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悦读 · 人物
人物访谈
校友风采
校友名录
教工名录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风采

People

“八一学校”构筑人生之梦的地方 沈俊毅

 

                                               “八一学校”构筑人生之梦的地方

                                                 -----寻访80届高中毕业生李亚生同学

                                                             80届高中   沈俊毅

       偶然机会寻找到失联三十多年的高中同学李亚生。壮实的身躯,黝黑的面庞,一身美式战斗服。岁月虽然无情,却在他脸上凭添了许多自信和果决,执着和坚毅,。

       探访李亚生同学的计划,酝酿了多日。春节后约上高中班主任老师和一众同学对李亚生同学的工厂,进行了初访。

       进得工厂大门,便被满院的坦克、装甲车和车间里的各式经典军用吉普车、卡车深深地吸引。一幕幕电影场景在脑海迅速翻过:有坐着威利斯吉普,嘴衔雪茄,满嘴:“狗娘养的”,巴顿将军;也有脸贴橡皮膏指着远去的车辆高呼“中吉普共军,中吉普共军”的韩军队长;还有带着眼镜,斜眼瞧着卡车上的人问“你们师长姓什么?叫什么?......工兵营长?……”的情报处长。那些只有战争影片才能见到的老式军车,却在这里随处可见。

       车间里焊花四溅,“吱啦吱啦”的钢件打磨声,直冲耳鼓,张牙舞爪犹如怪兽般的发动机,正被悬吊进车体内,手工打造的进气格栅、灯罩被层层码放在地上。千万不要被院内犄角旮旯像是被丢弃的破旧汽车现象所蒙蔽,那多是些待修复的古董或文物,每辆车背后都会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伴随59D坦克发出的巨大轰鸣声,车尾瞬间被白色烟雾所笼罩,宽阔的钢制履带,碾压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喳喳喳喳”响声,炮塔上的的机枪怒视着前方。前进、倒退、转弯,驾驶员熟练地演示着坦克行进的基本动作,随后我们纷纷跳进车厢,在驾驶员的指导下操纵起坦克。惊叹、兴奋之余,大家七嘴八舌地提了一大堆问题。直到坐在墙上挂满照片和产品结构图的房间里,李亚生同学才用我们熟悉的不紧不慢的语音,解答淤积在大家心中的好奇。

       “FOND OF WILLYS — 一切从威利斯开始”。

       2008年《世界汽车》(The World Automobile Magazine)杂志,C-NCAP确认的唯一官方平面媒体,用了整整四个半大开页版面,作为传奇人物,隆重介绍了李亚生研究、改造、生产威利斯吉普车的故事。

       说起李亚生与威利斯吉普的故事,还要听他从 “八一学校”的小学生活谈起:

       大约小学二年级,我们都搬到了北校区上课,上下学一般是进出北校区中门,迎面是被砖石围成一个椭圆花坛的假山石,教室作为“大观园”的一部分,是明清式的建筑群,体育课要在更北面的小操场中上,操场北侧的东墙边,是学校的车库,紧挨车库还有一个校门。车库有十扇大门,绿色的门上写有“车听人的话,人听党的话”十个大字。车库全被苏修、美帝车辆所占据,直到30年后,我才能完整叫出它们的名字。一辆GAZ-51六轮卡车,一辆DODGE-234六轮卡车,一辆GMC-M353十轮战术卡车,一辆通信员送信用的Harley-Davidson摩托车,最后一辆就是对我人生产生巨大影响的WILLYS(威利斯)吉普车。

       记得有一天同学们在操场上踢球,我在东北角观战,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狂暴的发动机轰鸣声,急回头看,一辆吉普车腾空飞进校门,落地后一个漂亮地180°原地掉头,直接开进车库。刹那间我激动的心,像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撒腿就往车库方向跑,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能飞的吉普车。正好赶上司机师傅在关车库大门,我红着脸凑上去说:师傅好,能问一下您,这是什么车吗?美吉普!师傅回答很干脆,我又傻傻的问:这,这吉普哪儿美啊?师傅提高声音:是美国吉普!我还不解:美国是哪儿呀?师傅还挺有耐心:就是美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我默默念叨着。

       从此我每天都会去车库看“美帝国主义吉普车”,这已成为了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通过观察,也逐渐搞明白了,车能飞起来是大门口横担着一块高高隆起的巨大“过门石”。

       几年后,有一天突然发现那辆车不在了,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还会按时去等,却都无功而返,遗憾的是,以后也再没能见到那辆有着粗犷线条的‘美帝国主义吉普车’。从此我心中便深深埋下一个梦,一个拥有一辆‘威利斯吉普车’的梦。”

       倔强的李亚生同学在新世纪开始之际,丢弃了多年在国企创造的骄人成就,毅然地开办起属于自己的工厂,为圆一个少年时的梦想。

       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如今挂着二战军车研究会会长的李亚生同学,已是圈内的名人。不仅是众多汽车杂志、103.9广播电台的常客,也是汽车越野业内的佼佼者。他制造的四缸威利斯吉普,在被断掉二个气缸油路,动力下降60%的情况下,轻松爬上45°铁路护坡;在吉普爱好者的活动中李亚生同学制作的威利斯吉普,可以毫不费力翻过50120%的大坡,220马力的大切诺基爬了一半只能退下来的崎岖陡坡,在他的威利斯面前不值一提。当拖着挂斗的水陆两用汽车行驶在河道时,岸边已是人头攒动了。美国Chrysler公司在上海的车展,特地向他定制了一辆由他亲自复制的威利斯吉普车。他的产品也多次出现在国内拍摄的影片当中。

       当国内出现十几家仿制威利斯吉普的工厂后,李亚生同学对自己提出了更大的挑战,首先自主设计威利斯吉普的专用发动机,这款发动机除了和威利斯的四驱结构完美匹配外,还具备发动机在前倾45度角的状态还能正常工作的特性。是目前国内性能最好的四驱车发动机。同时仿制坦克、装甲车、飞机、大炮,复制和修复各国著名老式车辆。带着这份执着,经过他不懈努力,收集、整理齐全了自1935年到1953年在中国大陆上作战和使用过的坦克的图纸,并开始仿制。法国雷诺-FT17、英国维克斯卡登﹒洛伊德、意大利CV-33、法国AMR33/35、美国谢尔曼M4 、苏联T34那些二战知名坦克被一一仿制成功。T-62T-72T8059D62式、95式坦克也在仿制之列。在89式、战场装甲8式装甲车,零式战斗机、96式轰炸机、伊尔15/16战斗机、野马P40/P51战斗机S76直升机的仿制过程遇到的难题,都被他领导的团队一一攻克。林彪元帅曾经使用过,已破损不堪的座驾,也被他一点点修复起来。近期,两辆参加过苏联卫国战争、朝鲜战争的T34-85坦克也已起运,被正式列入修复计划当中,T34-85是为对付德国豹式和虎式坦克而特别设计的坦克。。

       然而复制、仿制只是开始,凭借多年潜心研究和制造车辆、坦克的经验,具有现代军事装备实用性的多项军事专利技术正被他逐步完善,有望转化为实用,为我军现代化建设服务。

       年末随校友会韩荣寘老师、丁秀英老师再访李亚生同学。时隔三十八年,韩老师还清楚地记得李亚生同学家的位置,学校东门外五十米对面胡同里。李亚生同学的家离学校很近,小学、初中、高中十一年的学习生活都是在“八一学校”度过的,幼时起就对“八一学校”有着深深地眷恋。谈到现在事业的初衷,除了对“威利斯吉普”的情结外,也同在“八一”的校办工厂学工劳动不无关联。

       他回忆到:上初中时,每学期都会安排学工、学农劳动。其中在校办工厂的劳动印象最为深刻,这是我最初接触车铣刨磨的地方。原本期望能分配在机加工车间,却被分配在了红外线灯具加工车间,幸运地遇到一位很有耐心的孙师傅。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是在车床上安装模具,将一块薄薄的铝板置于其侧,就像擀面片似地旋压出红外线灯罩。这是一个需要耐心和技巧的工序,如果旋压轮收的过快或慢,灯罩就会出现裂纹,造成报废。劳动的头一天竟没能压出一个成品,我内疚地看着脚下一堆的废料。孙师傅没批评我,第二天一早便站在我身边,耐心指导我完成了多个成品后,慢慢地我掌握了旋压的技巧,成品率一再被刷新,最终成绩是90%。还学会使用圆规作为分角仪,在灯罩上划线和标定打孔位,再打孔。见我是可塑之才,孙师傅又亲手指导我在车床上制做压制灯芯用的金属模具。模具做完已经很晚了,看到我求知欲望如此之高,师傅又讲解和演示模具蘸火及热处理全过程。之后的数天,我又向孙师傅请教了钳工技术,在校办工厂中,我贪婪地吸取着知识。

       劳动空闲时。也会溜到机加工车间,观看同学为“二汽”生产汽车配件拉杆球头的工作。汽车方向盘下的拉杆球头生产,是从一根铁棍被一节节冲断开始的,经过由同学们操作的十几道工序,被加工成成品。记得该车间中部有台老式的日本车床,因为太旧了,有时会失转或停转,刀具极易崩损,一位女师傅会花很长时间为徒弟们磨刀。看着飞转的车床,刨出长长的略带蓝色的滚烫钢花,我深深地被它所吸引。这段刻骨铭心劳动经历,奠定了我三十多年工作的基础。

       岁月如梭。当年的青涩少年,业已两鬓斑白。谁又能想到,制造飞机、大炮、坦克、汽车的李亚生同学,所掌握的高超技艺,会启蒙于“八一学校”校办工厂,得益于耐心教导的师傅和“八一学校”当时倡导的,劳动与学习相结合的办学模式。现今工作中使用的蘸火、热处理技术,他是在那个傍晚完成扫盲的。

       如今,李亚生同学又为自己甄选好了下一个目标,创办一个军事主题公园。他的想法是让坦克、装甲车、吉普车在荆棘中颠簸、攀跃,让军事爱好者、越野爱好者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期望它能成为中小学生军事教育的课堂,让更多的人,更多的同学,更多的孩子,构筑和实现自己的梦想。

                                                                                                                  20161126

  

上图为克莱斯勒公司参加上海车展时向李亚生公司定制的“威利斯”吉普

上图为李亚生同学驾驶坦克的工作照

上图为“八一学校”高中九班的老师同学参观工厂,爬上59D坦克的合影

 

上图为李亚生和他的吉普车

图为车间里的各式吉普车

图为李亚生和他的水陆两栖战车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