四个大门,一个是走校车的,一个正对着幼稚部,正门儿在东南面,另外还有一西门冲着西山。星期六,放学的大门儿还未开启,人们的心早已象鸟儿一样飞回了家。

       小时候回家是要大人接送的。我与另一黄新华同名同姓,司机往往接错人。好在两家离得不远,喂饱了换回来就是了。丁华的姐姐七一现在见了我还说,你小子挺能吃。 上小学时除了寒暑假有大车接外,平时都是跟着哥哥姐姐走,但必须持有效证件《自行回家证》才可放行。此证巴掌大小,黑框、仿宋体红字,料存世量极少。今若有一枚标明为***用过的,定是国家一级文物。

       回家乘车有两条路,一是向北走海淀大街到头右转,上行50米从商场后门儿入前门儿出(正对着北大),即32路海淀站。二是东行一华里在海淀医院门前的黄庄站上车。周日返校,要在西直门城门楼子底下32路终点站排长队等车。往返给路费三毛五,家长们象商量好了似的都给这么多。还都匀出5分冰棍儿钱。长大了就没那么老实了,男生早早就把路费吃光花光,无奈只能徒步回家。周末,你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穿着带补丁的旧军衣的大大小小的孩子,背着军跨行走在苏州街上边走边玩儿,春夏秋冬常此以往,成为独特一景儿。 与我结伴儿而行的常有刘冀渠、叶二平、张延平等,最多的还是杨迎明。他家住灯市口,我住煤渣胡同,仅隔一条马路。这家伙爱玩儿且会玩儿。是他最先发现白石桥有个动物疗养院的,那没有围墙,隔着铁丝网能近距离的看见各种小动物,很有趣儿。靠路边儿有一拴着的大白马,我们每次路过时,都要用石子儿打它。后来,饲养员叔叔告诉我们,那是毛主席骑过的马。从此,每个孩子周末自行回家,都刻意去看看大白马,喂上一把草。

       紫竹院“活鱼食堂”门前的山坡上有一片白杨林。那天我们路过此地,杨迎明精选了两棵树,用小刀分别刻上我俩的名字。以后我总惦记着那树,每年都看几次。我们和树都长大了,刻的名字也长变了形。初中毕业前刻我名字的那棵树没了,隐约能看清“杨迎明”三个字还高高印在树干上。文革中我独自到紫竹院,转遍了白杨林,再也找不到那棵刻着字的白杨树了。

1954年在学校幼稚园的合影

 

1982年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