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校友文选

memory

我家有位老寿星——我最亲爱的姥姥 鲁小猫

 

                                    我家有位老寿星——我最亲爱的姥姥

                                                            鲁小猫

     

                                        

     我家有位老寿星,她就是让我非常敬佩的姥姥——原八一学校校医王君茹。

      姥姥目前为止是八一学校1947年建校时屈指可数仍然健在的元老。

                         

                          1949年进京后合影

      听姥姥说:解放战争初期,她是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学生。上学时学校领导常把帮助解放区执行重要任务的事交给她这样一位小姑娘去完成。一次让她去石家庄和平医院取资料和药品,她凭借对人民军队的热爱和向往,用自己的胆识和智慧,背着取回的资料和两大包药品,巧妙的避开敌人的封锁,圆满完成任务。……

      1948年秋初,姥姥在大学毕业前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正是全国解放战争节节胜利阶段,天天都有好消息。刘邓大军南下大别山,留下妇、幼需要照顾。姥姥班上的男同学组织起来进行战地外科实习。班上女同学组织妇、儿科的学习,协助部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形势发展太快,各个战区需要大量医务人员。 当时子弟学校在河北平山县古贤村,因大面积的百日咳传染病,情况紧急,将附属医院的儿科主任王铭同志调去帮助治疗。姥姥所在的学习班便追随着老师一起来到子弟学校。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对姥姥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实践和奉献的机会。在王铭主任带领大家全力以赴的积极治疗下,病情很快得到控制。随后,姥姥和学习班的同学们又回到了石家庄和平医院实习。

      北京是19481月底解放的。3月的一天,子弟学校边振瀛校长告诉学习班的同学们准备进京。次日,姥姥和学校师生登上大卡车一路高歌进入北京。到京后大家就临时住在司令部大礼堂。姥姥的同学们都去了北京儿童医院进修,而姥姥暂时留着子弟学校工作。几天后,子弟学校的学生们在李阁老胡同一座老北京四合院里开始上课。自此,姥姥开始了在子弟学校的保健医工作。

     

    1950—1951年姥姥在给孩子们体检

     1949-1950年间,子弟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姥姥一个人的门诊量大,还有需要24小时值班的病房,实在忙不过来,便找到边校长说明情况。校长马上向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汇报。聂司令员当即将北京卫生局工作的王铭同志调回学校。王铭同志到军区卫生部要来医大将毕业的李若虹同志和几位护士。这样,学校卫生所的工作才初步走向正轨,建立了各个科室。

医务医务人员在卫生所门前合影

      姥姥把她毕生的心血投入到呵护好奋战在前沿的军人子女身心健康的医务工作中,见证了在那艰苦的年代里学校一幕幕变迁和发展。她视每一位学生为自己的孩子,用一种责任担当和不计得失让这红色摇篮中的小苗健康快乐、茁壮成长,使之将来成为祖国的栋梁。在那些孩子的健康成长工程上不计份内份外。
作为军人子弟学校的医生,在那艰苦恶劣的条件下,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所有孩子的健康情况都要管,肩上的担子之重,心里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姥姥的住地离卫生所很近,随时进入工作状态。无论是否值班,晚上12点前都没睡过觉,即使午夜后睡下不定什么时候孩子出现症状又把她叫起,这已成为常态。坦诚的讲,在我成长过程中听姥姥讲了许多她工作的感人经历,旨在影响和教育我如何敬业和奉献。我从中深感姥姥真的无愧于一名坚强的军营战士,她把学校当阵地,做一位称职的白衣天使,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一切听从党安排,时刻以党的利益为重。在家里,她更是一位合格的长者,教育家庭一代又一代人勤俭持家,常将有日思无日,不要有优越感,一定要把人做好。……
      她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用勤勤恳恳,有容则乃大,无求则更高诠释了大写的人和博厚的爱。她把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全部用在了工作上、用在了精心照料那些为国捐躯、为国而战的军人子女身上,本应属于呵护自己孩子的爱就这样毫无保留的转嫁了出去…… 姥姥把这项职业看的比天大。

前排右一 是印度援华医生柯棣华的夫人郭庆兰女士

      在我心中让我没有理由不崇敬她,不接受她坦诚的教育。
      她老人家今年已是92岁高寿,一提起战争年代和解放初期的感人故事,记忆犹新,精神倍增,并又开始教育我们小辈儿要珍惜今天的幸福日子,努力工作,坚定不移的跟党走。…… 让我为之动容和思绪不断。
      今年是八一学校建校70周年。老八一昔日的光荣史册已深深的印在姥姥的心灵深处,时时说起,时时怀念,时时感慨万分。记得去年电视里转播陈毅之子陈晓鲁的节目,姥姥一下子就叫出他的名。凡是有关老八一的人和事她都很关心,很感兴趣。这更是让我无比的羡慕与敬佩。我曾问姥姥对老校友,老同事,老朋友们想说点儿什么?她毫不犹豫深情的说:全国八一是一家,人人都是为国家,祝我们这个大家庭幸福、健康、快乐!
      我非常欣慰,因为我有一位慈祥的姥姥,对身边所有人都微笑相待,平和低调成为她生活的主旋律;我有一位聪明的姥姥,喜欢下棋,尤其是跳棋,棋路清晰睿智,凸显出宝刀不老;我有一位健康超人的姥姥,听妈妈说姥姥的健康源自她有一颗金子般纯净的心。

       姥姥离休后,坚持每天去散步,锻炼身体。每日读报雷打不动,关心国家大事已成为她自己生活中重要组成部分。老人家90多岁了还仍然坚持自己的事自己做,不給子女找麻烦。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可爱的姥姥就是我们家里的老宝贝,是我们家代代人的福气和财富。我们一大家人的老寿星对生活充满乐观、充满阳光的心,如同星星之火,燎原美好的未来。

1969年姥爷和姥姥在八一学校大观园

      最后借校庆70年华诞,用一首藏头七律坚守信义松柏常青敬献给我平凡而伟大的外婆:

      坚贞犹显耄耋英,

      守定初心步履明。

      信念参天抒浩气,

      义德敬业慰真情。

      松骄冬雪发隆盛,

      柏傲秋霜蕴硕丰。

      常葆醍醐能量正,

      青山朗照夕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