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  校友会首页
登录  
青葱 · 回忆
校友文选
八一忆事
征集

扫一扫,回忆我们那些年的事

八一忆事

memory

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 张忱莉

                                                        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
                                                               

                                                                张忱莉
       

      2007年我曾回到八一学校,参加60周年校庆。在参观校史展览中,我看到了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柯棣华之子和莉莉兄妹俩合影》,心里非常激动,眼睛有些湿润。虽然我在八一学校学习的时间不长,但我内心深处对八一学校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她是发自内心的,但又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八一学校是我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
     

 聂力、郭庆兰和张忱莉合影

 

      1947年解放战争时期,战斗激烈残酷,医院工作紧张繁忙,经常夜间紧急手术,抢救伤员。我父亲担负后方医院院长职务(1934年红军),经常下分院检查工作。那时我哥哥4岁,我 1.岁,母亲值夜班把我和哥哥锁在屋里。负担很重。正在这时军区来人通知,成立荣臻学校,我妈妈将哥哥交给组织,又回医院投入工作。但是没想到印华在去平山的路上,孩子们在开饭时,不小心让稀饭烫伤了他的腿。哥哥又哭又叫,哭着喊着要找妈妈。边校长和张秀阶老师,他们知道印华是柯棣华大夫的儿子,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倍加照顾。每天张老师到井上打水给他洗脸,给他喂饭,还给她讲故事,卫生所的阿姨为他换药,烫伤很快就好了。48年我母亲才听说这件事情,很是感动。
     1950年组织上把我母亲调到八一学校卫生所工作,当校医。印华上小学,我上幼儿园,弟弟上托儿所。学校和部队一样实行供给制。孩子们的衣食住行所需的一切都由华北军区供给。在这里我们受到了学校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妈妈常常对我说:“我非常感谢聂司令员开办了这样一个学校,减轻了我生活中很多负担,我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
    张忱莉和哥哥张印华

 

     我的哥哥印华是国际主义战士柯棣华大夫和我母亲唯一的儿子,聂荣臻司令员亲自为他起的名字叫“印华”。象征着中印友谊的结晶。我哥哥比我大3岁,长着浓眉大眼,长睫毛,双目炯炯有神。皮肤不黑不白,非常淳朴,憨厚,可爱。学校的同学和叔叔阿姨经常逗他:“你是中国孩?还是印度孩?”哥哥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说:“我叫印华。”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在八一学校,经常有外国友人到学校看他,还送给他各种礼品和玩具。但他都送给学校展览室,供孩子们欣赏。
       1958年应印度总理的邀请,印华和母亲到印度访问。当时印华15岁,还在八一读初中。临行前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他们。当时哥哥非常激动,但又很紧张,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总理叫他不要紧张。他一低头,看见哥哥的一双大脚,于是说:“印华,你过来,让我们比比脚谁的大?”印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一只脚蹬在椅子上。总理也把一只脚蹬在椅子上。印华一下就放松下来。原来总理真的和别人说的那样平易近人。临行前总理意味深长地嘱托他们,要向柯棣华大夫那样,长大了做一名好医生,做中印两国人民的友好使者,为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多做贡献。在印华小小的心灵里,肩负着了老一领导人对他的殷切希望和重托。后来哥哥从八一学校出来,上了北京101中学。,并被保送到第四军医大学。。但是不幸的是,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动乱的年代,因为一次医疗事故,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年仅25岁。
     

左起的哥哥柯棣华、周恩来总理、张印华

      

      弹指一挥间,八一学校又迎来了70周年校庆。许多事情我已记不清了,但是八一学校对我们全家恩情我却记忆犹新。我非常感谢八一学校在我的幼年时期给于我们良好的关怀和照顾,使我们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幸福的童年。我非常感谢周恩来总理,聂荣臻司令员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对我们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使我们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我们要跟着习近平主席,不忘初心,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2017年1 月26日