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风采

People

我行医生涯的苦与乐 张舒心

 

                                                     我行医生涯的苦与乐

                                                  68届初中毕业生   张舒心

      

         我1974年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有生命的精灵,从每一个眼神都可以看出喜怒哀乐。而对于我们毕业之际的学生很自然的想到的就是金眼科,银外科,婆婆妈妈妇产科…”特别是对女同学更以自己能做眼科医生而高兴。1976年终于来到了我喜欢的同仁医院眼科。看了工作现场才体会到这金眼科的内涵有多深!以前只是单纯地认为眼科工作干净,轻松,而从未想过失明病人的感觉,就像一首歌中唱到: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经工作一段时间才真正体会眼科医生并不如此潇洒。每天大量被人搀扶着颤颤悠悠的眼疾病人,汇成人海涌向眼科,他们坐在你的面前想你求救:大夫,哪怕给我一点同路的亮,起码让我生活能自理。每当听到这样的请求,便从内心感到金眼科的分量有多重。

       刚分到眼科后什么都不会,心里很着急,每天有时间就练习查眼底,应用裂隙灯互相检查,每周听上级医生的讲课,使得我很快掌握了眼科最基本的检查,诊断以及治疗方法。在担任住院医工作期间,每天的工作繁忙而紧凑,几乎没有一丝空闲,早晨715到医院,有时候病人还没有起床就被我们这些小医生叫起来并带到检查室,开始我们的早查房。首先对手术后的病人换药,测眼压,检查术后病人眼内的状况,整改医嘱,并制定出第二天的所有手术,开出手术单,然后等待上级医师的到来,一系列动作认真仔细,不可有半点的误差。所有的工作经上级医生认可后并对重点做出讨论,这也是我们学习的最好时机,我会用心记忆着这些书本上未曾记载的点滴经验。

金眼科中最难搞的就是青光眼专业,其原因为不仅病难治,且一些青光眼病人的性格固执古怪,难以沟通。早年,青光眼手术治疗后,更是让人郁闷难耐,经常被多发的恶性并发症纠缠的使你睡不着觉,术后稍有不慎,病人的视力可能就会悄悄溜走。由于青光眼的病人难缠、青光眼手术后恶性并发症的治疗棘手、治疗效果的郁闷,以及经济效益所带来的烦恼,很少有哪一位医生愿意主动参加青光眼专业的行列了。

       1989年,医院送我到日本研修学习一年,在国外学习期间,翻阅了大量的有关难治性青光眼治疗的资料,并与我的导师对此问题做了进一步的探讨。回来后我们就开始攻克致盲性较强的难治性青光眼,也是以前认为不治之症的术后恶性青光眼。碰到第一个难治性青光眼滤过术后恶性青光眼。病人仅单眼,视力眼前手动,视功能及定位尚正常,眼压高,无前房,并发白内障。根据发病机制,我用自己设计的手术方法,治愈了那位病人,使得术后不仅眼压控制正常,而且视力矫正0.7,原本已经不能工作的病人,术后又完全恢复了英语教师的工作。对这样单眼的病人,就像从死亡线上救出一样。对这个病例的治愈使我下决心真正开始了对难治性青光眼以及各种手术后恶性并发症的挑战。像俗话说的一样:青光眼可不是省油的灯,不仅要有十年磨一剑的技巧锤炼,还要有满脑子阳光灿烂的遐想。人的想象力丰富,这是最好决策及创新的灵感源泉,用心观察,认真总结,不断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能使得自己的各种手术方法与时俱进。

       1990年率先在国内开展了应用玻璃体切除联合房角分离前房形成联合白内障摘除联合人工晶体植入手术联合前后房沟通,治愈了青光眼手术后严重并发症-长期无前房的中、晚期恶性青光眼,一举打破了传统认为不治之症的青光眼手术后最大顽症。有关这方面的多篇论著已发表,其中《房角分离前房形成及联合手术治疗长期无前房的探讨》1994年荣获北京市科学进步二等奖,并在1995年在国际眼科学会上进行了交流。

       在这些年中,全国各地做了青光眼手术后发生恶性青光眼,视力剧降,前房完全消失,病人郁闷、痛苦,手术医生心急如焚,怎么办?转到北京同仁医院,找到张舒心主任才有希望外地手术医生这样安慰病人,并为其指出一条明路。当病人抱有一丝希望地崎岖辗转到我们医院,并出现到我的门诊时,初次检查,看到眼部情况确实已经不尽人意,角膜与晶状体相贴,白内障加重,内皮细胞计数明显减少,严重者,有些病人角膜内皮呈灰色水肿。每当遇到这样的病人,我脑内闪念的就是,赶快治,还有希望,一定要把仅剩的视力保住,到我这里就不能让病人再丢视力!随之,根据一些具有特征性的临床影像学检查,制定出一个个不同的手术方案,并就不同的手术方法,找出可能发生的关键问题并确定出对策,认真判断出手术预后,与病人掰开了揉碎了的亲切沟通。

       在与病人所有的谈话过程中,不要谈及以前手术的有无过失,而要告知青光眼病人,就因为原本具有青光眼的解剖结构,所以任何手术均有发生意外之可能,但是我们会尽量避免可能发生的问题。谈话目的一则不能让病人对前者医生发生误会,二则让病人再次充分认识自己手术失败的眼病来源,三则详谈此次治疗的所有问题,使其具备可能的再多次手术的依从性,以确保治疗的最终成功。

      人们都觉得恶性青光眼难以治疗,甚至有些资深的医生也会与病人说,这病不能治了,就这一句话就会让病人丢掉一只眼。为了让更多的眼科医生掌握这项治疗技巧,我经常苦思冥想,怎么才能让更多的医生认识恶性青光眼,掌握恶性青光眼、治疗恶性青光眼、又告别恶性青光眼呢?从每周、每月的大小查房,每次全国眼科年会不断地宣讲。近年来,又将手术技巧不断改进,创造了微创手术治愈恶性青光眼的先进方法,在2005年全国眼科年会上以《恶性青光眼的微创手术治疗研讨》为专题讲座,进一步将恶性青光眼的治疗简单化,以便让各位医生不要被它所吓倒,目前,我们治疗恶性青光眼的成功率在100%。有一次,碰到一名曾在我科学习的外地职工医院的进修医生,对我讲,我用你教我的方法治好了3例恶性青光眼病人,看到她那得意之情,当时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接到每一例这样的破烂病人(对多次手术后眼部条件很差眼的俗称),我都会根据病人的心态、不同的眼部情况、解剖结构破坏的程度等静静地思考。这样一个破眼球条件的眼睛需要联合手术的种类?各手术之间的衔接方法?各手术的不同入路?手术时容易出现的所有问题?对可能出现问题的防范措施等等,制定出多套不同的治疗方案。这样,在手术台上,便会审时度势,灵活掌握,即使出现意外也会镇定自若,机敏灵活的完美处理。

`   1992年应用氩激光睫状突光凝治疗难治性新生血管性青光眼。其手术特点为,直视下对产生房水的睫状突直接光凝固,不仅动作到位,而且能量准确,大大减少了手术的并发症,使手术成功率提高到70%以上。并在我国首先报告了《氩激光经瞳孔睫状突光凝治疗难治性青光眼》,同年在全国眼科学会进行了交流,并获北京市卫生局科技成果二等奖。

       1996年我与眼科研究所徐亮所长应用钬激光在国内率先共同完成了《中红外激光外滤过式手术治疗青光眼》,为青光眼的激光治疗又开辟了一条新路,并在 1997年荣获北京市科学进步三等奖。

        1998年以来,我们从国外引进眼内引流植入物(Ahmed glaucoma valve, AGV),主要治疗临床极顽固性青光眼及白内障术后的青光眼,使这些发病原因复杂,手术成功率极低的难治性青光眼治疗的总成功率占86.7%,手术的并发症也明显减少。同年我们的《引流植入物及联合手术治疗顽固性青光眼的探讨》,又获北京市科技成果三等奖。

       2000年以来,又开始攻克晶状体脱位继发青光眼这一难题,这也是目前青光眼领域内治疗最棘手的眼病之一。药物治疗无效,传统的手术方法,单纯摘除晶状体或同时联合青光眼滤过手术,往往手术效果欠佳而导致手术失败。我们根据其发病机制,精心设计了一种四联手术--摘除脱位的晶状体联合前部玻璃体切除联合人工晶体睫状沟缝合联合眼内引流物植入手术,同时应用组织抗瘢痕药物,使手术成功率达90%以上。这样一次性多项联合手术,要求技术很高。不仅缩短了此难治性青光眼的治疗时间,而且使手术后并发症明显减少,视力恢复较理想。

对不同的病人设计不同的手术方案。

      就这样我治愈了一个又一个既难度大又高风险的病例,将他们一个个地从黑暗中拉出。每当手术后第一天打开眼罩时,他们兴奋地高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谢谢你!家属也很激动你治好了他,就等于救了我们全家,这发自肺腑之言的感激,对于仅剩一只眼的病人,我太理解了,只有失明的人才能体会重见光明的幸福。

       在这里我也不瞒大家说句心里话,我对治疗难治性青光眼的暗恋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兴趣、热忱、以及冒险的意愿,完全是由于第一例手术治疗的成功。我喜欢视力差的病人来看病。原因之一这些病人确有其病。之二,能用最快速度找出视力下降的原因是我一大快事。之三,能挽救他们的视力并将其完全治愈,是显示我医治疾病的水平与技术实力。特别对别人治不了的难治性的顽症的治愈率,是具有挑战性的,提高难治性青光眼的治愈率,不仅有着很强的刺激性,而且对以后的每一例顽症的治疗,确实都将充满了无比的自信心。也就是因为有了这样能够妙手回春的自信心,才使得我一直对各类青光眼从无惧怕的心理。即使很难治愈的病例,我也会尽最大努力,设计几套可行方案去试行。只要病人能理解,愿意与医生共同承担风险,我便会尽力去救治,我愿意与病人共同享受重见光明的喜悦,这也是我做眼科医生最大的人生价值。

      由于对青光眼治疗的成功率不断攀升,特别是攻克了临床一些手术后恶性并发症的喜悦心情,我决心写一本与青光眼治疗有关的书。当我与人民卫生出版社的主管眼科的郝巨为编辑谈话时,他讲:目前有一位青光眼的知名前辈准备写青光眼的巨著,另外,中山医科大学眼科也准备再版《临床青光眼》,那你还想写吗我要写的重点,是我们同仁医院青光眼工作几十年的临床经验,我相信它的实用价值。我想将它写成在青光眼治疗方面,无论遇到有什么疑难或麻烦而又不会解决的问题时,只要翻开此书,就可以找到答案。我相信会对所有的眼科医生都是有用的。而其它的书,比较偏向于教科书。当时我不假思索地、连珠炮似的回答。我暗想,用谁吓我也不怕,我们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经得住考验的。大概是如此的自信心,以及同仁医院的百年历史之原因,经人民卫生出版社讨论,我的申请通过了。

      1998年利用业余时间,我与刘磊教授共同主编的《青光眼治疗学》已由人民卫生出版社所出版。本书确不负众望,它抛弃了对从无尝试过的东西却可以高谈阔论,以及对他人著作的记忆及文献汇总而至的可悲的时尚程序。它完全汇集了大家多年的集体智慧及那充满了灵感的手术设计。它开拓了手术设计的思路,根据发病机理的不同,设计了一些新的而不同于传统的手术方案。特别是增加了专为治疗青光眼恶性并发症所设计的复杂的联合手术章节。经北京医学情报所、北京科技经济信息联合中心检索,作出结论:本著作自行设计的一些新的不同于传统手术的系列联合手术,打破了国内外所有青光眼专著的框框,使青光眼治疗学有新的飞跃,填补了青光眼治疗学的空白,国内外未见相同内容的青光眼治疗学著书出版。而且还为青光眼教科书增加了新的内容,此书深受广大临床医师的欢迎。此科技专著在2000年荣获北京市政府颁发的科技成果三等奖。

       此书虽然不为精彩绝伦,但它倾注了我的精力和心血,在这些年中,它确实受到一线临床医生的热烈回响,可以说,它是我国第一本详述难治性青光眼治疗的科技专著,这也是最让我欣慰的原因之一。

       我个人认为:任何手术的最高境界,不单是手术的成功,而且更重要的还要对与手术相关的个个组织的爱护。

       曾经有一个极晚期的青光眼病人,在手术签字前对我说:张大夫,我相信你,我看过你写的书,我知道只有你不会损伤我的组织,会把损伤减到最小。确实,在手术中,我把对各组织的损伤减到最小放在第一位。因为一个眼球本来就不大,过多的损伤会造成过多的瘢痕,有可能直接影响眼球的功能。

        一个好的手术医师,不能仅依靠手指来创造奇迹,而必须经头脑用心智方可完成。

        找我看病的患者中,经常可以听到他们说的一句话舒心大夫,你的名字不仅好听,而且温馨,因为舒心,所以我们要挂你的号。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都想这一定要感谢我的妈妈,给我起了这么一个会给我带来好运的名字。随着我的一个个病人,带着开心的笑脸,完美的治疗效果,再次去饱揽那美丽的世界,我的舒心之情便不言而尽。

      在我出门诊的时候,几乎每次都要持续到下午2~3点,其中2/5的时间是要详细解释病情的,特别对有些病人必须掰开了揉碎了地讲了又讲,而且还要用老百姓最通俗易懂地话去耐心解释。有时候,解释完病人对自己的青光眼还不明白时,我会请家属参与,再尽力解释,必须听到病人及家人都说明白了时,才让出诊室门。对于用药的方法,我用最快而熟练方法告知病人,但我经常看到病人一脸的茫然,他们肯定是一耳进一耳出,一点也没有记住,咳,又白说了,本来病人就多,想节约点时间嘛。还未等我重复之际,病人就说对不起,大夫,这药怎么用,是不是再说一遍?对不起。病人一脸的歉意,我知道,这样的病人往往是被刚明白的青光眼给吓蒙了,太可以理解了。为了再不发生为解释不清而浪费时间的事,我将与病人解释的方法进一步改进,就是:解释一句,问一句明白了嘛?时常还要给他们写出具体的每一种药的用药时间。必须让病人印象深刻,对某些比较糊涂的病人或老年人,在出我诊室前,还让病人或家属重复一遍后再出门。我尽量不让我的青光眼的病人再糊涂余生。

      对于能够一直跟着我的每一个病人,我心里都有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这套治疗方案,是维持病人的光明方案,也是调整病人生活质量的生命方案。我有一个原则就是,只要病人在治疗上听我的话,并一直在我这里坚持复查,我是一定尽量不会让病人失明。

      

 

      我们眼科医生都很害怕出门诊,那可是极端恐惧的场面,每日可以见到热闹场景:拥挤、叫喊、群聊、吵架,偶见追逐打架一触即跳之人,总之病人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拥挤在你的诊室门口,这个门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把门口的病人都紧紧地吸在一起动惮不得。我看门诊的习惯是只叫一位患者及一位家属跟随进诊室,一是为了对每一位患者的尊重;二是我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可以更好的与病人沟通。不过在每一次开门都是那么的可怕,我要使足了力气脚顶手推着门,自己再叫下一个病人,帮我维持秩序的小护工只是站在门口绝对不敢开这个门,好在我对病人还是有些威慑之力,有两次诊室门被拥挤的病人挤掉,只能叫来保安把守。有一次一个外籍人员看病,他看到这样的场面说道:太恐惧了!你们这里应该派武警把门。可以说我每一次的门诊都是与患者们拼体力并斗智斗勇的一大考验,如果自己没有一个乐观的心态,没有一个对病人的同情心,可能自己就会天天和病人生气或吵架,幸亏我的性格等同于我的舒心的名字!

       每当看到患者求医的眼神和那惧怕挂不上号的恐慌心情时,都恨不得再多克隆出些眼科医生,能够多治疗一些患者。其实,我们的工作状况基本都是上午门诊下午手术,由于病人太多,每天都不能按时吃午饭。直到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就会用最快的速度上厕所,吃饭。几乎我们不叫吃饭,我把吃饭称为灌饭,喉咙都闲太窄,恨不得把头摘下来将饭一下子全部灌入,什么细嚼慢咽淑女的吃饭形态从来没有,看我们吃饭的姿态可都是那不堪入目的狼吞虎咽,40年来中午在床上休息只是我的梦想及奢望,透支,透支,永远是身体的透支!

       在同仁医院看眼病的病人实在也是不易啊!当你了解他们卖了房子、卖了地、卖了猪等,攥着可数的一点点钱,到你这里求医,再挂不上号,等好几天,看到手里攥着的钱一天天减少,可是病还未治疗,仅有的一点钱像流水一样,着急呀!心痛呀!让你想起抱着脑袋蹲在地下掉眼泪的情景,真是于心不忍!对门诊的病人,只要找到我,我一定会来者不拒,不仅每天看很多加号,而且到12点以后再来的病人连号也不用挂就给看了,医生这个职业就是一个必须能够付出的职业。

      在同仁医院看眼病,挂号难是有名的了。有一次,是炎热的夏天,下午3:30我从医院门口路过,突然一道人挨着人的队伍映入我的眼帘,这是干什么呢?我不由得自问。仔细问后才得知,是为了第二天挂号看病排队的人。他们到了夜间就地躺倒睡觉,一躺就是一大片,这种靓丽的风景线曾被记者拍过,听说还惊动了我们的北京市长。

       

     

 

    只要是我的病人,我都将会一视同仁。在11月底的一天,我正在检查新入院的病人,只见两位老人家颤颤悠悠的找到了病房,在检查室内,他低泣地跟我说:张主任,什么时候能给我做手术,能不能早一点给我老伴做手术,我们已经从家出来半个多月了,钱快花完了,我们也不怕您笑话了,我们现在只能住在 一间小黑屋里,没有窗户、没有炉子,老伴的手都冻伤了。听了这话,我心里好酸了一下,连忙上前安慰说: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从东北那圪塔来的现在住在哪里?”“在附近租了一间小屋子,没有窗户,白天都是黢黑的,特别冷,我们一件厚衣服都没有带,我说,张主任,你千万给我们抓紧着点。几乎都是用央求的口气。看到此种情景,我不能再说出任何推三挡四的话来搪塞老人了,我连忙说:别着急,千万别再着急了,先吃饭,我马上给你想办法。二话不说,将他们二老安置在检查室坐下,我疾步如飞下楼到了食堂,买了2个盒饭及点心等吃的。当时我只感觉他们一定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干脆连晚饭也给他们买了吧,顺便又从钱包中搜出一点钱,一起给了两位老人。我想让他们换一个条件稍微好一些的旅馆去住,至少不可以发生冻伤的地方。待二位老人吃完饭,帮他们调整了在门诊做手术,这样既快又省钱。

      在我们眼科,年轻大夫很多,有新大学生、有稍有经验的研究生及一点临床经验都没有的研究生,博士生,高年资的进修大夫及低年资的进修大夫、高年资的主治医及低年资的主治医等,见于方方面面、高高低低的悬殊,要想带好真是很不容易。由于工作安排,我们的医生2~3个月一轮转,如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让他们掌握更多的东西,如何培养他们更快地成长,确是我时时常常要不断思考的问题。

      查房的形式可以千变万化,我最不喜欢的便是照本宣科地讲课,因为当前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自学能力很强,书本上的东西应该自己有计划的多看。

      对刚起步的医生,首先要他们掌握最基本而规范的诊断及治疗,让他们制定自己三个月的学习计划及目标。学会如何管理病房,如何写好病历,如何与病人及家属打交道,如何完成上级医生交给的工作等。在查房时我们必须要先讲《病房管理决策》,这里面除了具有大量的现代管理经验外,还有一些常用的青光眼最基础的学习内容,东西很丰富。在平时工作中提问,及时地发现应该掌握的范围内还有否没有掌握的东西。针对这些问题,在查房时为他们找到合适病例做专题讨论,使得他们得到很快提高。

      对进修医生来讲,一般都是具有多年临床经验的,他们需要的是对临床问题处理的进一步提高,要掌握对复杂病例的处理经验。在我们医院复杂的疑难杂症较多,每当碰到这样的病例,我便会做成多媒体幻灯,以病例讨论的模式,不仅让他们看到处理难治性青光眼的精湛的手术技巧,而且还要他们进一步了解其发生机理、病理生理学改变,以及它的最新进展等有关方面的知识。其实,我的目的就是让他们能够做到,遇到一个典型病例,掰开了揉碎了的自己分析,老师讲解,使得印象深刻,记一辈子。若以后再碰到此类病例,自己也能迎刃而解。这便达到我们查房的目的。

      由于治学严谨,教学有方,医术精湛,勤于钻研,勇于创新,对青光眼临床研究有着突出的贡献。在临床工作以字当头,以眼睛视为生命,严格的要求,严密的方法,严谨的态度,带教出多名优秀临床医师,硕士生及博士生。荣获北京市科技成果奖5项,发表文章三十余篇,个人主编专著二部,参编著书5部。

以上全部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现在的我仍然被病人所追随着,我也仍然一如既往地为他们服务着,这就是我的忙碌并高兴,辛苦并快乐着的退休后的美好生活。

                                                                                                              写于2016.8 于北京

     个人简历:

     张舒心 1952725日出生 1974年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医疗系。

      自1976年在同仁医院眼科工作至今,1977年曾到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眼科进修一年,1989年至1990年到日本东京昭和大学研修一年。1992年任眼科行政副主任2年,同年晋升副主任医师及副教授,1997年任眼科主任医师,青光眼专科主任。任中央保健局的会诊医生,2000年被国家派往朝鲜为其高级领导会诊,每次均可完美地完成各项任务。2002年为表彰在医疗卫生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荣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3年荣获全国省级综合性医院优秀医生奖;2004年被评为同仁医院临床技术专家,近年被评为一级主任医师。2016年在同仁医院建院130周年之际,被评为对同仁医院有贡献的专家之一。

      曾任职:

       中华医学会会员

       眼科杂志编委

       中华眼科杂志专职审稿人

       中华现代眼科学杂志专家编辑委员会常务编委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

       北京市眼科会诊中心专家

       北京市国际眼科会诊中心专家

       国家卫生部保健局会诊专家

       北京医院会诊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