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李轶华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2003年高中2     李轶华

      亲爱的朋友啊,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突然想起我。这是我在17岁的时候听的最多的一首歌。对,那一年我们分班了,那个时候的自己觉得,大概这将是我人生经历最痛苦的分别了吧,虽然现在我知道那并不是。但是,当年的自己,随着黑板边上那台录音机里传出来的歌声,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就是觉得世界末日一样的不开心。

      或许这样的开头太过忧伤,或许这样的开篇太过怨念,但其实,现在的自己是想对当年的自己说,这首歌如今依然是心头好,那个时候的种种,还能像昨天一样想起。真心相对当初的自己,对当年的一切说声谢谢,谢谢那时候的每一个微笑、每一次忧伤、每一场分别、每一位善良真心的同学,谢谢这一切,成就了现在的自己,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灯熄灭了 月亮是寂寞的眼

                                                 静静看着 谁孤枕难眠

        高一的日子在内心的忐忑中悄悄地开始,作为一个从外校考进来的学生,八一就像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笑),而二班,在这么多年后依然让自己觉得是最珍贵的人生经历。初中那个自信满满的我,在这里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比自己强大太多的同学。虽然心有惶恐,却也在大家热情灿烂的笑容前慢慢放下不安。

       还记得当年前卫的语文老师把班里写得一手好字的学霸的作文印给全年级看,虽然那字让我认的格外辛苦,但却深深佩服小小年纪的同龄人可以有那么深刻的思想和流畅的文笔,就像几乎每次考试,都惊艳全年级的我们的成绩一样,即便自己没能为这个成绩做出什么贡献,却也为自己身在这么一个团结、积极、热情洋溢的集体里感到安慰和自豪。

       远处传来那首熟悉的歌

       那些心声为何那样微弱

      后来,我们分班了。是的,第一次,从班里走了一大堆人,就好像一首唱的无比熟悉的歌,再也听不到了。还记得那场班会,好多人都哭了,连班主任也算在内。心里想不明白的为什么,微弱的没有任何人听到。

      当年楼道里每个人都有一个柜子,而我不幸的是那个负责柜子钥匙的人。于是一边擦着不争气的眼泪,一边把每个柜子的钥匙对上,因为,有些人要把手上的钥匙交回来,有些人,要把没用上的柜子的钥匙拿走。记得年级组长一脸复杂表情的从正在摔柜门的自己面前走过,也记得另外一位年级组长路过时摸摸我的头,又走开,一句话都没有说。

      很久不见 你现在都还好吗

      你曾说过你不愿一个人

      高二是怎样开始的,自己似乎并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心思都还在那些离我而去的人身上,虽然她们都去了实验班,虽然不再像以前一样可以天天见到,但还是会在遇见的时候相互问候?那个时候的自己,大概是个太过依赖别人的人吧。但是,我记得开学的第二天,有个皮肤好的像豆腐一样的可爱女生邀请我一起吃中午饭,就在那一刻,世界“啪”的一声,重新亮了起来,后来,她成为了我这辈子重要的存在。

       最真的梦 你现在还记得吗

       你如今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高二可能对于每个高中生来说,都是最幸福的。因为熟悉了环境却没有高考的压力,所以,大家都像开挂了一样,无论是运动会还是艺术节或者那个忘记叫什么的不用上课的值周,大家都欢乐的一塌糊涂。虽然八一的老师都很严格,虽然八一的孩子都很乖,但是除了学习成绩之外,德、智、体、美,老师们也是变着花样儿的锻炼我们。

      运动会,特别美好,除去自己天生运动神经发达,还因为被选去做颁奖礼仪。于是,一群漂亮朴素的女学生穿着洋气的校服白裙子和高领毛衣,穿梭在操场软软的草坪上。当时觉得自己要美上天,那次运动会的合影,现在还留着,青涩却美丽的模样,还好留在了照片上。

      艺术节,我们有两个节目,一个是挑战了我人生极限的藏族舞,另一个是让我现在还会跟朋友说起的话剧。演出那天,舞蹈音乐中间停掉了,但台上的5个人竟然都专业的没有被影响,让领舞的同学现在还津津乐道。而那个话剧,叫做“尊严”。演出的前一天,四分之三参演的同学都发烧了。那天大扫除时候,班里久久飘散着米醋的诡异味道,班主任说醋可以消毒,但还是难掩大家内心的焦虑。而演出当天,没有一个人缺席,大家顶着高烧,精彩的背出大段大段的台词。还记得女主角含着泪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整个礼堂里响起的热烈的、真切的、长久不息的掌声。

       合唱节,我们唱的送别,现在的我还会时不时的弹起这首歌,轻轻的跟着和。我还记得,排练的时候溜进小礼堂,偷偷地弹那首自己喜欢的曲子给小伙伴听,空旷的礼堂,舒服的混响,伴着我们最最真的梦。

      那个忘记叫什么名字的值日,成为枯燥学习的调味剂。因为不用上课,大家都觉得无比幸福,虽然嘴上不能说。同学们三五成群,各司其职,认真工作的不亦乐乎。

       我们都活在这个城市里面

       却为何没有再见面 却只和陌生人擦肩

       然而,高三,我们又分班了(泪目)。这次,二班彻底的不存在了。我至今记得老妈忧心忡忡的跟我说“你是个在情感上不能承受打击的孩子”,开学后的整整一个月,我没有吃中午饭,就像是无声的抗议,每天和自己觉得陌生的人在一起学习,生活。虽然我知道,她们都很善良的想要我融入进新的集体,虽然我知道,但就是固执的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埋怨的人,可以发泄的理由。

       那个时候,高中楼的4楼并没有启用,因为学生还没有这么多。于是,整整一个学期,最开心的时光就是中午饭的那短短半个小时,因为原来老二班的同学们会默契的拿着盒饭偷偷跑上四楼,在楼道的窗台上一字排开,站着边吃边分享这一天发生的点点滴滴,就像我们还在一起一样。

      天空下着一样冷冷的雨 落在同样的世界

      昨天已越来越遥远

      我们高考的日子特别好记,因为那年高考遇到了“非典”。人生的意外,大概也就如此了吧。记得街上的空空荡荡,记得每天一起回家的小伙伴劝说我不要在后半段自己走的路上乱跑,记得全副武装的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学校里消毒,记得曾经的班主任当时带的学生发烧了,于是她说“离我远点,在一切还没确定之前……”。那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不正常了,担心着未来,怀念着过去。

      后来复课了,每天要量体温,一个班拆成楼上楼下两份,再也不会觉得自己的座位太拥挤,教室后面也终于留出很大一片空白。而老师们则全力想要我们赶上复习的进度。还记得物理老师的一双美腿和永远拖不完的堂、还记得化学老师可以两只粉笔一次画出一根试管,还记得数学老师一笔画出一个巨圆的圆,还记得英语老师翻译的“消防运动员”,一切在现在看来都那么的有意思。也是那个时候,自己决定去考广院,想要成为媒体人,想要将过往的一切美好传递给想听的那些人。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 会让你轻轻跟着和

      牵动我们共同过去 记忆它不会沉默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 会让你心里记着我

      让你欢喜也让你忧 这么一个我

      或许这些文字太过自我,或许各种心情并不能一起体会,但这些都是真实存在过的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啊,想要用“一期一会”来形容高中三年的点点滴滴,不知是自己多少轮回修来的福分,只庆幸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那一切的悲欢离合、那所有的闪亮时光和真心美好的在一起。在这里,我学会了团结、勤奋、求实、创新,就像当年毕业的时候,年级组长在纪念视频里希望我们的那样,这八个字一直伴随我成长。

      多年以后,听着这首熟悉的歌,还能清楚的记得是谁第一次放给自己听。当我轻轻的跟着和,那些过去跃然眼前。记忆从未沉默,那些让我欢喜让我忧的情绪,都生动的从未远离。有这么一首歌,随着自己的生命起伏,像一起唱过的主题歌。这首我正在唱的歌,若是让你想起了我,涌上来的不是寂寞,我想我知道那是为什么,这首我现在唱的歌,就代表我对你诉说,就算日子匆匆过去,我们曾一起走过,就算日子匆匆过去,我们曾走进心海里最深刻的美好。

                                                                                                                                   2016/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