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杀猪 黄新华

                                                                         杀猪
                                                          

                                                         65届初中毕业生    黄新华

 

       说到八一的员工,人们会想到谁呢,养花儿的老康伯伯、养猴儿的刘保礼叔叔、理发的瘸大爷、管生活的山西阿姨,还有洗碗的笑迷迷的胖师傅…。而男生想到的多是杀猪的小张叔叔。
   每当凄惨高亢的猪叫声划破天空、回荡在校园时,小屁孩儿们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狂奔。看杀猪就象看一台好戏,从头到尾跌荡起伏激动人心,比爬墙头看死孩子好玩儿多了。小张叔叔五短身材,小眼儿小鼻子小嘴儿小脑袋,非常壮实,张口即是地道的北京郊区方言。没见他干过别的,杀猪是大拿,专业“屠夫”。百多斤重的猪他揪住尾巴一只手就撂倒了。两百斤以上的要用钩杆子,乘其不备猛的钩住下颚骨,用力拉紧,猪疼得惨叫,拼命后退,旁人上前抓起后腿绑住,撂倒、绑前腿,齐活儿。任凭猪在案板上哀嚎,小张叔叔专心之至地磨刀。最精彩刺激的一幕开始了,他右手提刀左手拍了拍猪脖子,猛然一刀插入,血顺着刀把喷了出来,很快流满一盆。那猪绝望的眼神变得混浊,叫声渐渐低沉,安静了。随后是穿缝儿,即用通条从后腿切口插入,沿皮下通遍全身。再用嘴紧贴切口,玩儿命的吹气,使其胀若皮球四腿支楞,麻绳扎紧。抬入热水锅内,翻滚烫毛。黑毛刮净后的猪象大白胖子似的躺在案板上,小张叔叔随手一剌,绷着的肚皮咧开了,“哗啦”肠子肚子拥了出来…。小看客们一哄而散,太味儿了。我捏着鼻子坚持,直到翻肠洗肚、剔骨剌肉都搞完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小张叔叔杀猪刀法纯熟,解剖关系清楚,步骤明确,干净利落,真乃好手艺人也。        
    转眼到1968年初,入伍在65军193师当兵。新兵下连队驻沙城洋河滩,种蹈田。五一到了要杀猪。会杀猪的老兵复原走光了。一头200多斤重的大肥猪谁也制服不了,还咬伤了俩人。连长刘大眼很恼火,喊道:“谁会杀猪?”没人回答,纷纷低头后退。都知道若连长点了名死了也得上。“谁会杀猪?”还是无声。我鼓足勇气凑前小声说,我来试试。“那好,炊事班、连部的兵归你指挥,今晚我要吃上肉。”连长扭头走了。
   我单独挑俩大个儿留下,其余的搭台子支锅升火烧水。特别交代理发员磨刀一小时,少一分钟都不行。没钩杆子用长把钢筋起子代替。我示意大个儿绳索准备好,悄悄凑近猪跟前,腕子一甩刚好钩住下颚,象拔河似的向后绷紧,俩大汉猛扑上去,七手八脚捆了个结实。再用8号铅丝把嘴拧上,省得它咬我。准备停当,我仔细回忆当年小张叔叔杀猪的每个细节,手握杀猪刀,估摸着它心脏的大概位置,卯足了劲儿顺着脖子狠捅下去,感觉没有阻力,手腕儿都进去了,拔刀时血不是喷出来的,象是用桶倒出来的,哗的一下盆满了。后面就按程序穿缝、吹气、烫皮、刮毛、开膛一气呵成……。
   晚饭是猪肉炖土豆,一班一盆围着吃。我吃不下去。有人小声议论,“这小子杀猪时眼珠子是红的”,“他还冷笑来着呢”,我份儿大了。
   晚点名连长队前宣布给予新兵黄新华嘉奖一次。当晚,我失眠了,想起了小张叔叔,泪水侵湿了枕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