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老照片背后故事】给阿富汗首相达乌德献花 佟晓莹

 

                                                   给阿富汗首相达乌德献花

                                                  1964届初中毕业生  佟晓莹

      195710月下旬,北京已是深秋,天气很凉。那时我是北京八一学校三年级的小学生,过着规规矩矩、无忧无虑的住宿生活。22日凌晨,一位老师低声说:“佟晓莹,醒醒,快起来。小心下床,别吵醒同学。”我睡在双人床的上床,离开温暖的被窝坐起来,看见窗外一片漆黑。我轻轻穿好衣服,迅速洗漱完毕,到学校大礼堂前时,已经有两三个同学等在那里。正在互相询问,又来了几个同学。老师带着我们上车,从海淀区苏州街出发,不一会儿,汽车就跑在宽阔的路上。老师告诉我们,今天要去首都机场,给阿富汗政府代表团献花,先去位于台基厂大街的北京市委大楼做准备。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似懂非懂,但是相信老师会教我怎么做,心里并不慌。

       到了北京市委大楼,团市委的一位阿姨带着我们进了一间很大的屋子。天已经大亮,屋里充满阳光。工作人员给我们每个人换上裙装,带上红绸子做的鲜艳的红领巾。我的两条粗粗的辫子被老师盘在脑后,系上大大的蝴蝶结,穿着白色粉花翻领毛衣和米色背带裙子,在镜子前一站,老师特别满意。

       一队整齐漂亮的少先队员走出市委大楼时,上班的叔叔阿姨都高兴地鼓掌,我们为要完成重要任务而自豪。

       到了首都机场大厅,老师发给每人一件草绿色军大衣,让我们保暖。这时北京团市委的阿姨开始仔细讲解对献花的要求,大家都认真地听。最后分配具体任务,阿姨说:“谁给主要人物献花?这样吧,你们报一下生日,让最小的孩子给主宾献花。”

       我刚刚过完9岁生日,年龄最小。这样给主宾献花的任务就落到我的身上了。我按照阿姨的要求,心里默默地复习了好几遍。

       机场上欢迎人群高举彩旗,反复演习。站在最前边的是少年儿童,身穿彩衣,双手摇动两国国旗,大声地喊着:“欢迎!欢迎!欢迎!欢迎!”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架飞机缓缓降落。我们已经跑到停机坪,深秋穿着裙装,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外宾按顺序走下舷梯,我们跑过去。看到与周恩来总理第一个握手的外宾,我知道他就是阿富汗首相达乌德。我五指并拢,高举过头,先向他致以少先队员的敬礼,把手里的一大把鲜花献给他,再礼节性地和他握手。按说这时就应该退出欢迎仪式。可是我向周总理敬礼时,周总理亲切地拉住我的手,带着我,陪着阿富汗首相,向欢迎队伍走去。他问我:“你冷不冷?”我说:“冷。”他笑了,说:“你说实话啊。”

      

      

      我回到献花的同学中间。大家都羡慕我,我从心里感到高兴。

      当时我们都住在八一学校,周末才能回家。我一到家,父亲就拿出一份《北京日报》,头版有一张周总理迎接外宾儿童献花的照片,问我:“晓莹,这是你吧?”我一看到照片,立刻说:“是我,是我。”他马上给任《北京日报》主编的周游叔叔(他们是晋察冀军区的老战友)打电话,要照片。很快,一个大大的信封就送来了,里边有好几张放大的照片,其中就有一张是周总理拉着我手的。我们看了又看。邻居的叔叔阿姨都来看,很兴奋。一个伯伯问我:“你和周总理说话了吗?”我说了经过,他说:“你不应该说冷,应该说不冷。”我说:“周总理都说我说实话。”大人们都笑了。

       献花的照片,我一直小心地保存着。后来学校还安排我们给波兰和印度尼西亚等国贵宾献花。这是我一生的难忘经历,也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

                                                                                                          20161112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