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跟化学老师学画画 郑丹

 

                                                         跟化学老师学画画   

                                                       2003届高中 六班 郑丹

       记得高一时,我迷上了画画,其疯狂程度难以自控。在家画、在学校画,甚至上课的时候也在画。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翻出高中时的书本来,上面还有我当时疯魔一样的涂鸦。

       这样没日没夜不分场合的“创作”让许多老师头痛不已,用来作案的铅笔被没收过,用来炫耀的作品被扣留过,甚至老爸老妈也为此事专程跑来学校过。青春叛逆期的我,直把这些挫折当成是追寻艺术的道路上不起眼的绊脚石。

     终于,在当时的班主任张立红老师的化学课上,手痒难耐的我被抓了个现行。当我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等着被批时,张老师只是波澜不惊地拍拍我肩膀说,“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

      放学后,自知难逃其咎的我磨磨蹭蹭地走进张老师的办公室,满心盘算着自己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不料,喊了“报告”走进屋,见到的却是张老师温和的笑脸,我这警惕心也不知不觉地松懈了一多半。

     张老师说,想让我帮个忙。一个成绩中上等,上课又不专心听讲的学生,能给老师帮什么忙呢?我猜这必是老师要责罚我上课画画前的陷阱,于是眉毛一横,也不说话。

     可张老师也不急,反倒和颜悦色地拉拉我的手说,看我画画这样好,正好现在班里没有美术课代表,希望我能担起这个职务来。我一听,眼睛直放光,但又碍着面子,装作不乐意似的摇摇头说不干。张老师笑笑说了句傻孩子,那语气、那表情、还有摸在我头上的柔软的手,都像极了我的妈妈。

       她说,还有一件事,既然我很喜欢画画,不如帮她把课上讲的化学实验过程都画下来。把这些画印出来发给同学们,肯定能加深大家的印象。我一听,原来她把我叫到办公室不仅不是要阻拦我画画,反而是鼓励我做自己最喜欢的事儿,一下子来了精神,拍着胸脯一口答应。

       是日回家,我便摩拳擦掌,既然是画好了要发给全班同学的作品,自然要用最顺手画材、最精妙的手法!可是只画了没两笔,我就犯了愁。平时上课只顾乱涂鸦的我,哪里记得那些复杂的实验步骤?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翻书查找。

      把知识点都画成画,是个大工程。不仅要把每样仪器画得像,还要明白其中的原理。那段时间,每天放学,我都要拿着自己的画去找张老师问问题。连续几周下来,我竟发现化学是这样有趣,通过画实验在不经意间竟能记住很多平时记不住的知识。慢慢地,我再也不会在课堂上涂鸦,而是如饥似渴地听完讲,回家把知识点画下来。一学期下来,成绩飞涨,连老妈也省去了许多唠叨。

      一天,我对张老师说,自己其实是中了老师欲擒故纵的计了,她冲我一笑,笑容还是带着妈妈一样的温暖。而这时的我才明白张老师对我的良苦用心,多少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有如此循序善诱的耐性啊!

      前两年,在央视开会时刚好用到一幅我的手绘。领导笑笑说,你这个学物理出身的创意总监居然还会画画?我笑笑说,我这画画啊,是化学老师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