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我的《成语词典》梦 李建新

                                           我的《成语词典》梦

                                         七O届(初中)李建新


      中学时代故事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成语词典》梦。

      拜小学语文课本所赐,加之读过林汉达先生给孩子们编写的三本历史故事集,入八一学校前我就知道一些成语,如“画蛇添足”、“揠苗助长”、“亡羊补牢”、“唇亡齿寒”、“卧薪尝胆”、“破釜沉舟”……但也仅此而已,远远没有形成入中学后对成语特有的钟情。

       成为八一学生后,受孙雪琴老师影响,我对语文特别喜爱,于是和成语也结下了缘份。同样喜爱语文的李普华同学告诉我,如果能有一本《成语词典》,会对写作大有帮助。此语惊人,自那时起,我便想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成语词典》。

      然而谈何容易,那时正是“文革”时期,所有书店都见不到《成语词典》的踪影。于是,这成为我的一个梦,时时想圆却在现实中圆不成的梦。

      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收听广播,在《评尼克松总统的就职演说》一文里,作者引用了一个成语“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是什么意思呢?不得其解。如果问问孙老师就会明白,可我天生胆小,想问却不敢问。

       这成为一个悬念,使我寻觅《成语词典》的愿望更加强烈。

      一天,到邻居家玩,猛然发现床上放着一本《汉语成语小词典》,绿色的封面封底。如获至宝,赶紧翻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十七位同学编写的,共有三千条成语,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当然,我看到的这本已是第若干次印刷的产品了。

      我向主人提出了借阅的请求,主人答应了。拿回家后,首先查找“此地无银三百两”,不仅知道了含义,而且从释文中还知道它的后面还有一句:“隔壁阿二不曾偷”。那时的我,为自己同时知道这两句话而兴奋。

     把借来的词典据为己有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把它抄下来。在强烈欲念的驱动下,年仅13岁的我,花了一段时间,用稚嫩的小手,一字一句,居然抄成了。

      词典的意义不仅在于语文,还在于历史,其中的诸多典故包蕴着丰富的历史知识内涵。它激发了我对文史的双重热爱。

      在抄写成语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做过买到了《汉语成语小词典》的梦。美丽的梦境栩栩如生,手捧词典笑容灿烂。然而一觉醒来,内心怅然。

     抄的过程同时也是学的过程,而且是更为深刻的学。三千条成语,被我记得很熟。记熟了,就想用,于是言必称成语,在作文中、发言中、聊天中,处处运用。记得有一次写批判稿,我不用大家熟悉的“狼狈为奸”,却用大家并不熟悉的“朋比为奸”,以显示自己在成语方面的多知。此事还受到过刘书钧老师的质疑。

      那时的我,不大懂得口语与书面语是有区分的,以致闹出过笑话。记得有一次小组发言,我故作谦虚道:“以上所说是本人的管见所及……”,曾引起哄然大笑,并因此多了一个“管见所及”的绰号。

      然而赵金生同学对我表示了理解,他曾经当着几位同学的面让我解释一下这一成语的含义。我很高兴,认真地告诉大家:“管是指竹管。从竹管里见到的,比喻狭獈、肤浅的见解。多用作谦词。”对金生同学的善意,我一直心存感激。

      滥用成语是文风不正的表现。不过,这一做法也的确强化了我对成语的掌握。有一次,刘书钧老师批评某些现象“五十步笑百步”,许多同学听了茫然。刘老师不得不把这一成语作了解释。我当然知道这一成语,但我不敢站起来说明,处于想显示又不好意思显示的纠缠中。

      后来,我到刘长荣同学家里玩,和长荣聊起了这一成语。长荣说道:“五十步”当然可以“笑百步”,毕竟差着五十步呢。这也是一种解读,我觉得很有趣。此景如昨,今天想起来倍感亲切。

      中学时我虽然喜欢语文,但由于小学底子打得不好,作文水平居中。但有一次,让我得意了一番。

       孙雪琴老师曾列出过二十多个成语,要求同学们自拟题目,把它们尽量地运用到作文中。这属于连词作文,旨在考查学生运用成语的能力。这一回,我成功了,第一次从老师手里捧回了圈阅着鲜红的“优”字的作业。

       孙老师列出的这些成语是什么绝大部分我已忘记,唯有“车水马龙”这一条记得。我想说明的是,这些成语孙老师全都讲授过,在那个没有正规课本且文化课经常受冲击的岁月里,孙老师艰难地履行着教师职责,令人感动和敬佩。

      在抄写词典的过程中,我还萌生过一种想法,能不能根据意义的相同或相近,把成语予以分类呢?如果行,使用成语不就更方便了吗?我尝试着这样做,但很快就失败了。因为除了少数成语如“罄竹难书”、“擢发难数”具有基本相同的含义外,绝大部分具有相容性的成语在内涵上错综交叉,难以下手。譬如“爱屋及乌”、“爱莫能助”、“爱不忍释”虽然都有“爱”的因素,但其整体内涵却有很大的差异。就拿“爱莫能助”来说,是把它归到“喜爱”类呢,还是归到“帮助”类呢?显然,对于缺少分类知识的我来说,是无法完成这一任务的。二十年后,我在书店发现并买下了由专家们编写的《分类成语词典》,此梦有人替我圆。

      我那可爱的曾经手抄过的《汉语成语小词典》哟,永远不能忘记。我们曾在文化的荒漠中跋涉,它于我而言是一泓解渴的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